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璧对《大地孤独闪光》的笔记(5)

大地孤独闪光
  • 书名: 大地孤独闪光
  • 作者: 李海鹏
  • 页数: 245
  • 出版社: 南方日报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7
  • 外国“红孩子”的中国人生
    “高天露想成为中国人,希望能够跟大家一样”
    我想还是环境的问题,就像是在白种人社会长大的中国孩子会希望变成白人,和种族优劣无关,纯粹是希望得到群体的接纳和认同,从文化上,从外貌上。如今人们能欣赏多样性,但也需要有很强大的心灵才能特立独行,何况是那个年代。
    “他不能解释为什么他们一直把中国视为文化和生活的樊笼,最终却要回到这笼中。‘我自己也觉得奇怪,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开始想念中国’”
    认同是双重层次的,外貌的认同和文化的认同,文化的认同比外貌认同更深,(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吧)会让人对一个社会/群体产生眷恋,因为在那里可以顺遂自己的习惯生活也能得到社会的认可。但认同也是双向的,对于主体而言,认同群体和社会更多是因为文化,但对于外界而言,特别是陌生人,却很容易因为外貌而对不同人种产生疏离,这是主体无法改变的事实。但是我相信深入了解之后,文化的认同会超越外貌。遗憾的是这世上更多的是陌生人。
    全球化的神奇之处大约在于,外貌认同和文化认同的界限都被不断拓宽,白人黄种人拉美人黑人的种族特征都能进入被认可的圈子,主流文化被削弱,各个族裔的文化都有一席之地。emm太遥远了,别再整民族主义就万幸了,像AfD这样的极端右翼政党最好别再往我信箱里塞传单(指望我一个外国人(能/愿意)给你们投票?呵呵)。
    2018-12-25 18:09:22 回应
  • 第92页
    两村的新村建起围墙之后,台张村的村民发现,他们的围墙是24厘米宽,而梁锥村的围墙是38厘米宽,也就是说,少了一排竖砌的砖。台张村的村民觉得刚开始建设就与梁锥村不一样,那么新村的房子的质量最后肯定不如梁锥新村。他们派出20多位代表与负责施工的工程师谈判。村民们缺乏谈判技巧,上来就一味强硬:“我们不搬了!” 梁希森的想法是,在围墙方面,梁锥新村是个特例。他自己住在梁锥新村,出于安全需要才把围墙建厚,别的村要那么厚千什么?不料,台张村的一些村民直接对梁希森说,这样盖,即使新居建完,他们也不会去住。梁希森不高兴地回答说,“你不进去住,我还建这个干什么?”他让施工队拆掉围墙,撤走了。台张村的一些村民后来又后悔了,他们找到村支书张俊山,问能不能跟梁希森再商量商量,把房子盖起来。张俊山说,我哪有那个脸去找人家? “农村的这个事儿就是这个样!白给你盖房你还不乐意!”张俊山说,“再好的事它也有不同情的!”
    受惠于人总是“不患寡而患不均”,但能责怪他们什么?没有经济学头脑?他们怎么会有?我不喜欢说他们懵懂愚昧,因为我有时候真的不如他们精明。但是看到这里想起老家农村的一档子破事,虚荣,贪婪,狡黠…太多的负面词汇形容农村的人际关系和圈子文化,真的很恨。
    2018-12-25 18:27:56 回应
  • 农民富豪的乌托邦
    梦想真的很美,但是称之为乌托邦,我想是因为希望用大量金钱让梦想一步成型。
    以前玩模拟城市是开无限金钱,建造城市一步登天,但在现实终是行不通。建房或许只需要月余,但教育和观念的改变不是一朝一夕。
    但还是希望这个人能走得更远一些。
    2018-12-25 18:40:11 回应
  • 第100页
    这一次她回到拉萨,已经从一个自己能做很多事的盲人,变成了一个能为别人做很多事的校长
    从敬佩她,到钦佩她。
    2018-12-25 18:49:26 回应
  • 最后的满语者
    汉族像庄子所言之柔弱的舌头般长存,不能抵御虎狼之邦,却有同化的伟力;那些人侵的民族总是短暂地占有江山,却将永久性地失去自我。
    2018-12-25 19:09:53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