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花将尽 (1)

  • 第291页
    你可以带着一把汤匙或一个水桶走向海洋,他以前常告诉他的病人,大海不在乎少那么一点儿水。 一个很实用的意象,这个道理放诸四海皆准。他一直很喜欢。 的确,带着一把汤匙或一个水桶。或是一把刀。

多彩的流放 (1)

  • 第119页
    于是,那个六月的早晨,开车经过这条空荡的、洒满阳光的战时街道,甚至在今天它依然如脑海里的一阵隆隆鼓声。我的生活就是我自己的革命——暴君下了台,法律被一双厌恶的手扯了个稀巴烂;我是烧毁皇宫的一群被解放的...

契诃夫手记 (1)

  • 第209页
    我们的兴趣爱好并不一致:你本应成为一个淫荡的人,我已经经历过这个阶段,并开始想到爱情了——由最精细的,看不见的东西组成的轻浮的、灵巧的、不可捉摸的爱情。这爱情是最最微妙的东西,它不是物质的,就如太阳光...

奥克诺斯 (1)

  • 第29页
    如同直觉使然,而非某种感知,他平生第一次察觉到自己眼睛所注视的一切的美。随着看见那隐秘的美,一种直到当时他还陌生的孤独感尖锐地滑过他的灵魂,扎了进去。

夏日遇见狄更斯 (1)

  • 第142页
    这些机器人有男女之分,却没有实际意义上的性别;它们都有名字,可名字却不属于它们;它们的一切都取自人类,唯一得不到的却是人性。机器人躺在箱子里,注视着钉紧的盖子;它们处于一种类似死亡却并非死亡的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