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英国史Ⅱ》的笔记(4)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在读 英国史Ⅱ

英国史Ⅱ
  • 书名: 英国史Ⅱ
  • 作者: [英] 大卫·休谟
  • 副标题: 安茹王朝、兰开斯特王朝、约克王朝
  • 页数: 413
  • 出版社: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年: 2012-1
  • 第10页
    由于他(指德·布雷特)驱逐了大批世袭地产保有人,法庭三十五次裁决他有罪。德·布雷特竟然率领一批武装人员,闯入法庭,抓住判他有罪的法官,投入贝特福德城堡。

    对于今天的现代人来说,法庭与其执行能力是一回事,很难想象,法庭的裁决没有相对应的执行能力,或者说,法庭仅仅具有仲裁的功能,而没有执行判决的能力。但是,这恰恰就是封建主义的常态:法庭——无论是什么层级上的——只是“出售”正义,而不提供执行其判决的服务。如果有人问:若此还要法庭何用?既然最后还是诉讼人依靠亲友朋党的力量来执行法庭的裁决?只能说,我们已经习惯了今天的世界,而陌生了培育这个世界的种子。在最原始的仲裁产生之前,血亲复仇就是正义的普遍形态,决斗以及非暴力的仲裁,已经告别了氏族部落的遗风,但是,在封建时代,这种古老的正义形态一直存在,或者说,此路径没有消失,只是走得人越来越少而已。我们只能用演化论的立场去推测,不流血的仲裁代替流血的正义,是一个长时间演化的过程。这当然不是说仲裁或法庭就比决斗更公正,而只能认为前者比后者有着更高的“路径积分”,简单说就是,由于走的人多了路就出现了。

    2018-07-13 22:12:31 回应
  • 第200页
    王子迎候被俘的国王,毕恭毕敬,体贴备至,安慰他的不幸、赞美他的勇武,仅仅将自己的胜利归诸战争盲目的机运和至高无上的神意人世间的一切力量和审慎都逃不出神意的安排。
    爱德华在自己的营帐里设宴款待被俘的国王,像约翰的扈从一样,亲自在国王的桌边侍应。国王进餐时,他在国王身后侍立,始终不肯就座,宣称自己非常清楚身为臣民的本分,绝无僭越等级、与国王平起平坐之理。

    所谓的“骑士精神”在爱德华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这也让人思考以封建主义武士的武德所代表的文化精神,与吏治国家中知识人所代表的德行之间,是否具有可比性?以休谟这样的启蒙知识分子的立场来看,他依然对封建武德给予了难得的褒扬:

    我们考量这一高尚的行为,不可能看不到骑士精神虽然异想天开,仍然有益于世道。在这些粗野的时代,人们受到骑士精神的熏陶,甚至胜过了更文明的时代和邦国的人民。

    如果说封建主义下的神裁、决斗和战争是一回事,那么,我们就不能用今天的观念来看待这些行为背后的宪制原则。按照启蒙的知识分子看法,神裁和决斗是愚昧且野蛮的;而战争又必须是理性且高效的(实际上他们自己竟然没有看出两种观点之间的矛盾性)。封建主义的战争虽然也流血,但是,不仅规模无法与总体战时代可比,其战争的礼仪性质是放在首位的。这同样也是神裁和决斗所体现出的本质,三者都是武士阶级在自发秩序下的演化产物,这些产物是在长时间的路径选择下诞生,而又构成了同阶级内部默契互动的基础。

    2018-07-23 12:11:16 回应
  • 第218页
    爱德华确认《大宪章》不下二十次。这些让步通常用来证明他对人民的宽容、对人民自由的体贴尊重。但相反的推论更合理:如果爱德华一朝施政的精髓不是某种武断之治,如果《大宪章》没有经常遭到侵犯,国会就不会再三要求确认了。国会无力保证正规地遵循法律,唯一目的就是阻止相反的做法形成先例、获得权威。

    汉语读者对《大宪章》的一往情深,在很大程度上是一厢情愿。最大的问题就是,汉语读者将《大宪章》当做大陆法系中的某一立法,一旦颁布所有人必须遵守。实际上无论《大宪章》之前之后,国王和贵族之间的拉锯从未停止过,虽然《大宪章》是成文法,但是,切不能与今天意义上的成文法混淆。在普通法体系中,无论成文还是非成文形态的法律,也只是路径积分中的一条,所谓“走的人多了也就成了路”,自然,无人走过的地方就没有路。英国国会的立法功能虽然一开始就存在,但是,像今天国会这样的立法功能的发挥则是非常晚近的时候,那也是18世纪以后的事情,在此之前,国会也只是一个普通法系统中的汇集点,其功能在于作为普通法判例的种子库,而非创制法律。

    2018-07-23 12:53:53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 第247页
    英格兰古代史其实无非是此起彼伏的平凡清算。一切都沉浮不定,流动不居。一个党派不断清除另一个党派建立的东西。每个党派都为了保存目前的法案而频繁宣誓,暴露了他们一直意识到自己的不稳定性。

    如果我们同意休谟的判断,那么,这至少说明,封建主义的多权力中心的政治结构,所有的非独断性权力间的互动和博弈,符合自发秩序的演化原理。可以想象在大一统政治结构中,所具有的压倒性的“稳定”状态,但是,这种“稳定”与多权力结构的不稳定状态相比,就像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对比一样,前者的“计划性”正是其有限的、僵化的、武断的、无效的反应,一如后者的“混乱”、“无序”、“任意”,正是“看不见的手”对市场资源发挥分配作用。

    2018-07-24 11:40:11 1人推荐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