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芷对《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的笔记(4)

冰芷
冰芷 (豆腐脑加糖是异端)

读过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 书名: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戌校本
  • 作者: 曹雪芹 著 脂砚斋 评/邓遂夫 校订
  • 页数: 397
  • 出版社: 作家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01
  • 第81页
    清雍正六年,江南织造曹頫因为巨大亏空(是父亲曹寅因为接驾康熙造成的),以及往京城送织物,在驿站里多报费用等原因,数罪并罚,革职入狱,家人被押解回京。
    其时,(按照周汝昌考证),曹雪芹大概五六岁,跟着祖母等曹家妇孺,千里跋涉,回到京城,住在崇文门外蒜市口地方房屋十七间半里。生活大概还是小康的。
    雍正九年,曹家的重要姻戚,原盛京户部侍郎傅鼐(曹寅妹夫)恢复原授职衔。平郡王福彭(曹雪芹姑姑儿子,表兄)也被委以要职。据说福彭跟宝亲王关系还不错。于是,雍正十三年,乾隆即位,曹家的大宗亏空被免。祖上还得了几个追封。
    可惜,到乾隆三年,曹家姻戚又开始出问题了,傅鼐、福彭出事,还不算大事。真正致命的,是次年,怡亲王充祥之子弘晈参与“谋逆”案发,曹家被牵连。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出,“雍正六年,頫卸任,雪芹亦归北京,……然不知何因,是后曹氏似遭巨变,家顿落”,很可能就是以上所说的各事所致。
    题外话:87版红楼梦编剧周岭先生认为,曹雪芹在回京后,有很长一段时间在为宗室所办的右翼宗学工作,有薪水,工作相对稳定。大概十年间,把《红楼梦》写完了。后四十回被借阅者丢失,他本来是要重写的,后来稳定差使丢失,搬到西山黄叶村,举家食粥酒长赊,他已经没有精力,也没有心力去写《红楼梦》。
    虽然没有经历过家族中全盛时期的状景,但在祖母李氏身边长大的曹雪芹当对江南织造府时期的曹家非常了解,成长时间又是曹家在北京的“中兴”时期,所以大概他对
    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忖;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
    有着太切身的体会,才写得出这样动人心魄的文字。
    黛玉天性喜散不喜聚,因为聚时欢心,散时痛苦,倒不如不聚的好,也因为“千里搭长棚,没有不散的筵席”,人无百日好,花无千日红,说到底一场大梦,万境归空,是禅意、是哲思。
    2017-02-15 11:54:09 回应
  • 第84页
    如果脂砚斋真是女的,那么应该兼具女性的成熟和女孩的天真。甲戌本第一回,
    满纸荒唐言,一把心酸泪。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
    有两段朱眉:
    一、
    能解者,方有心酸之泪哭成此书。壬午除夕,书未成,芹为泪尽而逝。余尝哭芹,泪亦待尽。每意觅青埂峰再问石兄,奈不遇癞头和尚何,怅怅。
    二、
    今而后,惟愿造化主再出一芹一脂,是书何幸。余二人亦大快遂心于九泉矣。甲申八月泪笔。
    读后辛酸,大概只有脂斋最懂雪芹,是以全本红楼梦是以“脂砚斋重评石头记”面世,没有脂批,读时缺少乐趣。而所有评论中,脂批对作者的写作手法、意图,体味最深,可谓作者知己矣,是谓一芹一脂,谁也不能少。
    但是脂批又常有活泼之语,同一章,书中说,“因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成书,朱眉上写:
    若云雪芹“披阅增删”,然则开卷至此这一篇“楔子”又系谁撰?足见作者之笔,狡猾之甚。后文如此处者不少。这正是作者用画家“烟云模糊法”处,观者万不可被作者瞒蔽了云,方是巨眼。
    大概老曹看到这个,也要发一哂的。
    2017-02-15 11:52:46 回应
  • 第89页
    贾雨村在甄士隐家,巧遇娇杏。
    雨村见撷花的娇杏“生得仪容不俗,眉目清朗,虽无十分姿色,却亦有动人之处,不觉看呆了”,脂砚马上批:
    古今穷酸,色心最重。
    及娇杏抬头,看到敝巾旧服,却生得腰圆背厚,面阔口方,剑眉星眼,直鼻权腮的贾雨村,心里不由想,“这人生得这样雄壮,却又这样褴褛,想他定是我家主人常说的什么贾雨村了,每有意帮助周济,只是没甚机会。我家并无这样贫穷亲友,想定系此人无疑了。怪道又说他必非久困之人”,于是不免又回头两次。
    脂砚指出:
    这方是女儿心中意中正文。又最恨近之小说中满纸红拂、紫烟。
    多看两眼,未必是看上他了,只是觉得奇怪而已。若脂砚不是女子,哪里这样明白女儿心理?多回顾两眼,直男们一定跟贾雨村一样“便自为这女子心中有意于他”。
    脂砚观至此处,大概心头冷笑两声,执笔道:
    今古穷酸,皆会替女妇心中取中自己。
    只是不便在后面加上“不要脸”三字而已,哈哈哈。
    2017-02-15 12:06:55 回应
  • 第190页
    周瑞家的送走一进荣国府的刘姥姥,去王夫人那里复命。结果王夫人去梨香院找妹妹薛姨妈聊天去了。于是周瑞家的就去往梨香院,遇上正在家养病的宝钗。
    宝钗于是说了自己服用的冷香丸,是个秃头和尚给的海上方,不知哪里弄来的。这里有段朱笔夹评:
    卿不知从那里弄来,余则深知。是从放春山采来,以灌愁海水和成,烦广寒玉兔捣碎,在太虚幻境空灵殿上炮制配合者也。
    笑,大概脂砚斋玩心又起,写完这个还不甘心,在宝钗说毕冷香丸的制法,又来一评:
    以花为药,可是吃烟火人想得出者?诸公且不必问其事之有无,只据此新奇妙文悦我等心目,便当浮一大白。
    读后我也想浮一大白,确实好文悦心悦目哉。
    2017-02-15 15:38:27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