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中要对《迷信与暴力》的笔记(1)

平中要
平中要 (卧阑惊铁树,花开一片心)

读过 迷信与暴力

迷信与暴力
  • 书名: 迷信与暴力
  • 作者: [美] 亨利·查尔斯·李
  • 副标题: 历史中的宣誓、决斗、神判与酷刑
  • 页数: 707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6-7-1
  • 第608页
    在英格兰普通法中,酷刑很恰当地并不存在,尽管金雀花王朝的君王们常常致力于此,但国家体制的特性却令罗马法兼收并蓄且中央集权化的浪潮靠岸不得。它们却在法国被广泛地接受,而且对于那些意在行使绝对权力的人而言,它们的吸引力逐渐使君王和王家律师们习惯于认为酷刑可以根据君主的命令被实施。

    我忘了是在哪本书的笔记里谈过,为什么普通法体系中没有刑讯逼供?很简单,在一个司法竞争的环境中,出售正义的司法机构,只能以更好地为消费者(诉讼人)服务的方式来提高竞争力和收益,试想,如果张三去普通法法庭打官司,等待他的是酷刑,他下次还会去那里打官司吗?不仅张三不会去,任何人都不会去了,你的法庭也就只好关张了。相对来说,什么样的司法环境可能产生刑讯呢?那就是司法一元化的情况,只有唯一的法庭,诉讼人没有其他的选择,在这个意义上,很难说有什么司法市场,诉讼人也不是一般意义上的有选择的消费者。这种情况下,法庭与诉讼人的关系,与普通法体系中完全不一样。从历史上来看,欧洲大陆先后走上了这条司法趋向一元化的道路。

    这里需要提出的是,这种司法上普通法与大陆法的差异,不仅仅局限在司法领域,在中世纪没有现代意义上的政府和公共治理,与今天普遍的行政权力勉强类似的就是司法权,或者说,只有司法权而没有今天耳熟能详的立法与行政权力。应该说,中世纪的司法中,包含了今天司法、立法、行政以及其他权能,但是,这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司法权。

    英格兰与欧陆在司法体系上的差异,也决定了未来两种不同的政治体制,英格兰的立宪君主制,欧陆的绝对君主制;前者发展为世界帝国,后者则产生了民族国家。而这其中的法律与政治演化,则是一个庞大的题目,但是,可以顺着法律的线索去观察。

    2019-06-12 21:08:15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