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Joy对《高山上的小邮局》的笔记(12)

高山上的小邮局
  • 书名: 高山上的小邮局
  • 作者: [西]安赫莱斯·多尼亚特
  • 页数: 388
  • 出版社: 世纪文景 |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6
  • 阿尔玛

    出牌的是我们,而洗牌的是命运。

    每次我跟他说我想成为诗人时,他都回答说:“有什么用呢?”玛拉 · 波斯基,有一次我试图用兰波的那句话来回答他:“为了改变生活。”他的回答让我无言以对:“事物只在我们不抱任何幻想地去改变它们时才会改变。”对他来说,讨论已经结束了:我可以读我喜欢的诗,但是我必须寻找一种实用的谋生手段。“做点有用的事情。”如果是一份稳定的高薪工作,那就再好不过了。

    我知道您觉得我的话太夸张了。但是我敢肯定您能理解我。否则,谁能理解我呢?我一直都是理解您的。或许我不理解您的文字,因为我们之间的年龄差距很大,而且相隔数千公里!但是我确实读懂了令那些文字充满绝望或者快乐的情感。

    2019-05-22 13:09:33 回应
  • 阿拉 波斯基

    褪去你的外套, / 标记,画像; / 我不喜欢这样的你, / 伪装成他人, / 永远都是女儿的身份。 / 我喜欢你纯洁、自由, / 不可征服:你。 / 我知道当我 / 在众人之中 / 呼唤你, / 只有你才会是你。 / 等你问我 / 是谁在呼唤你, / 是谁想拥有你时, / 我将埋葬那些名字, / 标签,历史。 / 我将慢慢打碎一切 / 从我出生之前 / 就加在我头上的一切。 / 我已经回到裸体、石头、世界 / 永恒的匿名状态, / 我会对你说: /‘我爱你,是我。

    2019-05-23 09:43:21 回应
  • 印上了个性的名字

    我爱您,我的可怜的天使,您很清楚这一点。然而,您仍要我给您写下:我爱您。您是对的。爱必须是相互的,理应相互说出这种爱、写下这种爱。维克多 · 雨果写给爱人的信

    2019-05-25 09:51:38 回应
  • 萨拉伊

    我也曾幸福过,但是我却没有意识到。人只有在不幸的时候,或者像我这样什么都不是的时候,才会意识到曾经的幸福。

    2019-05-27 09:32:26 回应
  • 原则

    “你不太喜欢人,对吗?”“不是……”亚历克斯说,他的脸红了,“但是我希望我能主动离开一次,而不是别人离我而去。”

    2019-05-27 10:11:55 回应
  • 大洋彼岸

    没有琐事可以分享是最难过的事情。挂上电话后,我觉得比打电话之前更孤独、更内疚。您明白为什么吗,萨拉?我不明白。我要不要给他们打电话呢?我要不要给他们写信呢?我要不要给他们寄照片呢?怎样做更好?我不是自己要来这里的,是为了给我的孩子寄钱,我才来这里的。但是即便如此,我仍然因为不能亲眼看着我的孩子成长而感到内疚,尽管我知道他们的祖父母和外祖母也很爱他们。我很难过,每次我和他们通电话,一挂上电话,就好像我又一次抛弃了他们似的。

    为了不让你忘记我

    并且对我有一丝想念

    我会寄信给你,

    在信中每天说爱你。

    为了不让你忘记我,

    为了让我们的爱永恒,

    我将穿越千山万水,

    让时光永驻。

    2019-05-28 09:39:25 回应
  • 萨拉

    还有比跟一个重视我们而且我们也重视的人分享我们的日常生活更美好的事情吗?

    我是一个过着极其普通的生活的女人,一个平凡的女人。我处于曲线的中段:既不年轻也不老,既不富裕也不穷,既不漂亮也不丑,没有受过高等教育但也不是没有学历。但是注意,不要把它们和平庸混淆了!

    我一直相信,任何时候事情都可能发生变化。有时,生活未经我们的允许就颠倒过来,让我们看到它的接缝。但是同样的道理,有时它也会摆正位置,第一次大放异彩。

    他说当他在午饭时间开始同我聊天时,对他而言就是太阳升起了,在漫漫黑夜中,我把光明还给了他。他对我而言也是如此,但是我从未对他说过这些。

    2019-05-28 09:54:51 回应
  • 等待玛戈

    人类几乎从来没有背叛过我,但是书信总是背叛我,而且恰恰是我自己的书信,而不是别人的书信。单纯从理论上来讲,仅仅是存在写信的可能,都必然会造成世人可怕的精神分裂。写信实际上是一场同幽灵的对话,这场对话在信件的字里行间展开,甚至是在一系列书信中展开,信与信之间相互证实,像是对方的证人。人们可以通过书信联系的想法是从哪里来的呢?可以想念一个远方的人,可以抓紧一个身边的人,其余的就都在人力范围之外了。

    2019-05-29 09:57:37 回应
  • 猜猜谁来波韦尼尔了

    满怀希望地旅行比到达终点更美好。

    总之,她还有时间后悔:现在只需享受那种令人愉快的惊喜。

    2019-05-29 09:58:42 回应
  • 名单

    在情书的开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结尾时不知道说了些什么。卢梭

    宴会的愉悦不应以食物丰盛与否来衡量,而应以是否有朋友相聚畅谈来衡量。西塞罗

    独自哭泣并非难事,但是一个人笑却几乎不可能。杜尔塞 · 玛丽亚 · 洛伊纳斯

    2019-05-29 10:02:1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