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英国史Ⅰ》的笔记(2)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在读 英国史Ⅰ

英国史Ⅰ
  • 书名: 英国史Ⅰ
  • 作者: 大卫·休谟
  • 副标题: 罗马—不列颠到金雀花王朝
  • 页数: 379
  • 出版社: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年: 2012-3-30
  • 第143页
    荒谬的司法操作迫使人们引入被告无罪证人(compurgator)。被告无罪证人完全不了解案情,他的功能就是宣誓担保:他相信某人是诚实的。在某些案件中,被告无罪多至三百人。

    首先要说的是,休谟是我非常推崇的学者,这种推崇远驾欧陆诸学者之上。休谟的《英国史》作为史学、政治哲学的经典,无需我赘言。但是,休谟的《英国史》是有立场的——虽然,托利党和辉格党对此都有褒贬,只是选取不同——这也正是《英国史》的魅力所在。

    其次,阿姨的翻译非常符合我的阅读习惯,在我看来,阿姨的宪制观和演化论立场,与休谟相合,在对历史的判断上有着相同之处。这里,只是作为备注说明一下,如果你对英国普通法或宪政制度比较了解,那么,这里的“compurgator”被阿姨翻译成“被告无罪证人”,可能有的读者会比较陌生,而在我阅读的翻译成中文的英文作品中,“compurgator”多翻译为“宣誓助誓人”。我相信阿姨是不可能不知道这个词在汉语——主要是法学领域——世界中的普遍译法的,猜测阿姨这么翻,大概是想让大多数读者顾名思义,保持阅读的流畅和理解的亲和性。

    第三,也是最想说的是,休谟对于早期普通法中的习惯法因素,很明显持一种否定的态度。一来,休谟本人毕竟是苏格兰学派中人,对于欧陆的理性主义沉浸多时,形成一种“知识分子”的人格,对于看上去野蛮、原始、粗陋的习惯法有着本能上的拒斥;二来,普通法除了自身的演化路径之外,作为普通法历史和宪政史,也的确有一个“发现”的过程,这就是格兰维尔、布拉克顿、柯克、黑尔,再到梅特兰、布莱克斯通的谱系,换句话说,材料还是那些材料,只是立场和角度不同,而产生完全相反的评价。

    我在许多笔记中都表达了对宣誓助誓法、神裁法、决斗法,就发挥公民政治投票而非犯罪现场调查功能做了说明,在此就不再赘言了。关键之处在于,普通法法学家使用和欧陆法学家同样的材料,将欧陆理性主义视为愚昧、落后、反动、野蛮的习惯法,“发现”成为保存普通法种子的习惯法基因库。要单从学理的角度,双方都有道理;不幸或所幸,人类的文明史已经做出裁决。

    最后,休谟的这篇附录含金量实足,完全可以从《英国史》中抽绎出来,作为政治哲学作品收入他的选集,重要的是,他开启了一种基于历史的政治哲学研究路径,可以在梅特兰那里清晰辨认出这一方法,在我看来,这一方法本身,就开启了一条迥异于欧陆理性主义政治哲学的路径,在当今理性主义政治哲学遍地的环境中,能否独辟蹊径,望有志者识之。

    2018-06-23 09:45:27 回应
  • 第292页
    亨利精于执法,声名卓著,甚至远方和外邦君主也请他仲裁纠纷。纳瓦纳国王桑切斯与卡斯蒂尔国王阿尔方索有衅,尽管阿尔方索娶了亨利的女儿,双方还是同意由亨利仲裁。

    我不记得在哪篇笔记中做过类似的援引,无非是想再次强调,中世纪的法官或者仲裁人是人人皆可当之的,只要仲裁者德高望重、深孚众望。亨利二世不仅仅是一个名声在外的仲裁者,他的功绩在于为普通法打开了一道门。

    2018-06-27 15:31:5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