陽飏对《博尔赫斯谈话录》的笔记(2)

博尔赫斯谈话录
  • 书名: 博尔赫斯谈话录
  • 作者: [阿] 豪尔赫·路易斯·博尔赫斯 著/[美] 威利斯·巴恩斯通 编
  • 页数: 382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14-11
  • 第19页

    「所有这一切,错误的女人、错误的行为、错误的事件,所有这一切都是诗人的工具。一个诗人应当把所有的东西,甚至包括不幸,视为对他的馈赠。不幸、挫折、耻辱、失败,这都是我们的工具。我想你不会在高高兴兴的时候写出任何东西。幸福以其自身为目的。但是我们会犯错误,我们几乎每天夜里都要做噩梦,我们的任务就是把它们变为诗歌。而如果我是一个真正的诗人,我就会觉得我生命的每一时刻都具有诗意。我生命的每一时刻就像一种黏土,要由我来塑造,要由我来赋之以形态,把它炼成诗歌。所以我觉得我不该为自己的错误而抱歉。」

    有时候感觉生活混乱不堪,浑浑噩噩,读一些诗可以让自己徜徉于想象的殿堂里,那或许不是思考,甚至只是幻想、颓废。然而正是在这种无意识和困惑中发现隐藏着的敏感的的悲伤的自己,有着美妙的和诗意的灵魂。

    2017-06-04 10:03:36 回应
  • 第391页

    读到此时,我确切的顿悟出,诗歌是借助象征、隐喻等来表达情感与思想,并且用语言的词语的韵律来表现不同于形象意境的另一种音乐美,自古以来,中华传统诗词都讲究平仄相致,又以意象传达情绪思想,随着文化艺术的发展,诗歌不再像传统诗词那样格律严谨,虽是如此但依然是象征、隐喻、意象的创新使用,形式上自由若辰星散落,错落有致。

    2017-07-22 22:41:19 回应

陽飏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