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asumi Tsang对《香港电影的秘密》的笔记(16)

Kasumi Tsang
Kasumi Tsang (不可追,求不得,逃不开)

在读 香港电影的秘密

香港电影的秘密
  • 书名: 香港电影的秘密
  • 作者: (美)大卫・波德威尔(David Bordwell)
  • 副标题: 娱乐的艺术
  • 页数: 345
  • 出版社: 海南出版社
  • 出版年: 2003-01
  • 第16页

    我们毋须像他那样偏激,其实任何艺术,都只不过是形式受格式支配,而格式往往受制于商业压力而已。

    2019-05-08 09:25:54 回应
  • 第17页

    大众电影始于一盘生意,为的是要定期推出讨好一般大众的制作。那么,大众电影的美学又是什么样子?其实,那很自然是建基于大众化口味,讲求直接过瘾,但不求巧妙含蓄。不管来自何种文化,迎合大众化市场的电影都重像坐跌、绊倒、排泄功能、爬梯意外等等低俗的生活笑料。

    2019-05-08 09:30:34 回应
  • 第19页

    大众电影的艺术之中,生动的画面与强烈的情感是分不开的。为吸引一般大众,大众艺术都大量贩卖喜怒哀乐、厌恶与惊恐等情绪。凡此种种,显然存在于所有文化之中,电影若能诉诸这些感觉,便可游走自如于各文化之间。娱乐的东西会刺激情绪,使人对霸道、友善或自私等行为作出直接反应;电影更擅于运用动作与音乐,挑动肌肉神经。

    2019-05-08 09:33:43 回应
  • 第22页

    追求万花筒般的千变万化,会使影片时刻都增添生气,整体的戏剧形式反而变得次要。港片有时会像打翻了的五味瓶,令人应接不暇。王晶的《追男仔》(1993)开场不过43秒,便枪战与汽车追逐兼而有之,俊男美女随之更演出身份大反串的连串搞笑戏:有男人跳脱衣舞;有对黑社会的讽刺;也有胡闹的扑克赌局;此外还有角色软弱一面的化身卡通魔鬼、一场歌颂保龄的歌舞、一些迷幻药产生的幻觉、一条会弹高像泰克斯艾弗利(Tex Avery)笔下的领带【泰克斯·艾弗利是好莱坞30至0年代的著名动画家。他参与创作了不少脍炙人口的卡通人物(如邦尼兔,并大胆地以性和暴力为题材。—译者注】,以及女人把性高潮次数刻记在睡房墙上的一幕。

    电影着重惊人的片刻,很自然产生一种“拾荒”美学。香港今天的惊险片随时可见抄袭《虎胆龙威》及《生死时速》(Speed,1994)的场面,甚至连配乐亦照搬如仪徐克的《满汉全席》也抄功夫片手法,饮食题材亦抄台湾片《饮食男女》(1994),烹饪比赛则抄袭日本电视节目,此外还将自己前作《豪门夜宴》(1991,合导)的意念循环再用。大众电影之所以看似厚颜无耻,或多或少是因为太追求精采的时刻,导演往往禁不住挪用那些大家叫好的东西。 他们所以依赖传统做法,也是基于同一道理。这些做法,不好听的就称做公式与俗套,即那些可即时意会,毋须解释甚或可笑的电影手法。但传统做法却是大众电影生命力之所在像西部牛仔可避过横飞的子弹,男女邂逅一定不乏趣事,结局亦往往大团圆。

    大众电影的要素,除趣味粗鄙,用画面交代故事外,还提供官能刺激与煽情效果。……鉴于娱乐的东西都偏爱戏剧性,又爱包罗所有吸引人的东西,所以出现有问题的意识和倾向该是意料之中的事。

    2019-05-08 09:39:22 回应
  • 第24页

    港片纵然不像日本娱乐文化那样要么是极暴力要么是看腻人的趣致物事,但两者通常都会觉得长大便是要有侵略性,而温柔的惟一方式,便是倒退回童稚状态

    2019-05-08 09:41:42 回应
  • 第32页

    最明显的,莫如性格刻画与心理转折。许多影评都捉错用神,其实美国片喜欢讲角色的性格发展。好莱坞片的男女主角并非完人,都有缺点,如羞怯(《暗恋你暗恋你》, While You Were Sleeping Tootsie)、自卑(《回到未来》, Back to the Future Sleepless in Seattle)急躁自负(《生死时速》),甚或自私与自大(偷天情缘》)剧情会随着事件推进,角色也成长起来,或一步步了解自己的缺点。《义胆雄心》的“人物弧线”(character arc,好莱坞编剧用语)追踪着李斯的性格发展,看他怎样从不知天高地厚的理想小子,变为足智多谋的硬朗斗士。

    2019-05-08 10:44:10 回应
  • 第34页

    电影高潮那不顾一切的场面,也许最能体现好莱坞与港片的显著分野,但两者较细微的差异也是有的。《天罗地网》的所有场面,无论文戏或连场动作,都把镜头近距离对准人物,即使远景,也用长焦距镜头把画面填得满满。因此片中没有《义胆雄心》的空间感,芝加哥开阔(图1A.4),上海却局促。《天罗地网》受拍摄经费所限,黄志强只能用服装与布景表现时代感,迪普曼处理动作场面的幅度,于他是难以办到的。

    2019-05-08 10:44:32 回应
  • 第39页

    《英雄本色》的成功,引发连串有“英雄片”之称的黑帮电影的抢拍潮。当地对何谓英雄主义不断重新评价,是环绕港片进行的文化对话中,讨论得最热烈的话题。………中国历史上多的是腐败与贪婪的统治者,一向没有诉诸客观公义原则的传统因此,在深入民间的故事里,英雄若非以武犯禁的独行侠,便是精英统治阶层的对头人。

    2019-05-09 11:05:43 回应
  • 第42页

    殖民统治下的香港成就非凡。英国派来总督管治一切,并钦点具有影响力的商人晋身行政局及立法局,为他出谋献策。这种安排虽然有些家长制,但却给了香港相当大的自由空间。英国早于19世纪便已在香港建立据点。为换取珍贵的茶叶和丝绸,英国公司不理中国政府禁令进口大量鸦片。英国在第一次鸦片战争后,于1842年迫使清政府割让香港岛,又于160年第二次鸦片战争中夺取九龙,更于1898年租借新界,为期99年。期间,深水港的优越条件使香港成为转口重镇,而当地经济,都是以“洋行”为名的公司主导,即太古、怡和及其他企业家族经营的贸易公司,香港甚至成为银行、航运、造船、货运及保险等行业的中心【4】香港是移民与流亡者的城市。中国帝制于1911年解体以后,先是军阀混战,后有日本30年代侵华,好些内地人都纷纷跑到这个殖民地。1941~1945年日本占领香港期间,部分难民回流内地,但战后不久,又爆发内战,数以千计移民又南下香港。纵使香港变成亚洲知名的人口中转站,但好些移民却留了下来,其中以广东省各地农村涌来的广东人占大多数,其次是潮州人和客家人,此外还有俄罗斯人、欧亚混血儿及印度那人。这些人当中,又以上海人格外重要,他们不少是企业家、专业人士和白领。上海商人擅于融资,使香港工业在50年代间迅速起飞。他们纵使只占人口4%,却成为工业界翘楚,在纺织、航运及塑胶等行业赚了大钱。【5】 进取的企业家不住涌来香港,英国人更让此地发展为自由市场的大实验场。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有句名言:“要看资本主义运作,便到香港去吧!”【6】海外华人资金大量涌进,当地放款者亦好商量,殖民地在战后迅速恢复元气。韩战期间,联合国向中国大陆实施贸易禁运,香港航运中心地位大受打击。为适应时势,殖民地自我转型,变身为出口主导的制造业经济,从初时的纺织与制造成衣,到生产玩具及钟表,到高质印刷及金属产品,到最后生产从电路板到电子游戏等电子工业。另外,当地公共交通及公共事业皆陆续私营化,建立了稳固的基建设施。政府除兴建公共房屋及控制卖地外,便很少介入繁忙的商贸活动。70年代间,香港经济每年均以10%的速度增长【7】 所有银行皆觊觎全球性的市场,殖民地未几成为重要的金融中心。邓小平于1978年后敞开中国大门香港商人开始把工厂北移。边境另一端,土地供应更充足,工资更低廉。到了1996年,殖民地投入工业的劳动力不足一成,香港转向发展服务业,以银行、贸易、投资及旅游为主。华人富商开始收购英资公司。本地公司也大量投资新兴的内地市场。香港成为世界商业中心,美国、欧洲及亚洲各地公司都来大展拳脚。尽管80年代期间出现金融危机,但香港仍稳步繁荣【8】 殖民地与国内一向息息相关。香港不能自给自足,自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中国内地便控制了当地食水及粮食供应,正如有句老话:“内地只消一通电话,便可拿下香港。”80年代经济蓬勃期间,香港对国内变得举足轻重。香港在国内的投资额估计占所有外来投资的三分之二,国内商人也踊跃投资香港企业;香港居民经常往内地探视,而内地游客与商人亦不断涌到香港。70年代期间,香港开始步进漫长的经济繁荣期,新一代亦随之出现。他们是战后出生较富裕的年轻人,对中国大陆没有记忆,受殖民地英语教育,且不少在英国、澳洲或美加等地的大学毕业【9】。在都市成长,面向国际的年轻一群,纵然常以身为中国人为荣,却对广东的传统娱乐如粤剧及说教的粤语片兴趣不大,吸引他们的,反而是外国的大众传媒。

    2019-05-09 11:08:13 回应
  • 第44页

    许氏兄弟在电影、电视和音乐等方面的成就,反映了港人口味的某些转变,港人其实正开始建立起独特的流行文化,口味的转变来得更深更广。“港产片”以新姿态出现,除讲求节奏明快,还加插广东俚语,儒家伦理则消失得无影无踪。历史学者蔡宝琼说“当地市场的文化产品制造者视香港为首要效忠对象,还是破题儿第一遭。”【13】1984年以后,回归中国有期,本土身份的议论更趋白热化。愈近“九七”,港人生活方式似变得愈要与别不同,犹如要显示他们拥有摆脱内地影响的文化自由 即使两地的政经联系更趋紧密。到了1988年,调查显示8成以上受访者觉得自己根本非英国人也非中国人,而是香港人。【14】

    2019-05-09 11:10:18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