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_Linden对《托尔斯泰中短篇小说选》的笔记(18)

托尔斯泰中短篇小说选
  • 书名: 托尔斯泰中短篇小说选
  • 作者: 托尔斯泰
  • 页数: 722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1986
  • 第17页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在这期间,千万人的虚荣心受到挫折,千万人的虚荣心得到满足,因此骄傲自负,而千万人已安息在死神的怀抱里。多少人挂上星章,多少人摘下星章,多少人得到安娜勋章,多少人得到弗拉基米尔勋章,又有多少人得到的是粉红色的棺材和亚麻布的棺衣!而棱堡里依旧传出同样的炮声。在晴朗的晚上,法国兵依旧怀着情不自禁的战栗和出于迷信的恐惧,从他们的营地上眺望塞瓦斯托波尔棱堡弹痕垒垒的黄褐色土地、我们的水兵在棱堡上走动的黑影,并且数着愤怒地从炮眼里伸出来的炮筒。我们的信号兵依旧守在信号塔上,用望远镜观察服装斑斓的法国兵、他们的炮台、帐篷、在绿山上移动的纵队和那从壕沟里升起来的硝烟。各种各样的人物,怀着各种各样的希望,依旧那么情绪热烈地从四面八方奔向这个生死搏斗的场所。 然而,外交家们解决不了的问题,用火药和鲜血更难解决。
    引自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7-28 20:01:23 回应
  • 第57页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几百具血淋淋的士兵尸体,两小时前他们还怀有形形色色大小不同的理想和欲望,此刻却四肢僵硬,直挺挺地躺在棱堡和战壕之间繁花沾露的谷地里,躺在塞瓦斯托波尔墓地礼拜堂的光滑地板上。几百个伤兵,枯焦的嘴唇里吐出咒骂的祷告,在那里爬行着,折腾着,呻吟着,有的处在鲜花盛开的谷地的尸体之间,有的躺在担架上,有的躺在救护所的床上或者血迹斑斑的地板上。然而,跟往常一样,萨崩山的上空渐渐露出一抹曙光,闪烁的星星逐渐暗淡下去,白蒙蒙的迷雾从涛声阵阵的黑暗海面上扩散开来,东方出现了红艳艳的朝霞,一长缕一长缕的红云飘翔在浅蓝的天际,跟往常一样,光辉灿烂的太阳升起来了,又给整个苏醒过来的世界预示了欢乐、爱情和幸福。 第二天晚上,猎骑兵的乐队又在林荫道上演奏,军官、士官生、士兵和年轻女人又在大帐篷周围,在芳香扑鼻的刺槐夹峙的小径里悠闲地散步。
    引自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7-28 21:51:33 回应
  • 第58页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事实上,卡卢金和上校但愿天天都有这样的战斗,只要他们自己能获得金刀、当上少将就行,虽然他们都是些出色的人物。我喜欢把这样的侵略者称为魔王,因为他们为了满足个人的野心而去毁灭上百万的生灵,可你要是让彼得鲁肖夫准尉、安东诺夫少尉这些人讲句心里话,你会发现他们个个都是小拿破仑,都是小魔王,因为只要能多获得一枚星章,增加三分之一军饷,他们也会立刻去挑起战争,去杀害成百个生灵。
    引自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7-28 21:53:11 回应
  • 第63页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是的,棱堡上和战壕上都挂着白旗,鲜花盛开的谷地充满发臭的尸体,灿烂的太阳正往蔚蓝的大海落下去,蔚蓝的大海呢,微波荡漾,在金色的夕阳下熠熠发亮。成千个人聚集在一起,观察着,谈论着,彼此交换着微笑。但这些人,这些宣扬爱和自我牺牲的伟大教义的基督徒,面对着他们一手造成的罪孽,却没有怀着悔恨的心情跪下来,跪在赐给他们生命、并把害怕死亡和热爱善与美的感情输入他们心里的上帝面前,也没有流着快乐幸福的眼泪,象兄弟一般相互拥抱!没有!白旗卸下来了,散布死亡和苦难的大炮又在怒吼了,纯洁无辜的鲜血又在流淌了,周围又是一片呻吟和咒骂。
    引自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7-28 21:54:18 回应
  • 第64页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这个故事里的英雄是我全心全意热爱的。我要把他的美尽量完善地表达出来,因为不论过去、现在和将来他永远都是美的。这英雄不是别的,就是真实。
    引自 五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7-28 21:55:11 回应
  • 第88页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这么危险(柯捷尔卓夫想‘坐在北岸谈得到什么危险?’)、艰苦,什么东西也弄不到,”他继续对伏洛嘉说。“你们这是何苦呢,我可压根儿不明白,先生!要是有什么好处,倒也罢了。嗯,在您这样的年纪,一旦搞成终身残废,有什么好处呢?” “有人贪图钱财,可也有人是为了荣誉!”柯捷尔卓夫老大怒气冲冲地又插嘴道。
    引自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8-03 22:10:35 回应
  • 第89页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他们乘车来到横跨海湾的大桥时,天色已快黑了。伏洛嘉虽然没有垂头丧气,但是觉得心情沉重。他所看到和听到的一切,跟他不久前的经历实在太不相同了。他记起明亮宽敞、铺着镶木地板的考试厅,同学们亲切愉快的谈笑,崭新的制服,以及七年来经常见到的敬爱的沙皇——沙皇在送别他们的时候眼里含着泪水,还把他们称为他的儿女。而现在他所见到的一切,跟他那彩虹般美丽和崇高的梦想,距离实在太远了。
    引自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8-03 22:11:26 回应
  • 第95页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只身处在危险之中而又得不到任何人的关怀和同情,这使他那颗年轻敏感的心觉得痛苦难当。“我会被打死的,我将吃苦受难,没有一个人会为我掉一滴眼泪!”这一切取代了他原来的美梦:过一种充满生气和同情的英雄生活。
    引自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8-03 22:12:00 回应
  • 第101页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万能的主哇!在这恐怖的死地上,从将军到小兵都在向你做祷告。他们这种简单、热情而又绝望的祷告,这种充满愚蠢、痛苦和模糊的忏悔的祷告,只有你才能听到,只有你才能了解。将军一会儿之前还想到早餐和乔治勋章,忽然惶恐地感觉到你的来临;士兵呢,又饥又渴,一身虱子,精疲力竭地横在尼古拉耶夫炮台的光地板上,恳求你为了他一切不该承受的痛苦,快赐给他不自觉地指望着的恩典!是的,你总是不倦地倾听着你孩子们的祷告,到处给他们派去抚慰精神的天使,把忍耐、责任感和希望的欢乐灌注到每一个人的心灵里。
    引自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8-03 22:12:35 回应
  • 第103页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真奇怪,”柯捷尔卓夫瞧着团长想,“他当团长才七个礼拜,可他身上的一切——服装、态度、眼光,都都已经显出团长的威风来了。而这种威风的树立,主要不是靠年龄大、资格老、功勋卓著,而是由于当上团长发了财。”他又想,“这个巴特里晓夫跟我们一起大喝大闹,身上那件深色布衬衫往往几个礼拜不替换,天天吃炸肉饼和甜馅饺子,从来不请客,这还是不多久以前的事呢!可是现在呢!身上穿着宽袖子的厚呢制服,里面露出讲究的细麻布衬衫,指缝里夹着十卢布一支的雪茄,桌上放着六卢布一瓶的红葡萄酒。这一切都是由军需官出惊人高价从辛菲罗波尔买来的。而他眼睛里那副有钱贵族的冷冷的傲慢神气仿佛在说:‘虽然我是个新派团长,也是你的战友,可是你别忘了,你四个月的薪水才六十卢布,而我手里经过的钱就有几万卢布。老实说,我知道,你要爬到我的地位,还得花半辈子时间呢。’”
    引自 一八五五年八月的塞瓦斯托波尔
    2014-08-03 22:13:13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