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的共同体 (2)

  • 第71页
    民族一个想象出来的政治意义上的共同体,即它不是许多客观社会现实的集合,而是一种被想象的创造物。 定义,跟中学政治课本上的差不多
  • 第931页
    然而,民族主义的想象却如此关切死亡与不朽,这正暗示了它和宗教的想象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宗教信仰的人很容易形成一个民族

社会契约论 (4)

  • 第1625页
    一个国家的人民只要一选出了代表,他们就不再自由了,他们就无足轻重了。
  • 第1590页
    而在坏政府的治理下,谁也不愿意挪动身子去参加。因为会上的事情,谁也不关心;人们早就料到公意在会上是不会占优势的,与其去参加这种会,还不如关心自己家里的事为好。从良好的法律中会产生更好的法律,从坏法...
  • 第930页
    而且,为了维持它们自己的存在,便不得不无休止地对外扩张。也许它们自以为有这种需要是一件好事,殊不知这恰恰预示着随着它们版图扩大到了极限,它们不可避免的灭亡的时刻也就到来了。 想到二战时战败的日本
  • 第676页
    众意和公意之间往往是有很大的差别的;公意只考虑共同的利益,而众意考虑的则是个人的利益;它是个别意志的总和。但是,从众意中除去互相抵消的最多数和最少数以后,则剩下的差数仍然是公意。

悲剧的诞生 (2)

  • 第1290页
    雅利安人把渎神理解为男性,而闪米特人则把罪恶理解为女性,正如原始的渎神是男人干的,而原罪是女人犯的。
  • 第1262页
    所有这一切都极为强烈地让我们想起埃斯库罗斯世界观的核心和原理,它把命运(Moria)看作超越诸神和人类而稳居宝座的永恒争议。

查拉图斯特拉如是说 (4)

  • 第227页
    可是,只有人类有不能自我承受之重!因为人类在自己肩上扛了太多陌生的东西。他像骆驼一样跪下来,让自己承载起沉重的负担。
  • 第60页
    女性身上太长久地隐藏着一个奴隶和一个暴君。因此女性尚无法论友谊:她们只懂爱情。
  • 第50页
    所有冷酷的怪兽中最冷酷者叫国家。它也冷酷地撒谎;这样的谎言从它的嘴巴里爬出来:“我,国家即人民。”
  • 第37页
    每个人都可以学习读书,长此下去不仅败坏了读写,而且损害了思想。 精英主义

文学讲稿 (4)

  • 第143页
    请记住,文学没有任何实用价值。
  • 第131页
    然而文学就是由这样的小意思构成的。事实上,文学不是泛泛的思想,而是具体的揭示;不是思想流派,而是一个个有天赋的个人。文学不是关于某事,而是事情的本身、本质。没有文学杰作,文学就不存在。
  • 第68页
    风格不是一种工具,也不是一种方法,也不仅仅是一个措词问题。风格的含意远远超出这一切,它是作家人格的一个内在组成部分或特性。因此,当我们谈到风格时,我们指的是一位作为单个人艺术家的独特品质及其他在他...
  • 第7页
    气质人人不同,但是我马上可以告诉你:读书人的最佳气质在于既富艺术性,又重科学性。单凭艺术家的一片赤诚,往往会对一部作品偏于主观,唯有用冷静的科学态度来冲淡一下直感的热情。不过如果一个读者既无艺术家...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2 1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