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愿呼我的名为旅人 (1)

  • 第45页
    秋风狂吹芭蕉叶, 一夜忙听 漏雨敲盆罐 贫山寺之锅 霜降而自鸣 声声寒

这世界如露水般短暂 (5)

  • 第192页
    前世之约吗? 小蝴蝶在我袖子里 睡着了……
  • 第161页
    以扇为尺 量花身: 好一朵牡丹!
  • 第142页
    啊,这人世—— 竟连在叶子上写诗 也被责备!
  • 第106页
    会成佛吗? 老松 空思漫想…… 此世,如 行在地狱之上 凝视繁花
  • 第104页
    与弦月 和鸣—— 杜鹃鸟 流浪猫 把佛陀的膝头 当枕头 五寸钉 松树 也落泪

娜塔莎之舞 (6) 更多

  • 第352页
    卢布廖夫的圣像代表了民族精神的统一。在国家还未形成的这一关键时刻,俄罗斯人民的身份认同全都来自基督教。读者们可能会回想起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安德烈·卢布廖夫》(1966)最后那有着象征意义的一幕,...
  • 第317页
    在1891年,马柳金设计制作了俄国第一个“许愿娃娃”,也就是俄罗斯套娃。那时他在莫斯科地方自治委员会的手工工坊工作,这是一个专门制作俄罗斯玩具的工坊。和今天人们普遍抱有的观点相反,俄罗斯套娃跟俄国传统...
  • 第167页
    这种对祖先的崇拜,是托尔斯泰保守精神的核心,在他的小说《魔鬼》(1899)中的尤金身上也有体现: “通常都认为保守主义者是些老人,而那些喜欢变化的都是些年轻人。这并不正确。通常来说保守主义者都是些年轻人...
  • 第53页
    叶卡捷琳娜二世设立了俄罗斯剧院的模式。她自己写剧本和喜歌剧;她开启了俄罗斯剧院高雅法国风格的流行;也恰恰是她具备启蒙思想,率先推动剧院成为培养公共礼仪和鉴赏品位的学校。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农...
  • 第49页
    极度悲伤的伯爵辞去了宫廷的职位,背离上流社会回到了乡下,为了纪念妻子,他晚年献身于宗教研究和慈善事业。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说,他是带着些许悔恨甚至是内疚的心理去做这些事的,也许是想要对普拉斯科维娅所...
  • 第39页
    在库斯科沃有一支铜管乐队,为了节约训练的时间,每一位乐手都只学习吹奏一个音符。乐手的人数取决于曲子中不同音符的数量,他们只为那属于他们的一刻发声。 (还能这样玩……)

哀痛日记 (6) 更多

  • 第232页
    妈妈与贫困;她的奋斗,她的沮丧,她的勇气。这是一种无英雄姿态的史诗。
  • 第217页
    我对于我的悲伤写得越来越少,但在某种意义上,它变得更为强烈,自从我不再写它,它已进入了永恒。
  • 第114页
    写作是为了回忆吗?不是为了自我回忆,而是为了与忘却之痛苦作斗争,因为忘却是绝对的。很快,就“没有任何痕迹了”,不论在何处,也不论是何人。
  • 第68页
    我可以向谁提出这个(希望得到回答的)问题呢? 在没有你所爱的人的情况下活着,是否意味着你远不如你所认为的那样爱他呢?
  • 第40页
    纯粹的哀痛,不能归因于生活的变化、孤独等。它是眷爱关系的一道长痕、一种裂口。 可写、可说的越来越少,只是除了这一点(但我不会对任何人去说)。
  • 第25页
    我的一部分在绝望中清醒着;而同时,另一部分则急躁地在精神上清理着我那些最无用的物件。我感觉这就像是一种病症。

我们在此相遇 (2)

  • 第28页
    人们试图掌控所有风险,让情况不致失控,但这指的是那些原本就在掌控中的事物。对你,我打从一开始就放任自流。 我觉得很孤单。 我真是太惊讶了,孩子,你是那么自由自在。 以前我一直很害怕,怕这怕那。现在还是...
  • 第9页
    生命中的每一件事都是画线问题,你得自己决定你要把线画在哪里。你不能帮别人画那条线。当然啦,你可以试试,但不会有用的。遵守别人定下的规矩可不等于尊重生命。如果你想尊重生命,你就得自己画那条线。
<前页 1 2 3 4 5 6 7 8 9 ... 13 1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