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吃沙拉的狮子 (1)

  • 第117页
    于是从某一刻开始,就算有人来找我商量,我也只听不说,采取不给忠告、不下结论的原则。只是抱着手臂,有一搭没一搭地随声附和:“嗯,这样啊,那太厉害了。情况蛮复杂嘛。是吗,很不顺利嘛。呃,是怎么回事呢?...

温暖和百感交集的旅程 (1)

  • 第143页
    出于上述的理由,我在其他的时候也重复了这样的观点。我说在旁人眼中福贵的一生是苦熬的一生;可是对于福贵自己,我相信他更多地感受到了幸福。于是那些意大利中学生的祖先,伟大的贺拉斯警告我:“人的幸福...

续巷说百物语 (1)

  • 第374页
    “童年心伤的确可能改变一个人的性情。不过要选择什么样的路,尚可由当事人自行决定。世上不乏伤痛中领悟慈悲心者,亦有一帆风顺却步上邪魔歪道者。故此,一个人若因酷好死亡而涂炭生灵,除了为死神所惑,绝...

棋王·树王·孩子王 (1)

  • 第55页
    夜黑黑的,伸手不见五指。王一生已经睡死。我却还似乎耳边人声嚷动,眼前火把通明,山民们铁了脸,掮着柴禾在林中走,咿咿呀呀地唱。我笑起来,想:不做俗人,哪儿会知道这般乐趣?家破人亡,平了头每日荷锄...

教授与疯子 (1)

  • 第101页
    但是“文坛权威”会说:不然,事实上字词才是真正不朽的纪念碑,再往深处说,字词所表示的实体才是真正不朽的纪念碑。约翰逊在著名的前言中说:“我并没有迷失在词典的编纂中,以致忘记了字词本是大地的女儿...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8 19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