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lypso对《春琴抄》的笔记(4)

春琴抄
  • 书名: 春琴抄
  • 作者: 谷崎润一郎
  • 页数: 279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1991-1
  • 第三節
    这时春琴说道:“行了,不用你煨了,我让你用胸膛煨,没叫你用脸煨哪。不论是不是瞎子,谁的脚板底也不长眼睛。你为什么要干欺骗人的勾当呢!你大概是牙齿痛吧,这从你白天的表现就大致估计得出来,而且,你的右脸颊与左颊的温度既不一样,高度也不相同,我的脚底都能清清楚楚地感觉到呢!若是如此苦痛,就该老老实实地讲出来,我这个人并不是不知怜恤用人的人。但是你一味标榜自己忠心耿耿,却把主人的身体作为冰镇牙齿的工具,你真是狗胆包天!人面兽心!”
    引自 第三節
    2013-11-05 11:30:24 2人喜欢 回应
  • 第四節
    佐助便摸索着走进里间,叩拜在春琴面前说:“师博,我成了盲人了。一辈子不会看到师傅的脸了。”春琴只问了一句:“佐助,这是真的吗?”便陷入长时间的沉思。这几分钟的沉默,乃是佐助这一辈子绝无仅有的愉快时刻。
    引自 第四節
    2013-11-05 11:32:18 1人推荐 7人喜欢 回应
  • 第四節
    就在这个时候,一天清晨,佐助偷偷地到女仆的屋里拿取了女仆用的镜子和缝衣针,端端正正地在床铺上坐好,对着镜子把针插向自己的眼睛。佐助之所以这样做,并不是掌握了用针一刺眼睛就会看不见的常识,他无非是想试试可否用尽可能简便、痛苦又小的办法来变成盲人。他试着用针插入左眼的眼珠,但是要刺中眼珠,好象很不容易。而眼白部分较硬,针刺不进。眼珠毕竟软些,他轻轻刺了两三下,才咯吱一声响,刺进了两分光景,眼珠旋即一片白浊,他觉得失去了视力,既没有出血、发烧,也没有感到什么痛苦。这是因为水晶体组织遭到破坏,便成了外伤性的白内障。佐助又以同样的办法刺中了右眼珠,顿时双眼都瞎了。
    引自 第四節
    2013-11-05 11:37:20 2人喜欢 回应
  • 第四節
    “世人恐怕都以眼睛失明为不幸。而我自瞎了双跟以来,不但毫无这样的感受,反而感到这世界犹如极乐净土,唯觉得这种除了师傅同我就没有旁人的生活,完全如同坐在莲花座上一样。因为我双目失明后,看到了许许多多我没瞎之前所看不到的东西。师傅的容貌能如此美,能如此深深地铭刻在我的心头,也是在我成了瞎子之后的事呀。还有,师博的手是那么娇嫩,肌肤是那么润滑,嗓音是那么优美,也都是我瞎了之后方始真正有所认识的,为汁么在我未瞎之前就没有这种感受呢?我觉得很奇怪。尤其是在双目失明之后,我才领略到师傅弹奏的三味线,音色竟是那么美妙。往常总是把‘师傅是这方面的天才’挂在口头,这时候才明白了这话的分量。看看自己那半生不熟的技艺,相比之下,我真要惊叹相差实在太远了。我从前怎么会没有发觉这一点呢?真是罪该万死。我明白自己是多么愚蠢啊。所以说,即使上苍让我双目复明,我也要一口拒绝的。只有在师傅和我都双目失明后,我才领略到了眼睛未瞎者所不能体味的幸福。”
    引自 第四節
    2013-11-05 12:36:16 9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