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与文化 (1)

  • 第9页
    先天不足的理想主义者在这里是彻底地战败了。 先生自己回顾自己的诗《寒夜》后说的话。 我翻开这本书的第二眼,瞥见了诗和前文——第一眼不屑,第二眼突然就被打动了。 任暖日当空, 或凄风咽泣, 虽天地之寥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