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对《笑忘录》的笔记(22)

动

读过 笑忘录

笑忘录
  • 书名: 笑忘录
  • 作者: 米兰·昆德拉
  • 页数: 354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1
  • 第38页

    米雷克重写历史,就像所有的政党一样,像所有的民族一样,像整个人类一样,大家都在重写历史。人们高喊着要创造美好的未来,这不是真情所在。未来只是一个谁都不感兴趣的无关紧要的虚空。过去才是生机盎然的,他的面孔让人愤怒、惹人恼火、给人伤害,以致我们要毁掉它或重新描绘它。人们只是为了能够改变过去,才要成为未来的主人。人们之所以明争暗斗,是为了能进入照相冲洗室,到那里去整修照片,去改写传记和历史。

    2019-02-14 16:51:49 回应
  • 第59页

    让我们换一种说法:所有的爱情关系都建立在一些不成文的合约上,这些不成文的合约是相爱的人在他们恋爱的的头几个星期不经心签下来的。他们当时还生活在梦境之中,可与此同时,在不知不觉之中,他们像执拗的法学家一样,签定了他们合约中的详细条款。噢!恋人们,在这危险的热恋初期你们可要多加注意!如果这些天里你把早餐给他(她)端上床来,今后就要天天给端上来,否则你就会遭受不爱和不忠的指责。

    2019-02-14 17:31:10 回应
  • 第89页

    大家肯定能回想起这样一个场景,因为在数不清的拙劣电影中都看见过:一个小伙子和一个姑娘拉着手,在春天(或者夏天)的美丽景色中奔跑。他们跑着,跑着,跑着,笑了起来。两个奔跑者的笑声是向全世界宣告,也是向所有这些电影的观众宣告:我们很幸福,我们很高兴生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与存在合为一体!这是一个愚蠢的场景,一个俗套,但是它表达的是人类的一种基本态度:严肃的笑,高于玩笑的笑。

    2019-02-15 17:02:36 回应
  • 第91页

    这一切唯一有趣的地方,就是我的存在,一个被从历史和文学书还有电话簿里抹掉的人的存在,一个死去现在又通过奇怪的显身活转过来的人,在向成千上万的社会主义国家的青年灌输着占星术的伟大真理。

    2019-02-15 17:18:02 回应
  • 第95页

    那是在一次盛宴上,大厅里坐满了人,人们一个个跟着魔鬼笑,那笑传染性极强。天使很清楚,这笑是针对上帝和上帝之作品的尊严的。他知道要赶快反击,不拘形式,可是他感到软弱无力。因为什么也发明不出来,他仿效起对手来。

    2019-02-15 17:31:31 回应
  • 第97页

    她一辈子都在寻找一个男女组成的圆圈,让她和别人手拉着手一起跳圆舞。她首先在卫理公会里寻找(她父亲是个狂热的教徒),然后是在共产党里,然后是在托洛茨基党里,然后是在异端托洛茨基党里,然后是在反堕胎运动中(孩子有生命权!);她曾在马克思主义者、精神分析学家、结构主义者那里寻找;她曾在列宁、在禅宗佛教、在毛泽东那里寻找;她也曾在瑜伽信徒、新小说流派里寻找。最后,找来找去,她希望至少要和她的学生们和谐一致,同他们结为一体。

    2019-02-15 17:48:29 回应
  • 第120页

    “对,我也是这样,我……”这句话看上去像是表示赞同的一种回应,是把别人的思考继续下去的一种方式,其实这不过是一个圈套:实际上,它是一种以暴制暴式的反抗,是给我们自己的耳朵解除奴役并强行占据他人耳朵的一种努力。因为人在其同类中所度过的一生,只是占据他人耳朵的一场战斗。塔米娜之所以得人心的所有秘诀,就在于她不想谈她自己。她没有抵抗就接受占据自己耳朵的人,他从来不说:“对,我也是这样,我……”

    2019-02-16 09:46:26 回应
  • 第127页

    在我的想象中,世界在塔米娜周围升起,越升越高,就像一堵墙,她只是下面下面的一片小草地。在这片草地上只开着一朵玫瑰,那就是对她丈夫的思念。

    2019-02-16 10:01:34 回应
  • 第127页

    她让他的鼻子和下颌的线条重生,但是她每次都惊恐地发现,那想象的速写总会出现一些疑点,勾勒着它们的记忆在这里驻足不前。

    2019-02-16 10:04:58 回应
  • 第131页

    她之所以要她的记事本,是因为她在笔记本中已经构建了一个由主要事件所组成的脆弱架构,她想为这一架构砌上边墙,让它成为她可以住进去的房子。倘若摇摇晃晃的回忆的建筑像搭建不稳的帐篷一样倒塌,塔米娜就只剩下了现在,这个无形的点,这一缓慢地像死亡进发的虚无。

    2019-02-16 10:22:02 回应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