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_Linden对《德国文化:普鲁士精神和文化》的笔记(3)

德国文化:普鲁士精神和文化
  • 书名: 德国文化:普鲁士精神和文化
  • 作者: 丁建弘/李霞
  • 页数: 392
  • 出版社: 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8
  • 第113页
    然而我们很快就看到,这种法治国家的“幸福观”同普鲁士国家的外交、政治“公理”恰恰很少有可能相一致,他的理性批判的沉思默想,同政治、军事行动的强制态势之间处在经常性的冲突之中。普鲁士国家的“生存”和“分裂”的考验,使他采取的政治、外交和军事行动的“强权原则”,凌驾于他的理性的法治国家的幸福追求之上,形成一种“弗里茨时代”的具有普鲁士特点的王家启蒙运动。
    引自第113页
    2016-06-23 23:13:21 回应
  • 第146页
    普鲁士的批判的理性启蒙主义者,只是采取温和的形式批判宗教和专制制度,因而在启蒙运动中就发展起一种“反作用”,它对莱辛和其他启蒙代表人物的批判的理性主义作反批判,而且再次把情感——精神活动除了理性和意志外第三个功能——作为独立的功能加以强调和呐喊。这种具有非理性特征的文化,在一些书中被称为“反启蒙主义运动”,实际上是一种更为激进的感情化的启蒙文化。专制时代的官方哲学不承认情感是独立的精神功能,然而情感却是一切精神功能中最主观的功能,它与专制主义不相适应,同建立在唯我独尊的无限权势基础上的制度格格不入。理性可以非主观化,并加以役使,而情感却永远不能非主观化。
    引自第146页
    2016-06-23 23:14:33 回应
  • 第153页
    古典人文主义作家们普遍认为自由和鲜花只存在于梦幻的王国,想在现实世界中去寻求,则是徒劳无益的。对普鲁士古典人文主义者来说,人的真正自由不在于物质,而在于精神;真正的进步不在于社会,而在于个人的人格和良心;只要人在精神上是自由的,那么不管外界条件如何,他就是自由之人。因此,他们虽然强调个人意志的自由,号召人们用自己的理性去摆脱外力的支配和奴役,但在世俗的日常生活中又容忍封建法律观念的支配作用。他们所主张的那些纯精神领域中的高尚伦理以及贵族唯美主义观念,不但未能改变现实生活,反而对后来的德意志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运动起到某种麻痹作用。
    引自第153页
    2016-06-23 23:14:57 1人喜欢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