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ely You're Joking, Mr. Feynman! (1)

  • 第44页
    The reason why I say i'm "uncultured" or "anti-intellectual" probably goes all the way back to the time when I was in high school. I was always worried about being a sissy; I didn'...

The Sociological Imagination (1)

  • 第3页
    Nowadays men often feel that their private lives are a series of traps. They sense that within their everyday worlds, they cannot overcome their troubles, and in this feeling, they are often quite cor...

西方哲学史(下卷) (1)

  • 第211页
    德国哲学家们,从康德到黑格尔,都没消化了休谟的议论。我特意这样讲,尽管不少哲学家和康德有同见,相信《纯粹理性批判》对休谟的议论作了解答。其实,这些哲学家们——至少康德和黑格尔——代表着一种休谟前型式的...

法律与社会 (2)

  • 第227页
    对专业知识和资质的质疑通常源于所谓的学科过于分化。(也就是说,如果某个教授的研究领域是法社会学,那么他是否有资格评估社会心理学的检测?) 微微有点喜感。。。
  • 第165页
    对越轨行为的正式控制并不限于刑事制裁。除此之外在美国还存在另外一种适用广泛的通过法律进行的社会控制形式,当然这种方式也并不具有排他性,这便是通过对越轨行为加以“医疗化”的“民事监管”。“医疗化”指的是...

言语与象征 (1)

  • 第117页
    人们似乎倾向于让差异来适应已有的正常概念,而不是修改概念。对语言的控制就意味着对现实的控制,虽然现实不是观念。观念它以自己的方式,介入革命性的话题和替代性的词汇。
<前页 1 2 3 4 5 6 7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