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见 (2)

  • 第75页
    为了一个目的——哪怕是一个正义的目的,就像车轮一样狠狠碾过人的心,也是另一种戾气。
  • 第69页
    他拍到那些被藏的尸体遗骸,闻了被烧过的裹尸布,“你要是真见过他们的样子,就不可能为了几个钱把灵魂卖了。”

这些人,那些事 (3)

  • 第68页
    我不知道阿英是否也同样透过缝隙认出是我,然后像传说中的鸵鸟会把头埋进土里,用“没看见”来逃避已然无法逃避的危急那样,我看到她很快的闭上眼睛,然后把头往一边侧过去。 那一刹那的画面始终留在我的记忆里。 ...
  • 第60页
    “你们念这个要做什么用?为什么没念对的老师都会打?”他问。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也不知道背着个要做什么,只好说:“考试要用。” “哦。”他忽然又回头问我说,“那我也可以去考试了?” 在手电筒...
  • 第1页
    人生选择什么就必须承受什么,得到什么就会失去什么,这道理到了这样的年纪几乎已没有什么疑惑的余地,只是在日复一日如川剧“变脸”般随着工作或行程不停变换的角色扮演中,“自己”这个角色反而少有上戏的机会,除...

假如我們什麼都不怕 (2)

  • 第101页
    人,真有趣,明明差不多的五官四肢,却生出了那么不一样的七情六欲。然后,生活里头就有很不一样的关键字。
  • 第59页
    看到F,慢慢发现,每一种害怕每一种恐惧背后,都是一个故事,一段经历。那么这个世界,有没有毫无缘由的恐惧呢? 原本我们什么都不怕,后来我们怕了。 其中有一个让我印象深刻的phobia,就是counterphobia,恐...

灿烂千阳 (2)

  • 第211页
    在这最后一刻,玛丽雅姆燃起了这么多希望。然而,当她闭上双眼,她心中再也没有懊悔,而是充满了一阵安宁的感觉。她想到她进入这个世界的身份,一个低贱的乡下人所生的哈拉米,一件人们不想要的东西,一次可怜的、后...
  • 第203页
    她说他们应该离开--她,莱拉,两个孩子,还有塔里克。他们将会离开这座房子,离开这个悲伤的城市。他们将会彻底离开这个让人绝望的国家,玛丽雅姆一边说,一边用手梳理着莱拉的头发。她说他们应该去一个遥远而安全..

末代皇帝的逸事 (1)

  • 第21页
    皇帝再也不敢出声了。 心酸。。。
<前页 1 2 3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