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谢耳朵。对《潦草》的笔记(32)

潦草
  • 书名: 潦草
  • 作者: 贾行家
  • 页数: 352
  • 出版社: 理想国∣上海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18-8
  • 第26页

    还有一则启事:“此地的免费棋盘,已经转移到儿童公园乒乓球台旁,热烈欢迎棋友前往切磋。”我特地跑了一里路到公园看过,是个弥勒模样的老者,巡回于几架木头棋盘间,身后树枝儿上挑着副没装裱的对联,上联是“其乐无穷”,下联是“公园下棋”,无情对。已经有了几对棋友,下得臭而严肃。

    2019-04-03 23:24:14 回应
  • 第39页

    “三六九,往外走”,城里开工的日子迫近,选择年初九、初六甚至初三就要离家了。他们那里土地贫瘠,全靠男人在外苦作,所以规矩更大,定下出门的日子就必须走出去,天蒙蒙亮动身离家,不许再有回头路,赶不上长途车就在村外和衣露宿一宿。有这样的虔诚,才有了点儿到了明年可以无病无伤地把自己和钱财带回来的信念。

    2019-04-08 23:32:03 1人喜欢 回应
  • 第40页

    几个都市来的白领被一场暴雪困在了偏僻的滑雪场宾馆,他们非要连夜赶回去,镇上人回答:真不是钱的事儿,路叫雪封死了。其中的总监想了个浪漫的主意,租几匹马骑着出山。六个小时后,他们幸运地在脚趾头冻掉前又摸了回来,几个女孩儿哭出来一脸冰碴。要不是他们交了钱,宾馆里的人差点用心里的那个词当面称呼这几个跟老天爷撒娇的城里人。

    2019-04-09 23:25:03 回应
  • 第44页

    屯子里两人争一块地,各动员十数人去县里吵闹,都觉得该给自己。干部抱着膀子任由他们吵到午休,看他们缕缕行行地进了同一家饭馆,各开一大桌,“有酒没菜,不算慢待”,当然得有酒,先整两瓶白的,再来几个硬菜,他们那桌上什么我们这桌上什么。酒过三巡,两桌合成一桌,都是兄弟爷们儿,连两个打官司的也互干了两杯。看着表,政府下午两点上班,该接着回去打官司了。

    2019-04-09 23:50:10 回应
  • 第49页

    收割时最专注疲惫、紧张提防,偌大一片,只有几天的光景可用,既喜又焦,要雇熟练的人手。西北叫麦客,捆扎小小一卷行李,顺着麦子依次成熟的方向去赶麦场。新疆是摘棉花,工钱好的时候,一斤一块钱,三百块钱是好大一座棉花山。一路上吃的都是大盆大桶,里头盛着各色东家的人性。睡通铺,或就在场院里寻一处摊开睡下,指望麻木欲裂的腰背能在露水下来前回转到自己身上。

    2019-04-10 23:39:59 回应
  • 第50页

    (再)逐渐属他的地最多了,只有自家人,累得半死想明年也他妈不种了,躺在屋顶,看堆满金黄的场院,看黑暗里沉睡的田野,心又软了。村里都传,上面调查过几次,要搞并村搬迁。说七成人同意就行。地卖出去的人家屈指算账:卖了地,一年不过少收入五千块,进城怎么不挣出五千?全屯还种地的就剩下这几家,他坚决不干能管用么?那黑暗里沉睡的田野。

    2019-04-12 23:31:41 回应
  • 第61页

    天津的河上有桥,桥上有人钓鱼,说是钓其实是用渔竿下网,人离水面很远,木渔竿远看像细电线杆,吊车一样放下去张直径六七米的圆网,用滑轮组控制。围观者比钓者多,可以买,多少钱这一网都归你,空的不算,有一条就收钱。天擦黑,把捕鱼设备勉强拴在自行车大梁上,前后都支出去挺老远,慢慢地沿坡往家出溜。

    2019-04-16 23:05:46 回应
  • 第62页

    城内河道是游泳胜地。有片鹅卵石、上下水方便的地方是野泳者的码头。站定在桥上,除了看撒网,就是看桥下一团人来来回回地游泳,以及被下面仰泳的人看。过来一艘游船,远远地拉汽笛,桥上和水面上的人又都看那船。此地的特异是对玩儿这件事的庄重:戴着全套的潜水镜、脚蹼和手划子,以正规的自由泳姿势,在两条拥堵的马路中间游着。

    2019-04-16 23:12:54 回应
  • 第70页

    这里是农业县,没有一点儿工业,且不大长粮食,只有放牧。放牧的方式在中原闻所未闻,接完羔,把牛犊打上记号,过一阵就赶进密林子里,再不管了。到了长成的时候,男人们懒洋洋地进山,山里一群群膘肥体壮的野牛,有一小半找不回来,能找回来的也就够了,差不多的人家总有二十来头。

    2019-04-17 23:40:18 回应
  • 第86页

    我姥爷少年时和村中伙伴凫水到河中沙滩上去玩,看那水像条怪蛇似的猛涨起来,在别人退却时,他以一生都没有改变的勇敢和冷血跳进水里,向来的方向扑腾而去。他回忆这件事时说:去了三个,回来了一个,多赚了六七十年。

    2019-04-23 23:22:06 回应
<前页 1 2 3 4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