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cora*山妮对《美术史十议》的笔记(2)

Ancora*山妮
Ancora*山妮 (而眩光只是心象)

读过 美术史十议

美术史十议
  • 书名: 美术史十议
  • 作者: 巫鸿
  • 页数: 124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08-6
  • 第20页
    从“语言”到“视觉”的转化也就是从“空间”到“视觉”的转化,这是摄影改变美术史思维的第二个重要方面:当复杂的建筑物和三维的艺术品被再现成二维的图像,当这些照片或幻灯成为研究和教学的主要材料,“视觉”就成为研究者和美术品之间的唯一联系。如果说参观一个建筑时人们需要穿过连续的空间,在实地欣赏一个雕像时会走来走去,不断转移视点,那么这些身体的移动在看照片或幻灯时就都不需要了。特别是在听幻灯讲演的时候,听众坐在黑暗的讲堂里,一边听解说一边看着一幅幅放大了的和经过特殊照明的图像。他们和艺术的关系被缩减为“目光”(gaze)的活动,而他们注视的对象是从原来建筑和文化环境中分裂、肢解下来的碎片。
    2012-08-15 22:41:17 1人推荐 1人喜欢 回应
  • 第48页
    “对美术的历史物质性的研究因此不仅仅是对一件作品原始创作状况的重构,而且也应该是对它的形态、意义和上下文在历史长河中不断转换的追寻。 需要强调的是:这种“历史物质性”的转换并非是少数作品的特例,而是所有古代艺术品必定经历的过程。”
    ——巫鸿《实物的回归-美术的“历史物质性”》
    该文主要谈及对作为美术史研究对象的“实物”(actual objects)的反思和理解,尤其是对“现存的实物是否等同于历史上的原物”,以及对“实物”与“原物”之间的距离的理解,他将这种距离理解为物质性的转换和演变。他谈到几个例子:郭熙的画作曾经从建筑绘画转变为卷轴画,其展示的空间、功能、观赏方式等都发生了转变;卷轴画在流传过程中后加的印章和题跋;敦煌莫高窟220窟(翟家窟)历次重修所形成的的几个不同时代的历史积累;最后一类例子是“在表面上并没有被改换面貌的艺术品,但是它们被置换了的环境、组合和观看方式使它们成为再造的历史实体”(如博物馆中的文物)。他认为“一旦美术史家取消实物和原物之间的等号,就必须认真考虑和重构二者间的历史关系,这个重构过程会引导他们发现和思考很多以前不曾想到的问题,而这些问题的核心也就是美术的历史物质性”。
    读完此篇,联想到对于古建筑也同样地(其实不限于古建筑,也包括其他具有历史和艺术价值的建筑),“实物”并非等同于“原物”,我们在欣赏和保护古建筑的时候,应该正视和思考文物古建筑或艺术品的这种历史物质性的演变和发展,它们的历史物质性随着时间推移不断转换面貌和功能,甚至地点和意义,因此有些研究需要首先重构“原始状态”才有意义,而“实物”与“原物”之间的关系乃至“原物”的存在性其实都已经构成更加丰富的思考和研究空间。
    在这个话题下,再谈到古建筑保护与修复这件事情,古建筑大多是不同历史时期形成的叠加,不修复是危险的,而修复往往也是危险的,可能会对“实物”造成歪曲,保护与修复具有本质的区别,坚持“不改变文物原状的原则”就显得尤为重要,修缮时应尊重“实物”的历史物质性而非创作。但我想说的是如何接受和善用这种“历史物质性”,仍是一个问题。
    然后产生了几点联想:
    1是修缮时“恢复原状”,例如朔州崇福寺弥陀殿,大修时清除了台基上的清代建筑;南禅寺修复时的改动也存在类似问题,回到某个状态;此类情况并不少见。此外以“修旧如旧”这四个字来指导古建修缮可能也会带来这样的问题,如何定义“旧”?怎么修?“如”怎么样的状态?这些都无法以四个字来涵盖。
    2是山西大同饱受争议沸沸扬扬的“古城保护工程”,上华严寺中虽然也大拆大建了很多仿古建筑,但清代的山门和前殿等得以保留,这其实也算一种进步吧。
    3再者,还是大同,城墙被重新覆砖,复建瓮城望楼角楼等,显然城墙的“历史物质性”发生了变化。
    4大同城墙上的明代老雁塔被易地迁建到大同文庙内,原址重新修建了一座放大的新雁塔,这里,老雁塔的“历史物质性”发生了转变,并且这个迁建行为是违反文物保护法的,个人认为“历史物质性”是对文物和艺术品所经历过程的理解和诠释,并非行为的目的,也就是说,我们也不能因为“历史物质性”会发生演变而欣然制造和接受各种即将发生的变化,更不能将实物的“历史物质性演变”作为破坏的借口。
    5文化遗产的活化,其实也可以从巫鸿本篇实物的“历史物质性”角度来理解。
    6因为古建筑“历史物质性”中的功能等在今天发生了转变,那么我们是否能接受高质量的创新添建物呢,比如云冈新建的窟檐,比如大同华严寺中的仿古佛殿和复原的某些建筑,比如古建筑周围的为游客提供便利的现代结构?(当然这里还有一个问题,云冈的窟檐和华严寺复建的出发点是不同的)
    7应设置说明,对“历史物质性”的演变给予说明阐释和展示,使公众在参观时了解这些变化。
    再摘录本篇中的两段文字,或许能有所启发和帮助:
    “……我们常常把‘重修’看成是一种令人遗憾的次要历史现象,但是每次重修实际上都重新定义了一个石窟。特别是五代时期对220窟的重修将早期壁画大量覆盖,所画的“新样”文殊像明显表明了重修者翟奉达“厚古薄今”的态度和趣味。有意思的是,对这个窟累积历史的发现又是通过逐渐剥离晚期壁画实现的……可惜由于当时技术条件所限,无法保存剥下的晚期壁画,不然的话我们可以有几个不同时代的翟家窟,以显示这个窟的历史物质性的演变过程。”
    “敦煌历史物质性的转换在过去的1600多年中从未停止,甚至在今天仍在持续。举例来说,20世纪初拍摄的照片仍然显示了通向一些洞窟的直上直下的阶梯和阶梯前的牌坊,今天参观莫高窟的游客则不需再受这类攀登之苦,可以如履平地般地沿着层层混凝土栈道参观浏览,所获得的自然也是另一番历史经验和感受。”
    图详见http://www.douban.com/note/232273585/
    2012-08-20 23:49:45 1人推荐 3人喜欢 回应

Ancora*山妮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4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