羊与钢的森林 (2)

  • 第105页
    调音师的工作,并非独立冠成。弹奏钢琴的人也是必不可少的。因此,我们唯有徒步前进。为了满足演奏者的期望,我们无法一步登天。因为直抵终点也就意味着没有回头路。我们走好每一步,是为了留下足迹。当我们迷了...
  • 第7页
    我看到钢琴里有一个零件升了起来,触碰到某根琴弦,乐音随之响起。我无从判断,这种声音是否足够“柔和”。但那感觉分明与森林无异,九月上旬、今晚六点、即将被黑暗笼罩的森林。 声与画的缠绵。

鲸背月色 (2)

  • 第129页
    鲸可分为齿鲸和须鲸两大类,之下又可分为77种鲸和海豚。 海豚也是鲸,上次有人跟我说虎鲸就是海豚,当然他是开玩笑的,我说海豚和鲸是两种,打脸了。
  • 第67页
    没什么比休憩中的鳄鱼看上云更舒服的了。嘴巴自然地闭合成一个皱巴巴的微笑,眼睛半闭着,像是在打盹儿。褶皱起伏的北部像落基山儿童在小学里用的地图一样,毫无伤害别人的可能。陷在泥地里的巨大脚趾像树根。因...

白先勇细说红楼梦 (1)

  • 第73页
    【第五回】 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白先生说,庚辰本写的是“怀金悼玉”,程乙本是“悲金悼玉”,“怀”不如“悲”,“怀字的力量差远了”。 的确,怀字不如悲,一望就知道感情,但用悲,不是跟万... (5回应)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4)

  • 第190页
    周瑞家的送走一进荣国府的刘姥姥,去王夫人那里复命。结果王夫人去梨香院找妹妹薛姨妈聊天去了。于是周瑞家的就去往梨香院,遇上正在家养病的宝钗。 宝钗于是说了自己服用的冷香丸,是个秃头和尚给的海上方,不知哪...
  • 第89页
    贾雨村在甄士隐家,巧遇娇杏。 雨村见撷花的娇杏“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不觉看呆了”,脂砚马上批:古今穷酸,色心最重。 及娇杏抬头,看到敝巾旧服,却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
  • 第84页
    如果脂砚斋真是女的,那么应该兼具女性的成熟和女孩的天真。甲戌本第一回,满纸荒唐言,一把心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有两段朱眉: 一、能解者,方有心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
  • 第81页
    清雍正六年,江南织造曹頫因为巨大亏空(是父亲曹寅因为接驾康熙造成的),以及往京城送织物,在驿站里多报费用等原因,数罪并罚,革职入狱,家人被押解回京。 其时,(按照周汝昌考证),曹雪芹大概五六岁,跟着祖...

别爱上任何人 (6) 更多

  • 第298页
    我踢掉脚上湿透的鞋子,直接从厨房水龙头接了一杯水,喝了一大口。她用手抚摸着幼嫩的树叶,上面仍残留着积雪。她身上有股松树味。这是我们第一次谁都没有抱怨寒冷。我们的手擦伤了,鼻子和脸颊都冻得通红,但层层衣...
  • 第180页
    我看着她,看着她那双柔和的蓝眼睛。她的泪水已经开始在眼里打转。随着日子一天天地过去,我所能想到的只有悲观的念头:要是我永远都无法找到米娅呢?显然丹尼特太太每过一小时就变得更脆弱。她的双眼沉重而浮肿,看...
  • 第138页
    小屋内的气味很难闻,一股霉味。也许你认为在这么多天以后,我们应该已经习惯了,但其实这味道仍然很刺鼻。屋内和屋外一样冷。我们必须在来前储存足够多的木柴。在那之前,我们只在晚上才生炉子。白天屋内的温度肯定...
  • 第218页
    这里有很多科林撒切尔人生各个阶段的照片。他看起来和我并没有什么两样。从一个典型婴儿肥的小胖墩变成足球运动员,再变成美国头号通缉犯。
  • 第204页
    詹姆斯来自一个非常富有的家庭。他的父亲是一名律师,祖父也是,可能连曾祖父都是律师。他的兄弟是州众议员,另一个兄弟是市内最好的麻醉师之一。 詹姆斯需要维持自己的形象,尽管他从不敢大声说出来,但他一直都在...
  • 第171页
    当我哭累了,就放任自己宣泄心中的愤怒。我把进口的意大利水晶杯在厨房墙上砸碎,全都砸完后,又开始扔詹姆斯奶奶留下的整套餐具。我用尽全力尖叫着,那是一种肯定不属于我的野蛮声音。我在詹姆斯回家前清理了混乱的...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