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英国普通法的形成》的笔记(3)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读过 英国普通法的形成

英国普通法的形成
  • 书名: 英国普通法的形成
  • 作者: 约翰·哈德森
  • 副标题: 从诺曼底征服到大宪章时期英格兰的法律与社会
  • 页数: 296
  • 出版社: 商务印书馆
  • 出版年: 2006-8
  • 第21页
    法庭内的争讼和法庭外的争讼有着很多共同点。……证据可以表现为多种形式,例如,目击者的证词或者书面文件,通过烙铁或冷水进行的神明裁判,或者决斗裁判。作为替代性的证明手段,允许当事人自己、代理人、一方或双方的支持者,或者一群显要人物采取各种各样的形式进行起誓,

    如果我们摒弃现代社会对于司法和法庭的常识认知,审视中世纪的社会和司法制度,那么,现代与中世纪最大的区别就在于,中世纪是没有今天所谓的公权力的。如果我们将中世纪英格兰的法庭——无论是郡法庭、领主法庭、教会法庭还是国王法庭——视作今天社会的一种市场化的服务机构,也许有利于我们理解中世纪这一社会性质。诉讼人就像消费者一样可以自由选择法庭,当然,双方也完全可以不选择法庭;实际上,在一开始就没有类似“法庭”这样的事物存在。完全可以想象,按照日耳曼部落的传统,部落武士之间的纠纷是依靠决斗来解决的,仲裁应该是后来才有的产物,由仲裁再到法庭的出现,又是更迟的事情。我们可以将决斗、仲裁、法庭的裁决视作一回事。而日耳曼部落的习惯法,以及诺曼征服前的英格兰也是存在各种习惯法,在1066年之后开始交汇,像神明裁决、起誓和决斗这些裁决方式有着同等地位,而只是在不同阶层或地区作为习惯法延续着。

    书中所用的“证据”这个词,不知道是否翻译的缘故,实际上,现代法律意义上的“证据”,在中世纪是不存在的。最根本的区别就在于,现代的“证据”概念本身是一个科学或者说理性支撑的概念,而在中世纪,尤其是在英格兰,习惯法的维持绝对不是依靠科学和理性,而是人们——尤其是无文群众——的顽固和惰性。

    2017-03-15 09:25:23 回应
  • 第88页
    无罪的起誓可以由一方单独进行,或者与其他“助誓人”一起进行。……能够为被告人提供“无罪共誓”的那群人可包括其亲属、朋友和邻居,以及他本人所在的百户区。另一种替代性的方式是,法院或者对方当事人可能会强求他提供起誓者。

    如果以今天的法院和司法程序来看,“起誓”既非客观又非科学,当然,前提是我们已经生活在客观又科学的世界(或者这样的幻觉中)。现在我们的一般观念就是:因为中世纪是黑暗和野蛮的,因此,与之相关的一切无不具有这样的特征,包括法律制度。这样的看法的确有问题,但是,在英格兰普通法向度上,还不仅仅是科学与蒙昧之间的对立。如果仅从这种对立来看,罗马法体系就比普通法科学、理性的多,实际上,我们今天所熟悉的司法,甚至这个世界的理性部分,在很大程度上来源于罗马法为代表的文明资源(另一个就是希腊的人文主义);但是,在这里我要强调的是,普通法固然来自于习惯法以及广大群众的顽固与惰性,而这种“无罪起誓”所体现的首先不是这种可以冠之以“落后”的司法形式,而是在这种形式背后所代表的“同阶级审判”的原初意味。如果我们对照陪审制度来看,那么,可以将陪审制度视作这种“无罪共誓”的升级,但是,两者本质上是一致的。而“同阶级审判”的核心就是,与其说这是一种司法活动,倒不如说是一种政治活动,或者说是一场民主竞选。无疑,能够找到更多共誓者的一方就能打赢官司——而无论案件的实际经过是如何;换句话说,那些能够打赢官司的人,就是那些在自己的阶级、所生活的社区口碑好、得人心的人。可以想象,一个在社区里不得人心的人,即使在案件中处于有利的地位,也完全可能因为没有人为其“共誓”而输掉官司。所以说,这种“起誓”裁决,即使不是日耳曼部落的传统,也可以合理推断来自古代文明的传统赓续。在今天的角度来看,这明显有着民主的特性,但是,还原到当时的语境中,这种辨识是微弱的,因为,在部落时代,以及中世纪,是不区分公私领域,也不区分政治与日常生活,可以认为今天所谓的法律,在那些时候是作为一个浑然的整体作用于人们的生活。而我要强调的是,作为一种内生或者说自生自发演化秩序的法律,是如何在历史中展开自身的。

    2017-03-16 07:57:07 回应
  • 第51页
    郡法院和百户区法院在王室控制下得以幸存可谓是盎格鲁-撒克逊英格兰的一项重要法律遗产。与加洛林王朝之后的法兰西国王和大多数失去对同类法院控制的大多数公爵和伯爵相比,英格兰的郡法院和百户区法院在普通法的发展中所起的关键作用现在又重新得到强调。

    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以将这种地方法院作为检测司法多元化的一个标志,诺曼人在欧陆和英格兰的初始条件相似,为什么欧陆走向罗马法,而普通法在英格兰生长起来。在我看来,即使是在诺曼征服后,英格兰依旧保留了大量的自治资源,而这种自治资源在诺曼人身上同样存在。留在欧陆的诺曼人从罗马遗民那里可以更方便的得到财富,这在英格兰要困难得多。欧陆的诺曼人采用了和罗马人一样的方式组织自己的政治形态,也就渐渐变得和罗马人一样,也就是吏治化,而吏治化正是对诺曼人自治资源的消耗;而英格兰的情况,使得罗马化或者说吏治化展开的机会不如欧陆,也就是在这个窗口期,普通法在英格兰形成建立起来,节点过后,罗马法再没有可能抢滩登陆了。

    2018-11-02 09:26:1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