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芷对《香蕉的低语》的笔记(4)

冰芷
冰芷 (豆腐脑加糖是异端)

读过 香蕉的低语

香蕉的低语
  • 书名: 香蕉的低语
  • 作者: [土耳其] 伊切·泰玛尔库兰
  • 页数: 368
  • 出版社: 北京联合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6-10-15
  • 第140页
    菲丽宾娜的母亲“慢慢学会了每天早上起来拿面包,学会了把水用两次,知道了给AK-47加外装弹匣时可能会走火,明白了人们在这里唯一的家就是别人。这就是战争的真面目……人唯一的家就是别人。这也是为什么,当一个人在战争中失去了某个人的时候,他失去的便不仅仅是那个人,还有他的家。”
    2016-12-14 10:33:08 回应
  • 第24页
    1979年,菲丽宾娜的母亲来到黎巴嫩。这个城市已经一分为二,分裂为贝鲁特东、西区。基督徒生活在贝鲁特东区,那是一个玫瑰色的世界;而在贝鲁特西区,也就是菲丽宾娜的父母住的地方,战火连天。当某一天,你长大了,看到一张世界地图,看到地中海海岸上那个名为贝鲁特的小点,你可能不明白这块小土地是如何分裂成两半的。没关系,那不是你的问题。因为毕竟从来没有人真正明白过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2016-12-16 21:49:37 回应
  • 第66页
    爸爸写给菲利宾娜的信:
    我曾听人说过,孩子是最快忘记战争和贫穷的人,菲丽宾娜。在沙提拉(难民营),有很多供孩子玩耍的小块地方——都是些空空荡荡的无主之地,这在任何一座欧洲城市都是无法看到的。而中东有着一块块没什么价值的土地。你总会发现废墟,如今那些断壁残垣已变成了整个地区的标志。朝气活泼的孩子像包围沉船一样包围它,赋予它生命——他们就像水下的沉船上形成的生物,在废墟中茁壮成长。
    2016-12-16 22:32:21 回应
  • 第94页
    即便是在不属于任何特定民族、政治或宗教团体的社区,发生身体暴力的概率仍然相当高。不过,来自亚美尼亚的瑟坦妮可和巴勒斯坦逊尼派的维萨姆之所以能够睡在一起——在盖特维山顶上的公寓大楼而非阿什拉菲赫基督教区的任何地方——是因为这条又短又小的街道是这一片唯一一个具有世界性的地方。
    2016-12-16 22:51:28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