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te_Linden对《铁幕欧洲之新生》的笔记(3)

铁幕欧洲之新生
  • 书名: 铁幕欧洲之新生
  • 作者: (德) 卡尔·施勒格尔(Karl Schlögel)
  • 页数: 374
  • 出版社: 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
  • 出版年: 2016-9
  • 第235页
    所有的恐吓言辞,以及斯大林主义在公共空间的自我展示,不过是一个本质上虚弱的国家权力的搔首弄姿,就像暴政永远不是绝对权力的标志,而是软弱无力和自我主张的表现。那种绝望的尝试,即对空间实行垄断绝不放手,也是如此。这就是不惜一切代价。带有规则和计划的拜物主义过分强调计划和权威,这恰恰说明,在实践中计划、规则和权威并未得到很好的执行与认可。表面上社会井然有序,特别是在公共空间;实际上社会处于混乱之中,已如野马脱缰,奔跑在自己选定的路上。
    引自第235页

    这种观点不仅适用于苏联。如果政治人物强调坚决执行某一政策,可能反而暗示该政策此前执行得不够坚决。例如,魏晋南北朝的政权重视人口普查和户籍登记,努力将更多的“户”和“丁”纳入自己的控制,恰恰说明国家对全国的劳动力状况缺乏了解,更无力控制,却仍然急需劳力和财源。一座城市到处挂着“打黑除恶”的标语,可能说明这里的黑恶势力一度猖獗。历史有时是可以反着读的。

    2018-08-17 17:14:43 2人喜欢 回应
  • 第289页
    欧洲进步和苦难的历史中有不同的震中,没有人有权只谈论某些牺牲者,而讳忌其他牺牲者。
    引自第289页

    说得好。然而问题在于谁握有定义“牺牲者”的话语权。有了话语权,便可以定义某些人是重要的、独特的牺牲者,另一些人不那么重要,还有一些人甚至都算不上牺牲者。人们不了解某些边缘群体的“牺牲”,未必是因为他们的故事被人忌讳,可能只是因为他们缺乏这种定义主流话语的文化权力。而政治权力又可以掌控这种文化权力,以达成自身的政治目的。

    2018-08-25 16:20:55 回应
  • 第348页
    布尔加科夫的魔幻现实主义似乎是某种东西的文学形式,这种东西还需要一种历史叙事,其核心恰恰不是恐怖或乌托邦的历史,而是所有重要区别性的丧失,一切处于一种自我迷惘和自我毁灭的混乱无序之中,甚至分不清受害者和犯罪者。这本是最基本的分界线,它区分着善恶、友敌、真假,现在它无效了。布尔加科夫小说的主题或时空体是崩溃的各种区别和极端随意性空间的出现,那里一切皆有可能。
    引自第348页

    读之前几页的时候就在想:苏联有没有魔幻现实主义文学呢?果然有。小时候很奇怪,为什么那些充满魔幻情节的作品仍然被冠以“现实主义”的名号;现在才知道,有些时空中的现实就是如此奇特、混乱,只不过没有超自然的力量而已。

    2018-08-27 16:36:5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