色彩的秘密生活 (1)

  • 简单运算:计算光 10
    彩色光混合变白,彩色颜料混合变黑,这两种现象可以在光学上得到解释。从本质上来说,色彩混合方式可分为两种:一种是加色法,种是减色法。不同波长的光叠加时会形成不同的色彩,当所有波长的光叠加到一起时就产...

陆犯焉识 (1)

  • 欧米茄
    九点钟吹灯,存了私货的人开始在黑暗里加餐。开了田鼠仓房的人抓出小撮一小撮的青稞,扔在嘴里用唾液浸泡,用槽牙尖一点点地碾,嘴便是微型磨坊,脱粒去麸磨面合成一个工序,再用舌尖把碾出的面浆清扫出来,积累...

惶然录 (9) 更多

  • 写作
    当我写完了什么,自己总是惊异。惊异而且沮丧。我对完美的欲望,一直妨碍我写完任何东西,甚至妨碍我写作的开始。但是,我忘记了这一点,我正在开始。
  • 太阳为谁而升
    昨天,他们告诉我,烟草店的帮手自杀了。我简直不能相信。可怜的小伙子,这么说他也是存在过的!我们,我们所有的人已经忘记了这一点。我们对他的了解,同那些完全不了解他的人的了解相差无几。我们明天会更加容...
  • 单调产生的快乐
    文学想象的核心错误,就是这样的观念:别人都像我们并且必定像我们一样感受。人类的幸运在于,每一个人都是他们自己,只有天才才被赋予成为别人的能力。 ……真理不属于任何人,因此他并不比我更多地拥有真理,但...
  • 我是无
    我的灵魂是一个黑色的大旋涡,一团正在旋搅出真空状态的大疯狂,巨大的水流旋出中心的空洞,而水流,比水流更加回旋湍急的,是我在人世间所见所闻的一切象汹涌而来:房子、面孔、书本、垃圾箱、音乐片断以及声音...
  • 内心的交响
    我的内心是一支隐形的交响乐队。我不知道它由哪些乐器组成,不知道我内心中喧响和撞击的是怎样的丝竹迸发,是怎样的鼓铎震天。我听到的是一片声音的交响。
  • 我这张脸是谁
    我从来没有给自己的生理外貌打过高分,但是,当我面对每天相处的伙伴们的队列,将自己与其他如此熟悉的面孔比较,我从来没有感到自己是这样的无足轻重,几乎不存在。我像个无趣的耶稣会的家伙。我瘦削的、呆板的...
  • 会计的诗歌和文学
    也许,永远当一个会计就是我的命运,而诗歌和文学纯粹是在我头上停落一时的蝴蝶,仅仅是用它们的非凡美丽来衬托 我自己的荒谬可笑。 我会想念会计M的,但想念某个人这件事,怎么能与真正提拔我的机会相比? 我知...
  • 会计的诗歌和文学
    我有巨大野心和过高的梦想,但小差役和女裁缝也是这样,每一个人都有梦想。区别仅仅在于,我们能否有力量去实现这些梦想,或者说,命运是否会通过我们去实现这些梦想。这些梦境悄然入心之时,我与小差役和女裁缝...
  • 被上帝剥削
    我走近我的写字台,如同它是抗击生活的堡垒。我有一种如此不可阻挡的温柔的感动,面对着我现实中的账本,面对着我给他人记数的账本,面对着我使用过的墨水瓶,还有不远处S弓着背写下的提货单,我的眼里充盈着泪水...

批判性思维 (3)

  • 2.3 演绎、非演绎和未表达前提
    有人说:“酒吧都关门了时间已过凌晨2点。”如果说话者心中的未表达前提是“这个城市,酒吧都是凌晨2点关门”,那很可能他在通过演绎来证明“时间已过凌晨2点”;但如果说话者心中的未表达前提是“这个城市的大部...
  • 2.3 演绎、非演绎和未表达前提
    与演绎论证的前提证明结论不同,非演绎论证的前提并不证明结论,非演绎论证的前提支持结论。如“一名妇女被谋杀了”,已知死者曾多次遭到丈夫的威胁。该事实当然不能证明死者是被丈夫谋杀的,仅凭该事实也几乎不...
  • 1.7 外在因素:逻辑之外的装饰物
    对于否定的修辞也不能忽视。前共和党议员和国会议长组特·金里奇就曾建议,共和党人在提及民主党人及其提案时使用“极端的”“背信弃义的”“离经叛道的”等词汇。这类词汇点燃了人们的激情,以致让人在对观念进...

谈话的力量 (4)

  • 第八章 积极地接受批评
    上星期在加州长滩的马路上。我就体会到了给自己积极态度的重要性:比尔:你只跑3公里吗?我在冲刺10公里。 艾伦:10公里是比3公里远,不过我们俩都很不错了。 (比较一下如果我说下面的话会产生什么样的效果:“...
  • 第五章 让别人知道你
    几乎所有的现代人都受到缺乏人际交往这一问题的困扰。大多数人亲密的朋友很少。很多人甚至没有什么亲近的朋友。许多人觉得他们只不过是在被很多人推移着前进:老师或老板、同学或同事、加油站服务员或超市的售货...
  • 第二章 表达诚实的称赞
    心理学家威廉姆?詹姆斯认为:“人性中最深刻的本能就是被欣赏的渴望如果你是别人生活中能够满足这种“被欣赏的渴望”的很少的人之一(很可能是惟一的一个),那么你很可能会被珍视为亲密的朋友。调査研究表明,...
  • 第二章 表达诚实的称赞
    艾比:我帮别人照顾一群小女孩,带她们去地方上的集市。女孩子们总是会来向我告状,却不去找别的大人。我总是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总是找我呢?我当然不喜欢听她们的这些事情。 但现在我意识到,是因为我对她们总是...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23 2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