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英国史 Ⅳ》的笔记(3)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在读 英国史 Ⅳ

英国史 Ⅳ
  • 书名: 英国史 Ⅳ
  • 作者: (英)大卫·休谟
  • 副标题: 伊丽莎白时代
  • 页数: 312
  • 出版社: 吉林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 出版年: 2012-11-30
  • 第284页
    星室法庭是古老既存机构之一,拥有无限自由裁量权:惩罚、监禁、肉刑。普通法不及的一切冒犯、不敬、失序都在星室法庭管辖范围内。星室法庭由枢密阁臣和法官组成,二者的职位都由君主随意任免。如果御驾亲临法庭,国王就是唯一的法官,其他人只有建议权。这种法庭在任何政府中唯一的用途就是:终结所有规范、合法、精确的自由权利。在这种武断的法庭管辖下,谁还胆敢抗拒王室和大臣,或是鼓起保护自由的雄心壮志?……
    钦使法庭尤为可畏。一方面因为它有权认定异端罪,权限比任何世俗法庭更不明确。另一方面因为宗教审讯和强迫宣誓违背了一切最简明的正义和公正理念。钦使法庭经常判处罚款和监禁,对大批不奉国教的牧师免职或停职,为数高达当时英国神职人员的三分之一。……
    但军事法庭的迅速、武断、横暴甚至超过了这两个法庭。只要发生暴动或公共骚乱,王室就会启用军事法庭。当时的军事法庭不仅管辖士兵,而且君临全民。

    休谟的英国史是以英格兰宪制史为主脉的,因此,在阅读的时候就需要细心留意,哪些属于史学的部分,而哪些属于经学的部分,当然,对于我这样的外行来说,这种区别是不得已的办法,于是,像这种附录形式的宪制学专论,就像浓度极高的矿脉,值得反复钻探。

    2018-08-23 08:52:09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 第295页
    ……君权事实上不受限制,但行使权力遵循欧洲方式,没有进入行政的方方面面。特权貌似飞扬跋扈,却鲜见明显威胁财产、彻底奴役国民者。缺乏合法和确定的自由权利,但朋党斗争、诛戮迅疾、攻守起衅产生的自由可以提供若干补偿。君主没有雇佣兵,就是一种不言而喻的遏制,迫使他保存国民习惯的政体。

    从司法国到立法国的演进,也就是从封建制度到国家制度的历史展开,其速度的快慢取决于封建资源的厚薄以及开发程度,粗暴而言,中世纪从英岛到欧陆封建资源递减,从中东到远东大陆也是一个递减趋势。以目前人类的历史来看,立法权和行政权几乎一体,重合的进程只有快慢的区别,而司法权则完全属于封建制度的产物,与前两者不属于同一物种。今天意义上的司法权,如果还有那么一点儿原味儿的话,也只是曾经封建(英格兰)或共和(美利坚)传统的余音。简单地说,封建制度下,只有司法权,其他权力都是司法权的子系统;而近现代的国家制度将三权分立,看上去有彼此制衡的意味,实际上,司法权的权威性被降到立法与行政的层级上。封建制度下,司法权的多中心化、多层级化、网络化、重叠化等特点,本身就保证了司法权的消极性,或者也可以认为封建司法制度,是一种自生自发秩序;但是,在近现代国家中,“司法权”本身就是被发明的概念,除非存在事实上的司法权传统,否则,立法-行政权对司法权的侵蚀只是时间问题。

    有无常备军,已经是一条硬标准。都铎做不到的,斯图亚特就别妄想了。但是,这种优势条件也只能在英格兰存在,按照欧陆的演化速度,常备军与生存是一回事,否则也就没有“国家”这一发明了。英格兰的地理位置,避免了欧陆军事-国家化的竞争,也保存了更多封建资源。

    2018-08-23 10:44:28 1人喜欢 回应
  • 第212页
    西班牙舰队奋锐兴师,满怀希望驶出里斯本港口,但第二天就遇上了大风暴。风暴吹散了船只,几艘小船沉没。其余的船只不得不驶入格洛尼港口避风,等待维修完成。消息传到英格兰,女王得出结论:今年夏天的入侵已经失败了。她随时准备以任何借口省钱,命沃尔辛海姆写信给海军上将,让他保留几艘大船,然后解散水手。但伊弗林汉姆勋爵没有这么乐观,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他恳求保留所有船只,哪怕是由他自己出钱。

    伊丽莎白的抠门几乎病态,历史充满讽刺,英格兰击败无敌舰队是英帝国之路的起点,而作为帝国的女王,却为了省钱要自废武功。不得不承认,在人力之外,尚有天意存焉。

    2018-08-24 13:01:26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