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ZZ对《鼎革以文》的笔记(20)

鼎革以文
  • 书名: 鼎革以文
  • 作者: 林少阳
  • 副标题: 清季革命与章太炎“复古”的新文化运动
  • 页数: 481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8-4
  • 总论
    (接上页)1980-1981年版)的评论,请参考张玉法《辛交革命史论》,第1-48页。附带指出,就革命与改良二元对立的问题,黄克武也明确指出,辛亥革命是革命党与立宪派 同酿成的共和大业。黄克武:「清末から見た辛亥革命」(青山治世译),辛亥革命百周年纪念论集编辑委员会编:『総合研究辛亥革命」,东京岩波书店2012年版,第92页 2011年,武汉、北京等地举行了辛亥革命百年纪念研讨会,在一本从数百篇汉语论文中 挑选出来翻译的英文论文集的序章中,周锡瑞( Joseph W。 Esherick)的《导论》概述了两 岸尤其大陆近年的辛亥革命研究史,该导论可以说是辛亥革命研究史、解释史的最新总 yi2-(Joseph W。 Esherick, "Introduction, in Joseph W。 Esherick and C X。George Wei 〈魏楚雄〉eds。, China: How the Empire Fell, London and New York: Routledge,2014pp。1-16)。周锡瑞指出,近年辛亥革命研究新动向的特点之一是将关注点从革命派向改良派转移,以相对化孙文中心和革命派中心的晚清史观,并且将注意力转向所有当事方之间以及社会、经济与政治发展之间的复杂互动关系;周氏尤其强调近年研究的特点之一是对晚清政权的重新评价(p。9-10)。该文集的头三篇论文都可视为质疑改良与革命二元对立叙述框架的论文。其中戴鞍钢的《改良派的尴尬》通过同时代史料解读显示了新政如何反而推动了革命,革命如何在新政带来的新环境中酿成(p。19-35)李振武的《督抚与省咨议局》则描述了清廷、督抚和从地方绅士中抽选的省咨议局之年(尤其督抚与咨议局之间)的复杂关系,尤其展示了督抚与咨议局对宪政理解的不同以及由此引发的冲突,因为督抚在成立咨议局上作用重大,咨议局在革命爆发后在宣布省的独立上又有着重要作用,李文除有助于我们理解省级层面政治涉及的多个因素外,也有助于理解革命与改良之间复杂的纠缠关系(pp,36-65)。周积明与胡曦的论文《冲突与竞争:晚清政治的新视角》更是以一个特殊的方式质疑革命与改良二元对立历史观的问题:必须考虑第三方清廷的存在,因为每当清廷为了一已的既得利益而拖延立宪,总是令致革命派的力量得到强化,三方任何一方的行为总是会对另外两方带来影响(p66-85)。
    引自 总论
    2020-03-02 16:31:54 回应
  • 总论
    ②比如,日本哲学家柄谷行人将庸俗的马克思解释称为“马克思主义”,以区分马克思本人的思想,他尤其强调后者的“共产主义”非目的论色彩。柄谷行人:『トランスクリティーク:カントとマルクス』之「序文」,岩波现代文库2015年版(首刊2000年)赵京华译:《跨越性批判:康德与马克思》,中央编译出版社2011年版
    引自 总论
    2020-03-04 19:22:34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关于语言与意识形态形构之间的关系,请参考于治中(意识形态的幽灵)。这是汉语圈不多见的关于德法俄思想家意识形态理论的系统而有深度的论著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7 00:52:44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而试图挑战这一教科书常识的解释的,比如有日本的中国史学家沟口雄三教授(19322010)。①他在《辛亥革命的历史个性》一文中认为,实现革命的主要势力并非传统型的叛军或异族军队,而是蓄积于民间的“各省之力”(简 ①沟口雄三:「辛亥革命の歴史的個性」,思想」2006年9号(总第989期)。增订中译版见沟口雄三撰,拙译《辛亥革命新论》,收入《中国的历史脉动》(沟口雄三著作集)(乔志航、龚颖等译,三联书店2014年版)。值得留意的是,汉语论文是对日文版反复改写后的版本(见中文版译者按,第296页)。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9 17:18:39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称“一省之力”)。亦即各省独立,正拜成熟至可以独立的“一省之力” 所赐。沟口认为,16、17世纪明末清初的“乡里空间”乃是“地方公 论”展开的空间,其规模由明末县一级扩充至清末省的范。“一省 之カ”成熟的轨迹,亦是地方力量扩大、充实的过程。沟口视之为明 清乡村材自治(乡治)结构长期演变的结果。然而,在沟口看来,这一传 统的轨迹却被现代化史观或革命史观所遮蔽,因此隐而不见。沟口 雄三谨慎地区分传统的“乡治”与清末从日本流入的西方“地方自治” 概念。他认为中国传统的“多治”指的是善堂、团练、保甲、行会、宗族 活动等,“乡治”循“地方的公事、活动由地方为之”的原则。在这 篇沟口晚年的论文中,他强调辛亥革命乃是省级层面之“乡治”的成 熟状态 与沟口观点有些类似的辛亥革命解释,来自美国的中国史研究 者周锡瑞 loseph W。 Esherick),其解释远早于沟口。类似观点亦见于执 教于北美的同一时期的汪荣祖的论文。①周锡瑞以两湖为例指出,辛 亥革命由一个西方文化的、城市的、改良派的上流阶层所领导,这阶层的“新政改革”非但未能避免革命,反而带来了革命,而革命之火 且被点燃,为了追求社会安定,继续推行新政,这一阶层又不得不更靠近革命,“新政”在此意义上对中国现代史进程有着根本作用周锡瑞指出,城市改良派上流阶层所领导的1898年的湖南改良活动、全国范围的“百日维新”、1900年以汉口为中心的天折的自立军起 O Joseph W Esherick, Reform and Rewolution in China: The 1911 Reolution inHunan and Hubei,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1976。中译见周锡瑞:《改良与革命》,杨慎之译,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年版。汪荣祖论文,见于 Wong Young-tsu,“ PopularUnrest and the 1911 Revolution in Jiangsu", in Modern China, 3。 3(July, 1977)pp。321-344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9 17:26:06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④如改良派知识分子裘廷梁在1898年的文章《论白话为维新之本》(原载无锡白话报,见《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一卷上册);梁启超的《论幼学》(1897年1月3日)(《饮冰室合集》第一卷,中华书局2006年版),等。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9 23:05:34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关于晚清白话文运动与走向人民的关系,李孝悌的(清末的下层社会启蒙运动1901-191中研院”近代史研究所专刊67,199年5月:又河北教育出版社20年版)是目前笔者读到过的不多见的这方面的系统研究。 ②李孝悌:《胡适与白话文运动的再评价:从清末白话文的发展谈起》,载《胡适与近代中国》,台湾时报文化出版社1991年版。又见于李孝悌:《清末的下层社会启蒙运动:1901-1911》,第5页 ③李孝悌:《清末的下层社会启蒙运动:1901-1911》,第5-6页。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9 23:12:10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在女性平等意识、妇女解放问题、作为两性关系的恋受问 题上,“五四”新文化运动较之晚清也在程度、规模上蔚为大观。除此 以外,“五四”新文化运动也在如下问题上显出与晚清思想运动的巨 区别,比如儿童问题、对传统的全面否定、十月革命影响下的马克 思主义传播、与之相关的经济角度的阶级社会分析意识以及政治角 度的阶级解放意识、劳工神圣论、(排他性)白话文的国策化、基于西方翻译概念的“文学”亦即白话文新文学的确立及实践、白话文学术的确立、人民文学概念的弘扬、革命与农民的关系等等,皆与晚清文化运动有着重大区别。尤其在对待传统文化的态度上,晚清占据主流的复古的新文化运动主张,在“五四”新文化运动中变为旁流,中国的传统渐渐成为整个中国危机万劫不复的罪人。“五四”新文化运动与清季思想文化运动的区别,恰恰是建立在与清季思想文化运动的关联、发展之上的,因为晚清准备了“五四”,而“五四”与晚清的不同是一系列国内外政治、经济、文化、军事等环境急剧变化的结果,尤其是共和之梦破碎的结果。在此意义上“五四”新文化运动也是自太平天国以武力为主的革命以及西力东扩以来漫长的清季革命的构成部分。 总之,强调晚清的文化革命,也是为了复原被压抑的晚清以来革命的多元性。在清季革命中,章太炎占据了中心位置,而他的革命更是思想的、“文”的革命。这是本书的基本立场。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09 23:30:05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①置晚清革命于全球史脉络中此一新的研究动向之成果,近年有如下的论文2012年出版于日本的论文集『総合研究辛亥革命(辛亥革命百周年纪念论集编辑委员会编,东京岩波书店2012年版)中收录的论文,如村田雄二郎「序章グローバルヒストリの中の辛交革命」(《序章全球史中的辛交革命》)、狭间直树「東アジアにおける“共和”思想の形成」(《东亚之共和思想的形成》)、裴京汉( Bae Kyoung-han)「東アジア史上における辛亥革命」(青山治世译,《东亚史中的辛亥革命》、马敏「中・日・米実業団体間の交流」(吉田建一郎译,《中日美实业团体的交流》),等等。又比如2013年出版于日本的论文集『辛亥革命とアジア」(《辛亥革命与亚洲》,大里浩秋、李廷江编,东京御茶之水书房2013年版)所收录的论文中,同样也反映了这一研究动向。如入江昭的演讲現代世界史の中の辛亥革命」(《现代世界史中的辛亥革命》)、金凤珍( Kim Bong-jin)「辛亥革命と韓国独立運動」(《辛亥革命与韩国独立运动》)、下斗米伸夫「辛亥革命とロシア・ソ連」(《辛亥革命与俄国/苏联》、崔志海「米国政府と辛亥革命」(《美国政府与辛亥革命》)、王晓秋「辛亥革命の世界的意義」(《辛亥革命的世界性意义》),等等。李盈慧的论文《清末革命与东南亚各国独立运动》「清末革命と東南アジア各国の独立運動」,仲井阳平译,孙文纪念会编『辛亥革命の多元構造」所收,东京汲古书院2003年版)也反映了晚清革命与东南亚独立运动的关联,是全球史语境中的革命。前面提及的DonC. Price的著作《俄国与中国革命的根源:1896-1911》( Russia and Roots of the ChineseRevolution,1896~1911)处理的是俄国民粹派革命对晚清革命的影响、晚清革命的俄国因素,这无疑也证明了晚清革命的全球史语境。此外,王柯编、樱井良树等执笔的论文集『辛亥革命と日本」(东京藤原书店2011年版)因故未及参考。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10 12:26:21 回应
  •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同时,清末以“文”为手段的革命,也多少得益于近代由印刷技术的发达而带来的出版业的发展,因为它形构了“大众”的主体。这正是语言的力量。在这个过程中,日本的东京地区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某种意义上说,主张改良的海外言论基地主要在紧邻东京的横滨。康有为本人的改革思想与明治日本的关系,早有多种专著论及,此处不赘。①早在1889年3月18日,广东籍的康有为便借助以广东华侨为主的华侨力量在横滨创立横滨大同学校。1901年至1904年间,偏于改良的五份杂志中的两种(《清议报》《新民丛报》)在横滨出版,其余在上海出版;而同一时期的革命派杂志与书籍,如《国民报》《游学译编》《大陆X新湖南X湖北学生界《浙江潮X童子世界》《江苏》等,除《大陆X童子世界》外,都在日本出版。1907年中国人在日本创刊的杂志为二十一种,较该年在中国出版的杂志为多。S在东京的出版册数 ①汉语论著比如朱忆天:《康有为的改革思想与明治日本》(上海人民出版社,201年版);日文著述甚夥,如坂出祥伸:『康有為一一ユートピアの開花」(东京集英社,195年版),村田雄二郎:『康有為と東学」(孔祥吉、村田雄二郎:「清末中国と日本」所收,研文出版2011年版)等。 ②《辛亥革命前十年间时论选集》第三卷,张相、王忍之编,第6、9页。 ③实藤惠秀:《中国人留学日本史》,谭汝谦、林启彦译,北京大学出版社2012年版,第294页。 亦十分可观,其中革命派杂志《浙江潮》第一(1903年阴历一月)至第四期(1903年阴历四月)三版共五千册,第五(1903年阴历五月)至六期再版为五千册,第七期(1903年阴历七月)亦为五千册。①以省为单位的留学生群体所创办的冠以省名的革命杂志成为主力之一。鲁迅曾发表系列重要论文的《河南》(1907年12月至1908年12月,共九期)即为例。其他发行于东京的革命杂志,以1905年至1907年为例,尚有《二十世纪之支那》(1905年6月创刊)、《醒狮》(1905年9月创利)、《复报》(1906年5月创刊)、《云南》(1906年10月创刊)、《鹃声》(1906年创刊)、《汉帜》(1905年6月创刊)《四川》(1907年11月创刊)等,不胜枚举章太炎主笔的同盟会机关杂志《民报》更因革命的海外总部在东京而就地编辑和发行。
    引自 二、 “文”与复数的清季革命
    2020-03-10 12:46:5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