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布罗狄对《非常三百年-罗马帝国衰落记》的笔记(4)

非常三百年-罗马帝国衰落记
  • 书名: 非常三百年-罗马帝国衰落记
  • 作者: 【英】安德林·戈德斯沃司
  • 副标题: 罗马帝国衰落记
  • 页数: 338
  • 出版社: 重庆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08
  • 序言
    梳理《序言》,可以更清晰地了解作者戈德斯沃斯博士写作本书的目的以及他对罗马帝国衰亡的与众不同的视角和观点,同时也能了解国外学者对于罗马帝国“衰亡”的普遍言论和见解:
    序言 P.4
    以史为鉴历来都不是难事,但人们借鉴历史时常常只是为了拿过去来为现在的理念辩护。只要仔细地考察一下罗马帝国,立刻就可以发现它与包括美国在内的任何现代国家都有重大差别。这绝不是说我们不能从过去的事情中汲取教训,而只是说我们必须相当仔细、非常谨慎地借鉴历史。
    P.5.
    本书主要是讲述罗马帝国的衰亡(结果是西部的罗马帝国土崩瓦解、烟消云散,仅在东部还剩下一些残余),其目的是在历史自身的大背景下按照历史自身的路线来解读历史。
    本书的主题是罗马,一个早已消失的帝国,而当时世界上的技术和文化与今天完全不同。了解那个世界的状况是搞清楚罗马帝国衰亡之谜的唯一途径。在书中动不动就影射今天无助于达到这一目的。
    罗马帝国不是迅速衰落的,它的崩溃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这就提醒我们不要任意夸大当前事件及其对国家长远命运可能产生的后果。
    这样的比较无助于我们对罗马帝国的分析,不过是作者在尽情发泄自己的愤怒罢了。我们必须把了解历史放在第一位。
    P.6.
    西方民主国家的政治生活并不带暴力色彩,其政治角力也不会演变成内战。
    P.7.
    我撰写本书的主要理由却在于我不满意这些研究工作所得出的种种结论和设想。对于五世纪西罗马帝国的衰亡,现在并没有公认的解释。研究这段时期的学者中,对“衰亡”这个字眼感到不快的学者其人数之多大出我的意料。许多人转而玩起了“转变”之类的字眼,也就是承认发生了变化,却用较温和的说法把它表达了出来。也曾有人提过一些意见,反对这种粉饰现实的做法,但任何人只要一说到“衰落”两字,则仍会被视为异类。特别是四世纪的罗马帝国,常常被描述为可与屋大维和哈德良时期的罗马帝国并驾齐驱,甚至比那个时期更强大、效率更高。我不相信这类说法,而只是想证明,在证据面前,这类说法是完全站不住脚的,更不消说它违背了常识。罗马帝国崩溃的原因是值得加以分析和解释的,可奇怪的是这件最重要的事情却无人问津。
    一项学术研究,应当总结并列出关于某一问题的辩论中所有主要参与者做出的论证与分析。
    我无意为“超级大国”、“大国”、“帝国”等下定义。现在这种僵硬死板地贴标签戴帽子的做法相当普遍,而在我看来它并不恩那个给人多少启示。...中略...我很难看出这样咬文嚼字地死抠定义有什么好处...
    P.8.
    同理,我实际上也没有使用“拜占庭”和“拜占庭人”这两个近代才出现的词汇。对那些以君士坦丁堡为统治中心的皇帝,我一概冠之以“罗马”的称呼,尽管他们已经不再控制意大利及罗马城本身。他们自己也是认同这种称呼的。
    本书的重点,必须始终放在那些导致罗马帝国最终垮台的因素和事件上。这就是本书想要讲述的故事,无疑是一个既涉及帝国的衰落又涉及它覆亡的故事。
    大问题 P.6.
    历史学家常常直言不讳地用罗马帝国的垮台来影射自己的国家和时代所面临的问题...中略...然而,纵观罗马帝国各行省,我们看不到哪怕是一丝一毫从帝国统治下争取独立的念头。...中略...人人都想做罗马人,在大家看来,自由即意味着归顺于罗马帝国而不是脱离它...值得注意的是,连入侵者也希望成为帝国的一部分,并享用帝国的财富,而不是独立于帝国之外。因此,罗马的崩溃有一个非常让人迷惑的地方,那就是它的覆亡并不是——其内部甚至是外部的人不再相信它或者不再希望它存在下去。
    吉本是一位叙事型史学家,他对于罗马帝国的灭亡,没有仅用单单一种理由来解释。...中略...道德堕落的说法是贯穿吉本全书的一条无所不在的线索,这既反映了他引用文献的倾向,也反映了他自己所处时代的文化。...中略...吉本指出,我们或许不应对罗马帝国的崩溃感到意外,而应对它竟能支撑如此之久而啧啧称奇。 其他史学家也曾考察过这个问题,有人认为崩溃是罗马帝国内部的失误和衰落导致的那种内在型灭亡,有人则倾向于强调匈奴人对罗马帝国的打击,尤其是闯入帝国边陲地区,瓜分那里的行省,建立了自己王国的日耳曼部落。...中略...有时社会问题与等级矛盾也成了时髦的解释,通常还要掺入关于经济问题的分析...中略...还有的理论折射出当代人类关心的各种问题:他们提出,环境或气候变化是罗马农业产出不断下降乃至经济最终崩溃的根本原因。
    P.11
    说来也怪,大多数史学家均注意到从三世纪开始的罗马帝国内乱频发的事实,却鲜有人花较多事件详细考察。
    我研究的目标是更密切地考察罗马帝国面临的内部与外部问题。同吉本一样,研究的时间范围从公元180年开始,当时罗马帝国从表面上看,仍处于颠峰时期,然后我们将追随帝国逐渐衰落的历程,直到来到三世纪中期陷于天下大乱的历程。接下来我们将考察戴里克先和君士坦丁重建的罗马帝国,这是罗马帝国在四世纪分裂成东西两半,而西边一半在五世纪最终灭亡之前的一个重要阶段。然后将审视东罗马帝国在六世纪时企图收复失地,但却无功而返的尝试。...中略...本书将阐述这一结局是如何发生的。居于中心地位的将是生活在这几个世纪中,并左右这段历史进程的个人、集团、民族和部落的故事。在讲述这段故事时,我们也将尝试评估那些解释历史为何会如此上演的较为可信的理论。
    资料P.12.
    在考察这一主题时,我们与吉本相比有若干突出的优势。...中略...但是,系统的考古学直到19世纪才开展起来,而且收集和分析解释数据的方法也是在吉本时代之后才有了大幅度的改进。
    古希腊—罗马时代流传下来的文献绝大部分是吉本能看到的。...中略...三世纪是受忽略的一个世纪,这一世纪大部分时期只有早先历史的摘要和概括技术,以及未完成的著作等,通常都很简短,并且往往很不可靠。
    P.13.
    大多数的著述以手稿的形式保存在教会书库中,这必然意味着基督教方面的手稿保存下来的机会要大得多,而文学价值也比史料价值所起的作用更大。...中略...其它形式的各类文献,特别是写在莎草纸上,也有写在书板或陶器碎片上的,能否保存下来,基本上全看运气了。...中略...我们现在掌握的资源或许能提示总的发展趋势,但并非所有人都会以同样的方式去解读。
    关于罗马帝国在三世纪及随后几个世纪中的历史,有许多东西目前我们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一判断同样适用与古代史的大部分时期,只不过程度不同而已。
    P.14.
    此外,如此之多的古希腊和古罗马文献未能流传下来的事实,的确表名了从罗马时代向中世纪的过渡在许多方面是非常急剧的。这些文件中,纯属丢失而非教会有意隐瞒或者销毁的资料,所占的比例要大得多。中世纪社会与之前的古典社会相比,其文化程度要低一大截,西欧尤其如此。所有这些都不会让人想到罗马帝国发生的是“转型”。罗马帝国的灭亡是一个大事件,即使它发生在一个相当长的时期里,且难以确定一个具体的灭亡时期。当我们考察仍处于鼎盛时期的罗马帝国时,这一点会显得更加清楚。
    2014-12-17 01:28:53 回应
  • 第2页
    研究中世纪的专家早就弄清楚了黑暗时期并非一团漆黑,不过按任何一种合情合理的标准来衡量,与罗马时代相比它都确实算得上是够黑的。许多方面,例如权力和贸易,都出现了各自为政的地方化趋势,而世界也给人以越来越不安全的感觉,因为临近的城镇村落互相的袭扰攻伐成了非常现实的威胁。很快大家都既无资金也无技术来建设剧院、高架渡槽以及道路之类的宏大工程了,到后来甚至连维护现有的建筑也难以为继。
    2014-12-17 01:34:40 回应
  • 第10页
    三世纪早期,取代帕提亚王朝的波斯萨珊王朝与其前辈相比,无论是效率、野心还是危险性都要超出许多。
    2014-12-17 01:36:23 回应
  • 第2页
    从一小段翻译看《沉思录》的译本
    仔细想想,现存的所有东西,以及即将存在的所有东西,是何等迅速地从我们身边驰过,在我们的视野里消失。所有的东西犹如一条河,永无休止地不停流动。我们的一边是深不见底的过去,另一边是张着大口的未来,一切都将被它吞进去,消失得无影无踪。处在这样的世界,那些得意忘形的人,成天痛苦的人,抱怨命运不公、似乎自己的麻烦总会没完没了的人,岂不是些傻瓜吗? ——罗马皇帝马卡斯·奥里留斯
    原文的脚注是:马卡斯·奥里留斯,《沉思录》,戈德斯沃司世界文学经典名著系列,R.哈翻译,1997,第41页
    这段文字摘自《沉思录》第五卷第二十三节。马卡斯·奥里留斯(Marcus Aurelius),也译作马库斯·奥略留,他的《沉思录》是用希腊语写的,译成中文的比较有名的版本有何怀宏版和梁实秋版。何怀宏版是根据英文版的《沉思录》翻译而来。
    网上能看到很多讨论和询问哪个版本更好的问题。何版和梁版我都没有读过,但是可以把两版中的第五卷第二十三节分别摘抄出来,看看哪版更适合自己。
    何怀宏版:
    经常想想那些存在的事物和被产生的事物变化和消失得多么迅速。因为实体就像一条湍急地流动的河,事物的活动处在不断的变化之中,各种原因也在无限的变化之中起作用,几乎没有什么是保持静止的。考虑那些接近于你的东西,那所有事物都消失于其中的过去和未来的无尽深渊。那么,那自得于这些事物或为它们发愁、把自己弄得很悲惨的人不是很傻吗?因为这些事物仅仅烦扰他一段时间,一段短暂的时间。
    再来看梁实秋版:
    要常加思索,一切存在的事物以及即将发生的事物,其逝去到无影无踪,是何等地迅速。因为一切事皆如川流不息,其活动是不断的变化,其起因受到无穷变化的支配,几乎固定不变者;在我们身边的是无限的过去和张着大嘴的将来,一切的东西均在消逝于其间。在这种情形之下,一个人若是自鸣得意,或是感到困扰,或是觉得烦恼,好像那些恼人之事是长期永久的一般,这个人不是蠢吗?
    何版看着既晦涩又不通顺,难道学哲学的就一定要翻译得谁也读不下去吗?就像某些大学教材一样,封皮上都印着“经典”,实际上难懂得要命,比它好的多的教材——深入浅出,通俗易懂又不乏专业性——多的是,难道晦涩难懂就是经典吗,显然不是,但是学校偏偏不用。梁版起码比何版通顺。《非常三百年》中的这段翻译是最合我心意的。
    2014-12-20 21:09:51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