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中东国家通史(巴勒斯坦卷)》的笔记(1)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在读 中东国家通史(巴勒斯坦卷)

中东国家通史(巴勒斯坦卷)
  • 书名: 中东国家通史(巴勒斯坦卷)
  • 作者: 彭树智
  • 页数: 370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02-1
  • 第120页

    120

    120

    121

    121

    从民族建构的角度出发,还是应该以基础共同体为核心,宜小不宜大。实际上,这种本着“泛民族”或“泛文化(语言)”为宗旨的共同体发明,最后证明都失败了。与其说是宗旨的问题,不如说,这是一个基本盘的问题。从以上例子中可以看到,从奥斯曼主义到阿拉伯民族主义,再到巴勒斯坦民族主义,这个共同体的核心是逐渐缩小。可以说,现代国家的发明,就是将曾经帝国形态的“泛民族”、“泛文化”群体进行整合,这些曾经在帝国时代可以政治边界模糊的共同体,在国家时代必须有其确定的政治边界,若非共同体自己完成这一工作,就得让武断权力来完成,而大多数情况是武断权力来完成的。

    如果按照今天的政治立场来看,很显然中欧以及中东、远东地区在民族发明过程中伴随着流血和破坏,因此这是要不得的;但是,如果没有流血,就不可能划分民族(国家)的边界。民族(国家)的诞生本身就是“大爆炸”一样的奇点事件,我没看到有哪个民族(国家)的诞生是和平实现的。只是动荡程度不同罢了。以西方今天的政治正确看待其他地区的民族发明,肯定会说这个过程是多么不人道,实际上,西方的民族发明也非理想中那般滴血不流,只是时间上早而已,容易忘记在边界未定时,他们的祖先一样的狭隘、偏激、顽固、好勇斗狠、不宽容。一旦共同体边界确定,也就是敌我明确之后,自己人内部当然可以一团和气,各个都是谦谦君子。

    2019-05-23 10:50:31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