麦秆之海对《娜塔莎之舞》的笔记(6)

麦秆之海
麦秆之海 (一本书就能使我飞过死亡)

在读 娜塔莎之舞

娜塔莎之舞
  • 书名: 娜塔莎之舞
  • 作者: [英] 奥兰多·费吉斯
  • 副标题: 俄罗斯文化史
  • 页数: 868
  • 出版社: 四川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3
  • 第39页

    在库斯科沃有一支铜管乐队,为了节约训练的时间,每一位乐手都只学习吹奏一个音符。乐手的人数取决于曲子中不同音符的数量,他们只为那属于他们的一刻发声。

    (还能这样玩……)

    2019-05-07 21:21:21 回应
  • 第49页

    极度悲伤的伯爵辞去了宫廷的职位,背离上流社会回到了乡下,为了纪念妻子,他晚年献身于宗教研究和慈善事业。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说,他是带着些许悔恨甚至是内疚的心理去做这些事的,也许是想要对普拉斯科维娅所属的农奴阶层做出补偿。他解放了他最喜爱的几十个家奴,花费大量的金钱建造乡村学校和医院,建立起护理孤儿的信托基金,资助修道院,使它们在农作物款收时分给农民粮食,降低庄园上农奴的税赋,然而,他最宏大的计划,是以普拉斯卡维亚的名义在莫斯科郊外建立一座救济院,即舍列梅捷夫医院( the Strannoprimnyi Dom),在1803年的当时,这座救济院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俄罗斯帝国最大的公立医院,拥有男女病房各16间。他如此写道:“我妻子的死使我震惊不已,只有全副身心地投入完成她关心穷人和病人的遗愿,这样我才能感到心安。”好多年来,这位悲伤的伯爵都会微服离开喷泉宫,走到彼得堡的大街上向穷人发钱。他死于1809年,他是全俄罗斯最富有,无疑也是最孤独的贵族。在他写给儿子的遗嘱中,他几乎彻底地拒斥了自己一生成就所体现的文明。

    (真是令人唏嘘。一个集美貌才华于一身,坚强勇敢;一个权倾朝野,富可敌国,又能怎样?沙皇也不过只能给予精神支持罢了。)

    2019-05-07 21:22:12 回应
  • 第53页
    叶卡捷琳娜二世设立了俄罗斯剧院的模式。她自己写剧本和喜歌剧;她开启了俄罗斯剧院高雅法国风格的流行;也恰恰是她具备启蒙思想,率先推动剧院成为培养公共礼仪和鉴赏品位的学校。在叶卡捷琳娜二世统治时期,农奴剧院在贵族的庄园里扮演着重要的角色。
    2019-05-07 21:24:18 回应
  • 第167页

    这种对祖先的崇拜,是托尔斯泰保守精神的核心,在他的小说《魔鬼》(1899)中的尤金身上也有体现:

    “通常都认为保守主义者是些老人,而那些喜欢变化的都是些年轻人。这并不正确。通常来说保守主义者都是些年轻人:他们想生活却不去思考该如何生活,而且也没有时间思考,因此就以他们见过的一种生活作为自己的榜样。尤金就是这样种人。在村子里住下来之后,他的目标和理想就是恢复那种曾经存在过的生活,不是他父亲那个年代的……而是他祖父的那个年代。”

    2019-05-14 22:48:28 回应
  • 第317页

    在1891年,马柳金设计制作了俄国第一个“许愿娃娃”,也就是俄罗斯套娃。那时他在莫斯科地方自治委员会的手工工坊工作,这是一个专门制作俄罗斯玩具的工坊。和今天人们普遍抱有的观点相反,俄罗斯套娃跟俄国传统文化毫无关系。这是接到马蒙托夫委托仿制目本嵌套玩偶的订单后,马金凭空想象出来的设计。

    2019-06-07 14:09:07 回应
  • 第352页

    卢布廖夫的圣像代表了民族精神的统一。在国家还未形成的这一关键时刻,俄罗斯人民的身份认同全都来自基督教。读者们可能会回想起安德烈·塔可夫斯基电影《安德烈·卢布廖夫》(1966)最后那有着象征意义的一幕,一群匠人为被洗劫的弗拉基米尔教堂敲响了巨钟。这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画面——这是俄罗斯如何保持精神力量和创造力的象征。

    2019-06-07 15:11:36 回应

麦秆之海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01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