恨嫁少女獨孤冰对《侠的精神文化史论》的笔记(2)

恨嫁少女獨孤冰
恨嫁少女獨孤冰 (冷静,冷静,只有冷静,才是冰冰)

读过 侠的精神文化史论

侠的精神文化史论
  • 书名: 侠的精神文化史论
  • 作者: 龚鹏程
  • 页数: 345
  • 出版社: 山东画报出版社
  • 出版年: 2008-5
  • 部分书目和议论的摘录
    (p147)我们可以把清代这类小说分成几个系统: 一、儿女英雄 《好逑传》,四卷十八回,一名《侠义风月传》,题名教中人编次、游方外客批评。 《儿女英雄传》,四十一回,文康撰。 《还读我书室主人评儿女英雄传》,四十一回,董恂撰。 《续儿女英雄传》,六十二回,无名氏撰。 《兰花梦传奇》,六十八回,烟波散人序,云吟梅山人撰。 《侠义佳人》,存中集二十回,邵振华女士撰。 《争春园》,四十八回,无名氏撰,寄生序,寄生即《五美缘》作者。 《云锺雁三闹太平庄全传》,五十四回,无名氏撰,珠湖渔隐序。 《大明全传绣球缘》,四卷二十九回,无名氏撰。 《后唐奇书莲子瓶演义传》,四卷二十三回,无名氏撰。 《义勇四侠闺英传》,六卷五十回,无名氏撰。 二、水浒余波 《征四寇传》,十卷,又题水浒后传、荡平四大寇传、续水浒传,赏心居士序。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p148)《水浒后传》,八卷四十回,陈忱撰,题古宋遗民著,雁宕山樵评。 《蔡奡评水浒传》,十卷四十回。 《别本后水浒》,云宋江转世杨么,卢俊义转世王魔,不知撰人。 《荡寇志》,七十卷七十回,附结子一回,原名结水浒,俞万春撰。 三、侠义公案 《龙图耳录》,百二十回,又题三侠五义或龙图公案,无名氏抄录。 《忠烈侠义传》,百二十回,又名三侠五义,题石玉昆述。 《忠烈小五义》,百二十回,无名氏撰。 《续小五义》,百二十四回,无名氏撰。 《正续小五义全传》,十五卷五四回,绣谷居士序。 《七侠五义》,百二十回,俞樾改订。 《施公案奇闻》,八卷九十四回,又名百断奇观,无名氏撰。 《续施公案》,三十六卷一百回,又名施公后案、清烈传,无名氏撰。 《彭公案》,二三卷一百回,题贪梦道人撰。 《续彭公案》,八十回,无名氏撰。 《再续彭公案》,八十一回,无名氏撰。 四、演史异闻 《大汉三合明珠宝剑全传》,四十二回,无名氏撰。 《绿牡丹全传》,八卷六四回,又名四望亭全传,无名氏撰。 《新镌异说奇闻群英杰》,六卷三四回,附范仲淹访察,无名氏撰。 《永庆升平前传》,二四卷九七回,姜振名哈辅源演说。 《永庆升平后传》,一百回,贪梦道人撰。 《异说反唐演义传》,又名大唐中兴演义传、武则天改唐演义,十卷百回,序署如莲居士题。 《圣朝鼎盛万年青》,八集七十六回,不著撰人。 《热血痕》,四卷四十回,李亮丞著。 五、剑侠 《七剑十三侠》,三集,百八十回,又名七子十三生,题唐艺洲编次。 《仙侠五花剑》,四卷四十回,惜花吟主自序。 这几大系统,略依孙楷第《中国通俗小说书目》的分类而划分。就小说发展史的观点来看,其中颇有几点值得注意者: 第一,儿女英雄类,发源甚早,起自清初,迄于末造,均有作品。而侠客与美人在唐宋元明武侠文学中往往属于绝缘体,甚至侠客以女色为厉禁,偶逢此类题材,亦常写成《赵匡胤千里送娥眉》的禁欲故事。故清朝发展出儿女英雄小说,当系武侠文学的一大突破。这些小说,内容在才子佳人与武侠义勇之间,堪为民国以后受鴛鸯蝴蝶派影响而出现的侠骨柔情小说之先导,在武侠文学史上意义重大。 第二,侠义公案类小说,与公案小说如《包公案奇闻》不尽相同处,在于公案小说以警世、断案、侦探为旨趣;侠义公案小说则以清官断案和侠士江湖恩怨双线交错进行,前者转为后者之陪衬而已。绿林恩怨、豪侠行径之描述,远绍水浒,下开民初帮会技击小说,影响深远。由小说发展史上看,则此类当为公案小说的歧出或公案与朴刀杆棒的结合。 第三,演史异闻类,也是铁骑战争小说朝武侠小说转化的作品。早期的讲史系统,叙述战役平乱,均为马战,或布阵交锋;即使《水浒》写山寨出战,亦舍弃步战而让众英雄上马。可见讲史铁骑的系统较强,侠客技击在清朝之前,很难不被它消融。清朝则相反,如侠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p149)义公案与演史异闻类,均有朝武侠性格强化的迹象。事实上,讲史曾是小说上最庞大的系统,可是入民国后,几乎消声匿迹;反而武侠小说大为风行。其中转折的关键,正在此处。 第四,陈晓林尝谓:“这些名为侠义的通俗文学作品,大抵出于兼具绅吏身份的文人学士之手,故而常以表彰朝廷武功、削平草莽盗寇为内容主旨。”其实不然。侠义小说,大部份来自民间说唱,足见侠义小说在清朝可以算得上是全民关心和喜爱的文类。 也正因为如此,武侠小说要到了这个时候,才能成一个茁壮的文学系统或类型,跟唐人那几则单薄的盗侠传记杂俎、元明孤峰独立的《水浒传》比起来,我们就应晓得什么时候才可算是武侠小说的成熟期了。 第五,剑侠小说,唐人传奇虽尝略开其端,但宋元明各朝均无太多发展。清代则有飞仙入幻、练剑成丸的小说。民国初年武侠小说,如孙玉声《飞仙剑侠大观》、平江不肖生《江湖奇侠传》以至还珠楼主《蜀山剑侠传》等,皆承此洪流而为巨澜者。 一般认为清朝侠义小说除少数几本,如《儿女英雄传》、《七侠五义》结构紧密、行文优美外,其它各书皆属民间说唱或“书商迎合低级趣味而粗制滥造出来的东西”。像叶洪生说:“《施公案》、《彭公案》等俱出于不学书贾之手。”孟瑶说:“石玉昆讲唱的底本打动了文学修养较高的入迷道人的兴趣,乃于公余之暇,予以增删润饰,成了日后《三侠五义》。在《三侠五义》变成《七侠五义》的时候,俞曲园氏又以他的大手笔加入其中。这样,《七侠五义》自然变成一本非常出色的小说。至于中、下部的忠烈侠义传,因为没有受到文人的青睐,所以在行文上自不免给人一种粗率的感觉。”均是如此。 但这样的批评,可能并不公允。五四以后的小说评论者,一方面在理念上宣扬民间通俗文学,以打倒贵族山林文学;但他们作为一高级文化人,在文学的品味上却很难认同平民文学。所以这其中事实上存在着一种矛盾。早期的话本,因为本来就由民间来,谈起来并没有什么问题,可是明朝出现文人小说后评价就困难了。至今为止,那些职业编书人如罗贯中、熊大木、冯梦龙、天花藏主人等,不但年龄爵履仍然不太弄得清楚,其小说史的地位更是远不及吴承恩、董说、夏敬渠、吴敬梓、李汝珍和曹雪芹这些文人小说家(scholar novelist)。 对于明清小说,我们的批评家们所喜爱的,乃是脱离民间说唱传统,成为作者个人表达属于一文人或知识分子情操、趣味及理念的作品。这些作品,文字当然远较民间说话传统“文”,趋近书写传统而远离说与唱的表演;其内容也当然远较民间文学传统“雅”,不那么粗俗,较接近文人的世界观。所以它们比较容易博得称赏。 当冯承基为《文人小说与中国文化》一书写序时说:“像《隋史遗文》那样,文人根据了说话人的讲话, 润色成书,那是最理想的。”我们就晓得孟瑶他们为什么鄙视民间说书与职业编书人所作的侠义小说,而推崇文字较优美的《儿女英雄传〉和经过文人润饰成书的《七侠五义》了。 但即使是《儿女英雄传》和《七侠五义》也没什么地位,胡适说得很清楚:“这五十年内的白话小说可分为南北两组,北方的评话小说、南方的讽刺小说。北方的评话小说,可算是民间的文学著书的人多半没有什么深刻的见解,也没什么浓挚的经验。他们有口才、有技术,但没有学问思想。他们的小说只能成为一种平民的消闲文学。《儿女英雄传》、《七侠五义》等书属于这一类。南方的讽刺小说便不同了,它们的著者多是文人,《官场现形记》、《老残游记》都属于这一类。”(《胡适文存》二集卷二《五十年来中国之文学》)文人小说的立场,他自己倒也并不讳言。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p212)侠骨柔情,本是剑影剑魂诸名士对《雪鸿泪史》的评语,但此派文家写起武侠来,又何尝不是如此?白羽写《十二金钱镖》时,初得时时咨询于郑证因,故描写技击,一板一眼;后郑氏别去,遂大兜圈子,扯上女侠柳叶青,大谈她与杨华的爱情风波,一扯卅万言。 颇能具体显示这派文家的习性。 大抵在鸳鸯蝴蝶派小说家未染指武侠以前,武侠小说很少书生、才子、少年女侠,所重在于武功技击与江湖恩怨、阅历,其人物也多半是中年汉子。由于鸳鸯蝴蝶派文人加入,小说人物遂大量出现少年侠客与女侠。 当时光是以女侠为名的小说,便有张春帆《烟花女侠》、雷珠生《女侠红玫瑰》、裘剑鸣《黑衣女侠》、惜花馆主《风流女侠》、黄南丁《女侠红娘子》、孙漱石《金陵双女侠》、徐哲身《鸳鸯女侠》、徐亮臣《江湖女侠传》、《石破天惊奇女侠》、顾明道《侠女喋血记》、突兀生《怪女侠》、姜鸿飞《花丛艳侠》、席灵风《华山女侠》、《女侠红娘子》、赵苕狂《太湖女侠》、郑小平《女飞贼黄莺》等。 这些女侠,或涉身烟花,或托命鸳鸯,在书中哀情、痴情、苦情、怨情、艳情一番,武侠小说便理所当然地掉转了一个方向:风云气少,儿女情多。把一个浩浩江湖, 变造成了情天情府;武侠小说,也成了情书、情史。 如戴悼芳有《有情天英雄》、曹梦鱼有《有情天奇侠传》、徐哲身有《情天大侠》、赵仲雄有《情侠》......然则他们笔下的是一种什么侠?他们的小说主题是什么?即使书名不如此露骨,其内容也总是慷慨侠烈中,一片缠线悱恻。王度庐就是最好的例子。
    引自 鸳鸯蝴蝶与武侠小说

    (不读书月期间所读,时读书笔记不可用,暂记于日志:https://www.douban.com/note/779454851/。)

    2020-10-16 19:43:18 4人喜欢 回应
  • 总勘误表
    (p62)戈射渔猎...... ......游侠大盛于战国,汉初仍其旧。汉初著名者有张良、朱家、王孟、田仲、王公、剧孟、郭解,郑庄、汲黯灌夫、季布、季心等。汉朝政府对这些游侠,基本上采取镇压政策,如汉初“济南瞷氏、陈周庸亦以豪闻,景帝闻之,使使尽诛此属”。文帝时,又把郭解的父亲杀了。武帝时,则把郭解也杀了。 ......汲黯灌夫之外......
    引自 汉代的游侠

    “戈”当作“弋”;“汲黯灌夫”当断开;“又把郭解的父亲杀了”的“又”令人费解,仿佛文帝是在景帝之后一样。

    (p90)韩偓《金鸾密记》云武则开时,周黔府都督谢祜凶险忍毒,于平阁上卧,婢妾十余人同宿,夜不觉,刺客截祜首去;后曹王破,家簿录事,得祜头漆之,题谢祜字,以为秽器,方知王子令刺客杀之。
    引自 2.侠的行为与活动

    “鸾”当作“銮”,“开”当作“天”,“谢祜”当作“谢祐”。

    (p120)武则天时,刺客杀都督谢佑,又何尝有什么藩镇之祸呢? ......“黔州都督谢佑希天后意,逼零陵王明令自杀,上深惜之。黔府官属皆坐免官。佑后寝于平阁,与婢妾十余人共处,夜,失其首。垂拱中,明子零陵王梭黎国公杰为天后所杀,有司籍其家,得佑首,漆为秽器,题云谢佑,乃知明子使刺客取之也。
    引自 3.侠与剑术、藩镇的关系

    “佑”当作“祐”。

    (p147)《义勇四侠》、《闺英传》等书...... 《好逑传》,四卷十八回,一名《侠义风月传》,题名教中人编次、游方外客批评儿女英雄传,四十一回,文康撰。 《还读我书室主人评儿女英雄传》,四十一回,董恂撰续儿女英雄传,六十二回,无名氏撰。 ...... 《义勇四侠闺英传》......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儿女英雄传”与“续儿女英雄传”当别立条目,不应混联;“义勇四侠闺英传”不知何故前拆后合,容后详查。

    (p148)《异说反唐演义传》,又名大唐中兴演义传、武则天改唐演义,十卷百回,序署如莲居士题。《圣朝鼎盛万年青》,八集七十六回,不著撰人。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圣朝鼎盛万年青》”前当换行。

    (p149)《飞山剑侠大观》...
    引自 清代的侠义小说

    “飞山”当作“飞仙”。

    (p169)可见方汝浩《通俗奇侠禅真逸史》、凌蒙初《二刻拍案惊奇》三九卷《神偷寄兴一枝梅》,侠盗惯行三昧戏之类。
    引自 英雄与美人:晚明晚清文化景观再探

    “《神偷寄兴一枝梅》,侠盗惯行三昧戏”当作“《神偷寄兴一枝梅,侠盗惯行三昧戏》”。

    (p194)明代小说《程元玉店肆代偿钱,十一娘云岗纵谭侠》甚至描述程元玉的尼姑师父除了告诫她“切勿饮酒及淫色”之外,还假扮一美貌男子来调戏她,进而逼奸,用来试探她是否真能不动情。 ...... 《水浒传》 对女人的态度,众所周知,宋江说得好:“但凡好汉,犯了“滴骨髓”三个字的,好生惹人耻笑。”
    引自 侠骨与柔情:近代知识分子的生命形态

    “程元玉的尼姑师父”当作“十一娘的尼姑师父”;““滴骨髓””当作“‘溜骨髓’”。

    (p252)谢晓峰、燕十三,和许许多多这本书中的人物,他他所追求的,应该是主观的幸福吧。
    引自 藏在雾里的剑

    “他他”当作“他们”。

    (p273)削断了两手大姆指......
    引自 看三少爷的剑

    “大姆指”当作“大拇指”。

    (p276)《飞燕惊鸿》
    引自 且争雄于帝疆

    “鸿”当作“龙”。

    (288)如狐冲先和成不忧决斗...
    引自 E时代的金庸:金庸小说在网络和电子游戏上的表现

    “狐冲”当作“令狐冲”。

    (p293)......而喜欢韦小宝批评陈家洛,同情杨康、赞扬乾隆,在在显示了他们认同于世俗的价值观。
    引自 E时代的金庸:金庸小说在网络和电子游戏上的表现

    “在在”有误,或当作“则”之类。

    (p329)第十四章中国与西班侠的比较......
    引自 附寻二 评田毓英著《西班牙骑士与中国侠》

    “西班”当作“西班牙”。

    (p330)《游侠にフいこ》......《汉代における民间秩序の构造と任侠的习俗》
    引自 附寻二 评田毓英著《西班牙骑士与中国侠》

    “游侠にフいこ”当作“遊俠に就いて”或“遊俠について”,“汉代における民间秩序の构造と任侠的习俗”当作“漢代における民間秩序の構造と任俠的習俗”。

    (不读书月期间所读,时读书笔记不可用,暂记于日志:https://www.douban.com/note/779454851/。)

    2020-10-19 21:26:53 2人喜欢 回应

恨嫁少女獨孤冰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4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