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觉的胖叔对《鬼谷子集校集注》的笔记(4)

鬼谷子集校集注
  • 书名: 鬼谷子集校集注
  • 作者: 许富宏 撰
  • 页数: 476页
  • 出版社: 中华书局
  • 出版年: 2008-12-17
  • 第23页
    事皆有内揵,素结本始。或结以道德,或结以党友,或结以财货,或结以采色。
    用其意,欲入则入,欲出则出,欲亲则亲,欲疏则疏,欲就则就,欲去则去,欲求则求,欲思则思。
    内者,进说辞也。揵者,揵所谋也。
    欲说者务隐度,计事者务循顺。阴虑可否,明言得失,以御其志。
    夫内有不合者,不可施行也。见其谋事,知其志意。
    事有不合者,有所未知也。合而不结者,阳亲而阴疏,事有不合者,圣人不为谋也。
    远而亲者,有阴德也,近而疏者,志不合也。就而不用者,策不得也。去而反求者,事中来也,日进前而不御者,施不合也,遥闻声而相思者,合于谋待决事也。
    /不见其类而为之者见逆,不得其情而说之者见非。/
    环转因化,莫知所为,退为大仪。
    2014-05-05 16:08:49 回应
  • 第29页
    物有自然,事有合离。有近而不可见,有远而可知。近而不可见者,不察其辞也;远而可知者,反往以验来也。
    经起秋毫之末,挥之于太山之本。其施外兆萌牙□之谋,皆由抵戏。抵戏之隙为道术用。
    圣人见萌牙戏罅,则抵之以法。世可以治,则抵而塞之;不可治,则抵而得之;或抵如此,或抵如彼;或抵反之,或抵覆之。五帝之政,抵而塞之;三王之事,抵而得之。诸侯相抵,不可胜数,当此之时,能抵为右。
    世无可抵,则深隐而待时;时有可抵,则为之谋;可以上合,可以检下。能因能循,为天地守神。
    2014-05-08 10:56:31 回应
  • 第33页
    其用或称财货、琦玮、珠玉、壁帛、采色以事之。或量能立势以钩之,或伺候见涧而箝之,其事用抵戏。
    将欲用之于天下,必度权量能,见天时之盛衰,制地形之广狭、阻险之难易,人民货财之多少,诸侯之交孰亲孰疏,孰爱孰憎,心意之虑怀。
    2014-05-09 11:28:15 回应
  • 第37页
    凡趋合倍反,计有适合。化转环属,各有形势,反覆相求,因事为制。
    世无常贵,事无常师;圣人无常与,无不与;无所听,无不听;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合于彼而离于此,计谋不两忠,必有反忤;反于是,忤于彼;忤于此,反于彼。其术也,用之于天下,必量天下而与之;用之于国,必量国而与之;用之于家,必量家而与之;用之于身,必量身材气势而与之;大小进退,其用一也。必先谋虑计定 ,而后行之以飞箝之术。
    凡是计谋不可能同时忠于两个对立物君主,必然违背某一方的意愿。合乎这一方的意愿,就要违背另一主的意愿;违背另一方的意愿,才可能合乎这一主的意愿。这就是“忤合”之术。如果把这种“忤合”之术运用到天下,必然要把全天下都放在忤合之中;如果把这种“忤合”之术用到某个国家,就必然要把整个国家放在忤合之中;如果把这种“忤合”之术运用到某个家庭,就必然要把整个家庭都放在忤合之中;如果把这种“忤合”之术用到某一个人,就必然要把这个人的才能气势都放在忤合之中。总之,无论把这种“忤合”之术用在大的范围,还是用在小的范围,其功用是相同的。因此,无论在何时何地都要进行谋划、分析,计算准确了以后再实行“忤合”之术。
    2014-05-09 11:35:07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