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觉的胖叔对《即兴判断》的笔记(1)

即兴判断
  • 书名: 即兴判断
  • 作者: 木心
  • 页数: 181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9
  • 第39页
    李耳的理论,为了想与以万物为刍狗那个对象周旋到底,李耳有底,不仁者无底,这样便起了景观,有底者与无底者较量,李耳欲以其温柔的暴力之道,还治温柔的暴力之身。败局是注定的,有底者输于无底者,不言而喻而哲学家还要言,那些刍狗呢,始终言而不喻,另一些刍狗,用李耳本来志在应对宇宙的韬略,滥施于制服人的阴谋架构中,此人以彼人为刍狗。李耳不是不知道,知道的,所以他想把刍狗们麻痹掉算了,省的他们互相撕咬,自在的不仁已经难对付,加上自为的不仁,就永无宁年永无宁日。但第一个绝望者是李耳,这个绝望真长,一直到现在,一直还得绝望下去,这样长的绝望,当然成了景观。
    男人是被女人害的,女人是被男人害的,男人还是被女人害的。默认这个说法的男人,正在被女人害着,害的无能脱出其害而一言不发。反对这个说法的男人全已骨酥胆落,他们竭力驳斥,心里却想:居然有人连发三箭,箭箭中的。
    她以为为他好,其实……
    第一个哲学家,是女的,伊甸乐园,没有脚的黑格尔。
    轻轻判断是一种快乐,隐隐预见是一种快乐,如果不能歆享这两种快乐,那么知识便是愁苦的。
    有这样一种人,很难道破,只有正义感,没有正义。
    2014-05-05 18:04:5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