𝙰𝚣𝚎𝚛𝚒𝚕对《小李飞刀1: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的笔记(3)

小李飞刀1: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
  • 书名: 小李飞刀1:多情剑客无情剑(上中下)
  • 作者: 古龙
  • 页数: 852
  • 出版社: 河南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13-4-1
  • 多情剑客无情剑(上)
    Az:喜歡這樣一部作品 是不需要什麽理由的。當年讀時 未必喜歡李尋歡 但這一次卻覺得親切了不少。阿飛的敏銳這回給人的印象尤為深刻。小紅還是那麼值得去喜歡的女孩子。
    即使再讀 故事也依然精彩不已。
    第一章 飞刀与快剑
    虬髯大汉道:“那孩子的脚程不快,只怕要等到起更时才能赶到这里。” 李寻欢笑了笑,道:“我看他也不是走不快,只不过是不肯浪费体力而已,你看见过一匹狼在雪地上走路么?假如前面没有它的猎物,后面又没有追兵,它一定不肯走快的,因为它觉得光将力气用在走路上,未免太可惜了。”
    第二章 海内存知己
    李寻欢道:“无论谁杀了人后,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麻烦的,我虽不怕杀人,但平生最怕的就是麻烦。”
    他忽又问道:“你可知道他为何要杀你么?” 少年道:“不知道。” 李寻欢道:“白蛇虽然没有杀他,但却已令他无法在江湖中立足,你又杀了白蛇,他只有杀了你,以后才可以重新扬眉吐气,自吹自擂,所以他就非杀你不可,江湖中人心之险恶,只怕你难以想象的。” 少年沉默了很久,喃喃道:“有时人心的确比虎狼还恶毒得多,虎狼要吃你的时候,最少先让你知道。” 他喝下一碗酒后,忽又接道:“但我只听到过人说虎狼恶毒,却从未听过虎狼说人恶毒,其实虎狼只为了生存才杀人,人却可以不为什么就杀人,而且据我所知,人杀死的人,要比虎狼杀死的人多得多了。”
    第三章 宝物动人心
    李寻欢笑着道:“有人若请我喝酒,我从来不会拒绝的。” 洪汉民只有接过酒杯,他的手直抖,虽然总算喝下去半杯酒,还有半杯却都洒到身上了。 李寻欢叹了口气,喃喃道:“可惜可惜……你若也像我一样,找把刀来刻刻木头,以后手就不会发抖,雕刻可以使手稳定,这是我的秘诀。” 他又倒了两杯酒,笑道:“佳人不可唐突,好酒不可糟蹋,这两件事你以后一定要牢记在心。”
    洪汉民垂下头叹道:“戴五明知这金丝甲现在是江湖中每个人都想得到的宝物,他既然身怀此物,本不该喝醉的。” 李寻欢冷冷道:“他并不是不该喝酒,而是不该交错了朋友。”
    第四章 美色惑人意
    他背负着双手,悠然踱了进来,喃喃叹着道:“一个人若想在酒徒的酒中下毒,那么无论多么愚蠢的事他只怕都能做得出来了……你说是么?” 最后一句话他是问李寻欢的,李寻欢忽然发现这人竟有双动人的眼睛,和他的脸实在太不相衬。那就像是嵌在死猪肉上的两粒珍珠似的。 李寻欢望着这双眼睛,微笑着道:“和赌鬼赌钱时弄鬼,在酒鬼杯中下毒,当着自己的老婆说别的女人漂亮——无论谁做了这三件事,都一定会后悔的。” 青衣人冷冷道:“只可惜他们后悔时大多已来不及了!”
    李寻欢没有回答,只是缓缓抚摸着手里的小刀。 青衣人目光也落在这柄小刀上,道:“别人都说你‘出手一刀,例不虚发’,这话不知有没有夸张?” 李寻欢道:“以前也有很多人对这句话表示怀疑。” 青衣人道:“现在呢?” 李寻欢目中闪过一丝萧索之意,缓缓道:“现在人都已死了!”
    少女的躯体扭动着,柔声道:“男人在做这种事的时候,手里不该还拿着刀的。” 李寻欢的声音也很温柔,道:“男人手里拿着刀时,你就不该坐在他怀里。”
    少女媚笑道:“你……你难道还忍心杀我?” 李寻欢也笑了,道:“一个女孩子不可以如此自信,更不可以脱光了来勾引男人,她应该将衣服穿得紧紧的,等着男人去勾引她才是,否则男人就会觉得无趣的。” 他的手已抬起,刀锋自她脖子上轻轻划了过去,鲜血一点点溅在她白玉般的胸膛上,就像是雪地上一朵朵鲜艳的梅花。 她已完全吓呆了,柔软的躯体已僵硬。 李寻欢微笑道:“你现在还有那么大的自信,还认为我不忍杀你吗?” 刀锋,仍然停留在她的脖子上。 她的嘴唇颤抖着,哪里还说得出话。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我希望你以后记住几件事,第一,男人都不喜欢被动的;第二,你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漂亮。
    第六章 醉乡遇救星
    虬髯大汉叹道:“世人眼中的小人,固然未必全都是小人,世人眼中的君子,又有几个是真君子呢?”
    第八章 往事不可追
    李寻欢终于又见到林诗音了。 林诗音也许并不能算是个真正完美无瑕的女人,但谁也不能否认她是个美人,她的脸色太苍白,身子太单薄,她的眼睛虽明亮,也嫌太冷漠了些,可是她的风神,她的气质,却是无可比拟的。 无论在任何情况下,她都能使人感觉到她那种独特的魅力,无论谁只要瞧过她一眼,就永远无法忘记。
    第九章 何处不相逢
    龙啸云道:“朋友多一个总比少一个好。” 李寻欢道:“但世上又有几人能不负这‘朋友’二字?像大哥你这样的朋友,无论谁只要交到一个已足够了。”
    第十章 十八年旧怨
    两人目光相对,都已不觉热泪盈眶,于是两人都扭过了头——英雄们的别离,有时竟比小儿女的分离更令人断肠,因为他们纵有满怀别绪,只是谁也不愿说出口来。
    第十二章 同是断肠人
    阿飞道:“你是个好朋友,但你们却弄错了一件事。” 铁传甲道:“哦?” 阿飞道:“你们都以为性命是自己的,每个人都有权死!” 铁传甲道:“这难道错了?” 阿飞道:“当然错了!” 他霍然转过身,瞪着铁传甲,道:“一个人生下来,并不是为了要死的!” 铁传甲道:“可是,一个人若是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 阿飞道:“就算到了非死不可的时候,也要奋斗求生!” 他仰视着辽阔的穹苍,缓缓接着道:“老天怕你渴,就给你水喝,怕你饿,就生出果实粮食让你充饥,怕你冷,就生出棉麻让你御寒。”他瞪着铁传甲,厉声道:“老天为你做的事可真不少,你为老天做过什么?” 铁传甲怔了怔垂首道:“什么也没有。” 阿飞道:“你的父母养育了你,所费的心血更大,你又为他们做过什么?” 铁传甲头垂得更低。 阿飞道:“你只知道有些话是不能说的,若是说出来就对不起朋友,可是你若就这样死了,又怎么对得起你的父母,怎么对得起老天?” 铁传甲紧握着双拳,掌心已不禁沁出了冷汗。 这少年说的话虽简单,其中却包含着最高深的哲理,铁传甲忽然发现他有时虽显得不大懂事,但思想之尖锐,头脑之清楚,几乎连李寻欢也比不上他,对一些世俗的小事,他也一点不通,因为他根本不屑去注意那些事。 阿飞一字字道:“人生下来,就是为了要活着,没有人有权自己去送死!”
    爱情,实在是最奇妙的,“它”有时能令最愚笨的人变得极聪明,有时却能令最聪明的人变成呆子。
    第十四章 有口难言
    林仙儿叹了口气,幽幽道:“我早就知道今夜你还会回来救他的,可是你要知道,无论多好的朋友,也没有自己的性命重要。”阿飞霍然低下头,瞪着她,一字字道:“我只希望你以后永远莫要说这种话,这次我只当没有听到!”
    第十五章 情深意重
    林诗音紧握着双手,颤道:“你……你现在难道已变成了个骗子?” 李寻欢道:“我本来就是个骗子,只不过现在骗人的经验更丰富了些而已。” 林诗音咬着嘴唇,霍然扭转身,冲了出去。 李寻欢还在笑着,他的目的总算已达到。 他就是要伤害她,要她快走,为了不让别人被自己连累,他只有狠下心,来伤害这些关心他的人。 因为这些人也正是他最关心的。当他伤害他们的时候,也等于在伤害自己,他虽然还在笑着,但他的心却已碎裂……
    林诗音静静地望着他,这是她亲生的儿子,这是她的性命,她的骨血,她刚擦干的眼睛又不禁流下了两滴眼泪。 过了很久,她才黯然叹息了一声,仰面向天、喃喃道:“为什么仇恨总是比恩情难以忘却……” 要忘记别人的恩情仿佛很容易,但若要忘记别人的仇恨就太困难了,所以这世上的愁苦总是多于欢乐。
    能将恩情看得比仇恨还重的人,这世上又有几个? 阿飞闭起眼睛,仿佛睡着了,眼角却已沁出了一滴泪珠,看来就像是凝结在花岗石上的一滴冷露。他没有对铁传甲说出李寻欢的遭遇,只因他不愿见铁传甲去为李寻欢拼命,他要自己去为李寻欢拼命! 为了朋友的义气,一条命又能值几何? 祠堂的寒意愈来愈重,火也熄了,石板上似已结了霜,阿飞就坐在结霜的石板上。 他穿的衣衫虽单薄,心里却燃着一把火。 永恒不灭的火。 就因为有些人心里燃着这种火,所以世界才没有陷于黑暗,热血的男儿也不会永远寂寞。
    阿飞沉默了半晌,忽然张开眼来,瞪着林仙儿道:“你可知道世上最讨厌的是哪种人么?” 林仙儿似也不敢接触他锐利的目光,眼波流转,笑道:“莫非是赵正义那样的伪君子?” 阿飞道:“伪君子虽可恨,万事通却更讨厌。” 林仙儿道:“万事通?你说的莫非是百晓生。” 阿飞道:“不错,这种人自作聪明,自命不凡,自以为什么事都知道,凭他们的一句话就能决定别人的命运,其实他们真正懂得的事又有多少?” 林仙儿道:“但别人都说……” 阿飞冷笑道:“就因为别人都说他无所不知,到后来他也只有自己骗自己,硬装成无所不知了。” “你……你不信任他?” 阿飞道:“我宁可信任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人。”
    瓶子里没有醋,固然不会响,若是装满了醋,也摇不响的,只有半瓶子醋才会晃荡晃荡。
    第十七章 原形毕露
    她话未说完,已又泪流满面。 李寻欢忽然大笑起来,大笑道:“女人为什么总是这样自我陶醉,我不说,只不过因为说了也无用,我不走,只因为明白他不会让我走的。” 他不停地笑,不停地咳嗽,目中有热泪夺眶而出,也不知是笑出了眼泪还是咳出了眼泪。 林诗音凄然道:“现在无论你怎么说都没关系了,我反正已知道……” 李寻欢骤然顿住笑声,厉声道:“你知道,你知道什么,你可知道龙啸云这样做是为了谁,你可知道他就是怕我来将你们的家拆散,所以这样做的!只因为他将这个家看得比什么都重,更将你看得比什么都重……” 林诗音望着他,忽也嘶声笑了起来,道:“他害了你,你还要替他说话,很好,你的确很够朋友,但你知不知道我也是人……你对不对得起我?” 说到后来,谁也分不清她究竟是笑,还是哭? 李寻欢又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了血。
    第十八章 一日数惊
    李寻欢淡淡道:“仇人倒无妨,多多益善,朋友只要一两个便已足够,因为有时朋友比仇人还要可怕得多。”
    第十九章 百口莫辩
    阿飞静静地望着她,缓缓道:“你看他能不能平安到达少林寺?” 无论林仙儿说什么,他还是只有这一句话。 林仙儿“噗嗤”一笑,道:“你呀!我拿你这人真是没法子。”她温柔地拉着阿飞坐下,柔声道:“但你只管放心,他现在说不定已坐在心湖大师的方丈室喝茶了,少林寺的茶一向很有名。” 阿飞神色终于缓和了些,居然也笑了笑,道:“据我所知,他就算被人扼住,也绝不肯喝茶的。”
    第二十章 人心难测
    心湖大师厉声道:“你难道还想作困兽之斗?” 李寻欢叹了口气,道:“日子虽不好过,我却还未到死的时候。”
    阿飞轻轻将剑插入了腰带。 突听林仙儿道:“你……你要做什么?” 她忽然惊醒了,美丽的眼睛吃惊地望着阿飞。 阿飞却不敢回头看她,咬了咬牙,道:“我要走了!” 林仙儿失声道:“走?” 她站起来,冲到阿飞面前,颤声道:“你连说都不说一声,就要悄悄地走了?” 阿飞道:“既然要走,又何必说。”
    阿飞吃得虽多,并不快,每一口食物进了嘴,他都要经过仔细的咀嚼后再咽下去。 但他又并不是像李寻欢那样在慢慢品尝着食物的滋味,他只是想将食物的养分尽量吸收,让每一口食物都能在他体内发挥最大的力量。 长久的艰苦生活,已使他养成了一种习惯,也使他知道食物的可贵,在荒野中,每餐饭都可能是最后的一餐。 他吃了一餐饭后,永远不知道第二餐饭在什么时候才能吃得到嘴,所以每一口食物他都绝不能浪费
    林仙儿目中露出欢喜之色,但却摇头道:“这是你所得来的东西,你以后也许还会需要它的,怎么能随随便便就送给别人?” 阿飞凝视着她,声音忽然变得很温柔,道:“我没有送给别人,也不会送给别人,我只是送给你。”
    第二十三章 误入罗网
    心树道:“你可知道你一出去便必死无疑!” 李寻欢道:“我知道。” 心树目光闪动,沉声道:“你可知道你纵然死了,他们也未必会放了你的朋友。” 李寻欢道:“我知道。” 心树道:“但你还是要出去?” 李寻欢道:“我还是要出去。”他回答得简短而坚定,似乎全无考虑的余地。 心树道:“你如此做岂非太迂?” 李寻欢肃然一笑,道:“每个人这一生中都难免要做几件愚蠢之事的,若是人人都只做聪明事,人生岂非就会变得更无趣了?” 心树像是在仔细咀嚼他这几句话中的滋味,徐徐道:“大丈夫有所不为,有所必为,你纵然明知非死不可,还是要这么做,只因你非做不可!” 李寻欢微笑道:“你总算也是我的知己。” 心树喃喃道:“义气当先,生死不计,李寻欢果然不愧是李寻欢——”
    第二十五章 剑无情人却多情
    阿飞似乎并未发觉他笑容中的辛酸,道:“你既已来了,为何不进去?” 李寻欢淡淡道:“我做的事有许多都没有原因的,连我自己都解释不出。” 阿飞的眸子在夜色中看来就像是刀。 他的话也像刀,道:“龙啸云如此对不起你,你不想找他?” 李寻欢却只是笑了笑,道:“他并没有对不起我……一个人为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女,无论做出什么事来,都值得别人原谅的。” 阿飞瞪着他,良久,良久,慢慢地垂下头,黯然道:“你是个令人无法了解的人,却也是个令人无法忘记的朋友。”
    阿飞这一剑是不是还能刺得下去? 剑无情,人却多情。
    2013-05-10 15:10:51 回应
  • 多情剑客无情剑(中)
     
    第三十章 漫漫的长夜
    茶叶并不好。 但茶只要是滚烫的,喝起来总不会令人觉得难以下咽,这正如女人,女人只要年轻,就不会令人觉得太讨厌。 落魄的中年人慢慢地啜着茶,他喝茶比喝酒慢多了,等这杯茶喝完,他忽然笑了笑,道:“我以前有个很聪明的朋友,曾经说过句很有趣的话。” 麻子赔笑道:“大爷你自己说话就有趣得很。” 落魄的中年人道:“他说,世上绝没有喝不醉的酒,也绝没有难看的少女,他还说,他就是为了这两件事,所以才活下去的。” 他目中带着笑意,接着道:“其实真正好的酒要年代愈久才愈香,真正好的女人也要年纪愈大才愈有味道。” 麻子显然还不能领略他这句话
    第三十二章 章知己仇敌
    他笑了笑,又接着道:“但死却容易多了,能为了别人而宁可自己认输,自己受委屈,这才是真正的英雄!真正的男子汉!” 李寻欢嘎声道:“你……” 他只觉心头激动,不能自已,只说一个字喉咙就似已被塞住。 郭嵩阳道:“我很了解你,你说你不能和我交手,只因你觉得你自己现在还不能死,你知道还有人需要你照顾,你不能抛下她不管!” 李寻欢黯然无言,热泪几乎已将夺眶而出。 一个最可靠的朋友,固然往往会是你最可怕的仇敌,但一个可怕的对手,往往也会是你最知心的朋友。
    因为有资格做你对手的人,才有资格做你的知己。 因为只有这种人才能了解你
    李寻欢微笑道:“听姑娘说得如此生动,我几乎也像是到了泰山绝顶,得见帝王谷主与蓝大先生的雄风,实在是精彩极了。” 辫子姑娘抿嘴笑道:“想不到你说的话比你的飞刀还要厉害得多。” 李寻欢道:“哦?” 辫子姑娘娇笑道:“你一剑虽然可以要人的命,但你只要说一句话,却可令女孩子们将心都交给你,要女人的心,岂非比要男人的命困难多了么?
    第三十三章 章惊人之语
    李寻欢果然已忍不住咳嗽起来。 辫子姑娘柔声道:“我知道你一向不愿自夸自赞,总是替别人吹嘘,这是你的好处,却也正是你的毛病,一个人既然活着,就不能太委屈自己。” 李寻欢道:“姑娘……” 辫子姑娘嘟起嘴,道:“我既不姓‘姑’,也不叫作‘娘’,你为什么总是叫我姑娘。” 李寻欢也笑了,他忽然觉得这女孩子很有趣。 辫子姑娘板着脸道:“我姓孙,叫孙小红,可不是上官金虹那个‘虹’,而是红黄蓝白那个‘红’。”
    第三十四章 惊人的消息
    孙小红凝视着他,目光更温柔,轻轻叹息着道:“我爷爷常说,一个人若是总不为自己着想,活着也未免太可怜了。” 李寻欢忽然笑了笑,淡淡道:“一个人若总是为自己着想,活着岂非更可怜?” 孙小红也沉默了起来。
    第三十六章 奇异的感情
    蓝蝎子已走了,是带着眼泪走的。 李寻欢已沉默了很久,忽然笑了笑,道:“你一定很奇怪,我为何没杀她。” 孙小红没有说话。 孙驼子一直垂首望着地上那件奇异的兵刃,也没有说话。 李寻欢缓缓接道:“这是因为我一向总认为一个人若还有泪可流,就不该死。”
    第三十九章 阿飞
    他不愿阿飞再想这件事,忽然抬头笑道:“你看,这棵树上的梅花已开了。” 阿飞道:“嗯。” 李寻欢道:“你可知道已开了多少朵?” 阿飞道:“十七朵。” 李寻欢的心沉落了下去,笑容也冻结。因为他数过梅花。 他了解一个人在数梅花时,那是多么寂寞。
    第四十章 奸情
    郭嵩阳叹了口气,道:“我有时真不懂,女人为什么总是要伤害爱她的人?” 李寻欢笑了笑,道:“这也许是因为她只能伤害爱她的人,你若不爱她,怎么被她伤害?……你若不爱她,她无论做什么事,你根本都不会放在心上。” 郭嵩阳微笑道:“你对女人好像了解得很多。” 李寻欢道:“世上绝没有任何一个男人能真的了解女人,若有谁认为自己很了解女人,他吃的苦头一定比别人更大。”
    他苦笑着接道:“其实女人是生来被人爱的,而不是被人尊敬的,男人若对一个根本不值得尊敬的女人尊敬,换来的一定是痛苦和烦恼。
    李寻欢叹道:“我纵然告诉他,他也不会相信,一个男人若是爱上了一个女人,他的耳朵就会变聋了,眼睛也会变瞎了,明明很聪明的人也会变成呆子。”
    第四十三章 生死之间
    他长叹着接着道:“每个人活在世上,都难免要做别人的铃铛,你是别人的铃铛,我又何尝不是,那摇铃的人自己身上说不定也有根绳子被别人拎在手里。”
    李寻欢道:“你若真的这么想,你就错了,有些人表面看来虽然很冷酷,其实却是个有血性,够义气的朋友,愈是不肯将真情流露出来的人,他的情感往往就愈真挚。”
    也不知过了多久,铃铃才擦了擦眼泪,喃喃道:“一个人一生中若能交到一个可以生死与共的义气朋友,那当真比任何东西都要珍贵得多。” 她俯首凝视李寻欢,过了半晌,黯然接着道:“你当然也为他做过许多事,所以他才肯……才肯为你这么做。”
    第四十五章 千钧一发
    李寻欢缓缓道:“无论她做过什么事,但她的本性还是善良的,一个人只要本性善良,就还有救药。”
    第四十七章 大欢喜女菩萨
    李寻欢道:“痴并不可笑,因为唯有至情的人,才能学得会这‘痴’字。” 铃铃笑了,道:“痴也要学?” 李寻欢道:“当然,无论谁想学会这‘痴’字,都不是件易事,因为‘痴’和‘呆’不同,只有痴于剑的人,才能练成精妙的剑法,只有痴于情的人,才能得到别人的真情,这些事,不痴的人是不会懂的。”
    第四十八章 女巨人
    铃铃咬着嘴唇,沉默了半晌,用眼睛瞟着李寻欢,道:“若是只养一个人,你养得起吗?” 她眼珠子一转,接着又道:“那人吃得并不多,既不喝酒,也很少吃肉,每天只要青菜豆腐就行了,而且她还会自己煮饭,自己炒菜,菜做得好极了,你晚上睡觉,她会替你铺床,早上起来,她会替你梳头。” 李寻欢笑了笑,道:“这样的人,她自己一定会活得很愉快,用不着跟我受苦。
    第五十章 温柔陷阱
    上官金虹沉默了很久,道:“你很怕李寻欢?” 林仙儿叹道:“简直怕得要命。” 上官金虹道:“他比我如何?” 林仙儿道:“他比你还可怕,因为我可以打动你,却绝对无法打动他。” 她又叹了口气,接着道:“他这人什么都不要,这就是他最可怕的地方。” 上官金虹:“他也是人,他想必也有弱点。” 林仙儿道:“他唯一的弱点就是林诗音,但我却也不敢用林诗音去要挟他。” 上官金虹道:“为什么?” 林仙儿道:“因为我没把握,只要他的刀在手,我无论做什么事都没把握。” 她长长叹息了一声,道:“所以只要他活着,我就不敢动。”
    2013-05-10 15:19:43 1人推荐 3人喜欢 回应
  • 多情剑客无情剑(下)
     第五十七章 火花
    
    龙啸云笑道:“其实,这不过是柄很普通的刀,并不能算是利器。” 荆无命道:“利器?……凭你这种人也配谈论利器?” 他眼睛忽然扫向龙啸云,冷冷道:“你可知道什么是利器?” 荆无命眼睛这才回到刀锋上,缓缓道:“能杀人的,就是利器,否则,纵是干将莫邪,到了你这种人手上,也就算不得利器了。“
    第五十八章 英雄
    李寻欢缓缓道:“我还要告诉你两件事。” 荆无命道:“你说。” 李寻欢道:“我虽伤了七十六个人,其中却有二十八人并没有死,死的都是实在该死的。” 荆无命默然。 李寻欢低低咳嗽了几声,接着又道:“我这一生,从未杀错过一个人!所以……我只望你以后在杀人之前,多想想,多考虑考虑。” 荆无命又沉默了很久,才缓缓道:“我也要告诉你一件事。” 李寻欢道:“我也在听。” 荆无命道:“我从不愿受人恩情,更不愿听人教训!” 说到这里,他突然在肩上那柄刀的刀柄上用力一拍。 露在外面的刀锋,直没入肉,直至刀柄。 鲜血涌出。 “当”的一声,剑也落在地上。
    直到他们父子都已溜出了门,阿飞才叹了口气,道:“我也知道你还是要放他们走的。” 李寻欢笑了笑,道:“他救过我。” 阿飞道:“他只救过你一次,却害过你很多次。” 李寻欢笑得有些凄凉,道:“有些事很难忆起,有些事却终生难以忘记。” 阿飞叹了口气,道:“那只不过因为是有些事,你根本拒绝去想而已。”
    阿飞沉默了很久,突然也笑了笑,道:“我现在才知道,人生中的确有很多事是完全不公道的。” 李寻欢道:“不公道?” 阿飞道:“不公道,譬如说,有些人一生都很善良,只不幸做错了一件事,这件事往往就会令他抱恨终生,非但别人不能原谅他,他自己也无法原谅自己。” 李寻欢默然。 他很了解“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的意义。 阿飞接着道:“但像龙啸云这种人,他一生中也许只做过一件好事——只救过你,所以你就永远不会觉得他是个十分坏的人。”
    第五十九章 勇气
    一个人受的打击太大,就会变得消沉,若是消沉得太久,无论多坚强的人,也会变得软弱,勇气也必定会消失。
    第六十章 友情
    李寻欢淡淡道:“也许她还没有机会问。” 阿飞道:“女孩子若是真的关心一个人,绝不会等什么机会。” 李寻欢沉默了半晌,突又笑了,道:“你难道怕我会上她的当?” 阿飞道:“我只知道她说的不是真话。” 李寻欢微笑道:“你若想活得愉快些,就千万不要希望女人对你说真话。” 阿飞道:“你认为每个女人都会说谎?” 李寻欢固然不愿正面回答他这句话,道:“你若是个聪明人,以后也千万莫要当面揭穿女人的谎话,因为你就算揭穿了,她也会有很好的解释,你就算不相信她的解释,她还是绝不会承认自己说谎。” 他笑了笑,接着道:“所以,你若遇见了一个会说谎的女人,最好的法子,是故意装作完全相信她,否则你就是在自找苦吃。”
    “你若要生存,就得要你的敌人死!” 吕凤先望着他渐渐走近,突然觉得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 他忽然觉得走过来的简直不是个人,而是只野兽。 负了伤的野兽! “仇敌与朋友间的分别,就正如生与死之间的分别。” “若有人想要你死,你就得要他死,这其间绝无选择的余地!” 这是原野上的法则,也是生存的法则。 “宽恕”这两个字,在某些地方是完全不实际的。
    他目光还停留在吕凤先身影消失处,缓缓接着道:“我觉得他本可胜我的,他出手绝不该比我慢。” 李寻欢道:“他武功的确很高,甚至也许比你还高,但你却把握住了最好的机会,这才是别人绝对比不上你的地方,所以你才能胜!”
    也不知过了多久,吕凤先突然长长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世上真有你这种人,阿飞能交到你这种朋友,真是福气。” 李寻欢笑了笑,道:“你若对他了解得多些,就会知道我能交到他这种朋友更是福气。”
    第六十一章 承诺
    这世上大多数人本就是为了别人而活着的——有些是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也有些是为了自己所恨的人——这两种人都同样痛苦。 这世上真正快乐的人本就不多。
    第六十五章 利用
    他目光忽然间又恢复了坚定,一字字道:“我什么事都可以依你,只有这件事不能。” 林仙儿道:“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阿飞道:“活也有很多种方式,你若真的为我好,就该让我好好活下去,堂堂正正地活下去。” 林仙儿道:“活就是活,总比死好。”
    第六十六章 怒火
    林仙儿泪又流下,道:“我有时真不明白,你心里想的究竟是什么?” 阿飞道:“我想的很简单,所以不会改变。” 愈简单,变化就愈少。
    林仙儿道:“这样我也能听得见。” 阿飞道:“但我却要你看着我,有些话,你不但要用耳朵听,还要用眼睛,否则你就永远不能了解它的意思。”
    第六十七章 自取其辱
    上官金虹负手走到院中,仰望着天边残月,喃喃道:“明天一定也是好天气……” 上官金虹喜欢好天气。 天气好的时候,血干得快,人死得也快。
    第七十章 是真君子
    大多数人都有好几张不同的脸,他们若要变脸时,就好像戏子在换面具,甚至比换面具还要简单。面具换得多了,渐渐就会忘记自己本来是什么样的一张脸。 面具戴得久了,就再也不愿拿下来。 因为他们已发觉,面具愈多,吃的亏就愈少。 幸好还有些人没有面具,只有一张脸,他自己的脸。 无论他们遇着什么事,吃了多少亏,这张脸都永远不会改变。 他们要哭就哭,要笑就笑,要活就活,要死就死。 他们死也不愿改变自己的本色,男儿的本色。 男人的本色。 世上若没有这样的人,人生就真的像是一出戏了。 那么,这世界也就不知会变成什么样子。
    第七十一章 毒妇的心
    林仙儿道:“其实你对付女人的法子更妙,你好像总有法子知道女人们心里在想着什么,你做的每件事都恰好正是她们最喜欢的——有时你甚至什么都不做,也自然会有人来上你的钩。” 她叹了口气,又道:“所以无论多厉害的女人,只要遇上你,就休想逃得了。” 李寻欢还是在听着。 林仙儿道:“每次我遇着你,都觉得跟你聊天很有趣,后来仔细想一想,才发现上了你的当,你根本什么话都没有说。” 最会说话的人,往往也就是不说话的人。 只可惜这道理也很少有人明白。
    第七十二章 互斗心机
    李寻欢突又干了杯酒,大笑道:“说得好!” 林仙儿叹了口气,道:“想不到你也和阿飞一样,你难道不知大多数女人说的话都靠不住么?你难道真相信她能带你去找阿飞?” 李寻欢笑了笑,道:“世上有说谎的男人,也有诚实的女人。
    第七十三章 人性无善恶
    孙小红道:“他觉得你也和他是同样的人,所以才佩服你,欣赏你——一个人最欣赏的人,本就必定是和他自己同样的人,因为每个人都一定很欣赏自己。”
    李寻欢道:“怕?怕什么?” 孙小红咬着嘴唇,道:“怕别人爱上你。” 她很快地接着道:“因为你知道无论谁若是真正了解了你,一定就会忍不住要爱上你的,你宁可被人恨,也不愿被人爱,是么?” 李寻欢笑了,道:“现在的年代的确变了,以前的小姑娘,嘴里绝不会说出‘爱’这个字。” 孙小红道:“以后的小姑娘也未必敢说,可是我……我无论生在哪个年代,就算是生在几百年以前,只要是我心里想说的话,我还是一样会说出来。” 无论是什么时代,都会有几个像她这样的人。 这种人敢说,敢做,敢爱,也敢恨。 就因为他们是活在时代前面的,所以在别人眼中,也许会将他们看成疯子、怪物。 但他们自己却还是活得很好,很愉快,甚至比大多数人都愉快得多,因为无论别人对他们的看法如何,他们根本全不在乎。
    第七十八章 兴云庄的秘密
    孙老先生大笑,道:“你若想女人替你保守秘密,只有一个法子,那就是永远莫要跟她提起这件事,一个字都不能提。”
    雨更大了。 李寻欢瞧着倒在泥泞中的林仙儿,心里忽然很悲哀很同情。 他并不是同情她,而是同情阿飞。 她本是自作自受,但阿飞呢? 阿飞并没有错。 他虽然爱错了人,但爱的本身并没有错。也许这才是最值得悲哀的。
    孙小红沉默了半晌,缓缓道:“我的确想流泪,想大哭一场,但却不是现在。” 林仙儿冷笑道:“你要等到什么时候?” 孙小红道:“明天……” 林仙儿道:“但明天还有明天的。” 孙小红道:“就因为永远有明天,所以永远有希望。” 她慢慢地接着道:“我虽然做错了,但那已过去了,我纵然要流泪,也不妨等到明天,因为今天我还有别的事要做!” 只有懦夫和呆子才会永远为“昨天”的事而流泪。 真正有勇气承认自己错误的人,也就会同样有勇气面对现实,绝不会将自己埋葬在眼泪里。 眼泪并不能洗清耻辱,更不能弥补错误,你若是真的忏悔,就得拿出勇气来,从今天从头做起。
    第八十四章 伟大的爱心
    孙小红缓缓道:“一个女人要帮助她的男人,并不是要去陪他死,为他拼命。而是要鼓励他,安慰他,让他能安心去做他的事,让他能觉得自己是重要的,并没有被人忽视。”
    孙小红叹道:“以前我总不明白,为什么有些人总要听别人的摆布,让别人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我才明白,你听别人的话,并不是因为你怕他,而是因为你爱他,你知道他无论做什么都是为了你好。”
    只有女人才了解女人的想法。 只有女人才知道一个少女为了她所爱的男人,是无论什么都做得出的,在别人眼中看来,她所做的事也许很可笑,但在她们自己看来,世上所有的原因都没有这一点重要。
    第八十五章 忽然想通了
    阿飞正坐在桌旁,一口一口地喝着粥。 他吃东西的时候一直很慢,因为他知道食物并不易得,所以要慢慢地享受,要将每一口食物都完全吸收,完全消化。
    “女人为什么总是对得到的东西加以轻蔑,为什么总要等到失去时才知道珍惜?”
    第八十九章 胜败
    他这一生受李寻欢的影响实在太多,甚至比他的母亲还多。 因为李寻欢教给他的是“爱”,不是恨。 爱永远比恨容易令人接受。
    “要杀一个人很容易,但若要他好好地活着,就难得多了。”这是李寻欢说的话。 无论对什么人,对什么事,他的出发点都是爱,不是恨,因为他知道恨所造成的只有毁灭,爱却可令人永生。
    第九十章 蛇足
    李寻欢道:“人活着,就要有理想、有目的,就要不顾一切去奋斗,至于奋斗的结果是不是成功,是不是快乐,他们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嘴角带着微笑,眼中发着光,缓缓道:“有些人也许会认为这种人傻,但世上若没有这种人,这世界早就不知变成什么样子了。
    因为他认为一个人的身世并不重要——人既不是狗,也不是马,难道一定要“名种”的才好? 一个人要成为怎么样的人,全都要看他自己。 这才是最重要的。
    李寻欢的手还是和孙小红的紧紧握在一起。 这双手握刀的时候太多,举杯的时候也太多了,刀太冷,酒杯也太冷,现在正应该让它享受温柔的滋味。 世上还有什么比情人的手更温柔的呢?
    2013-05-10 15:34:01 1人推荐 回应

𝙰𝚣𝚎𝚛𝚒𝚕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308条 )

间客
1
從0到1
1
三少爷的剑
1
极简主义
1
生命最后的读书会
1
火并萧十一郎
1
趣味生活简史
1
你要如何衡量你的人生
1
箭术与禅心
1
“偷”师学艺
1
银河英雄传说
1
星之海洋
1
罗马人的故事13
1
罗马人的故事 14
1
罗马人的故事 15
1
奇石
1
他们来到巴格达
1
斯泰尔斯庄园奇案
1
悬崖山庄奇案
1
大脑也有这么多烦恼
1
小王子心灵之旅
1
人类简史
1
盲眼钟表匠
1
最好的告别
1
必然
1
禅与摩托车维修艺术
1
阅读的故事
1
知日·料理之魂
1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1
寻找家园
1
我的阿勒泰
1
惜别
1
云中命案
1
知日·家宅
1
知日·妖怪
1
饮膳随缘
1
坟场之书
1
江城
1
悲观主义的花朵
1
甲骨文
2
孤筏重洋
1
深夜加油站遇见苏格拉底
1
我读2
1
活着活着就老了
1
坛经释义
1
最后的耍猴人
1
常识与通识
1
神们自己
1
知日·太喜欢漫画了
1
在建筑中发现梦想
1
逝去的武林
1
往事并不如烟
1
人格裂变的姑娘
1
访问
1
雨天的书
1
世界上所有的夜晚
1
增广贤文
1
味道·味觉现象
1
陶庵夢憶 西湖夢尋
2
国境以南 太阳以西
1
且听风吟
1
味道·人民公社
1
知日·铁道
1
厨房里的人类学家
1
中国好人
1
设计,无处不在
1
共产党宣言
1
幸福旅行箱
1
幻夜
1
走夜路请放声歌唱
1
白夜行
1
迎面撞上禅1
1
劝学篇
1
走神
1
我爱问连岳Ⅱ
1
自然英语学习法
1
罗辑思维
1
小心轻放的光阴
1
鱼和它的自行车
1
眼睛
1
超级时间整理术
1
不安的生活
1
目送
1
噪音太多
1
时间之书
1
写给大家看的设计书(第3版)
1
那个姐姐教我们的事
1
统计陷阱
1
时间,会用才能身价倍增
1
NLP速讀術
1
拖拉一点也无妨
1
想念你的陌生人
1
你早该这么玩Excel
1
黑暗的左手
1
厨房里的哲学家
1
湖上闲思录
1
我承认我不曾历经沧桑
1
满满的书页
1
改变我生命的那本书
1
点石成金
1
我想遇见你的人生
1
人生需要揭穿
1
在漫长的旅途中
1
穷查理宝典
1
云中人
1
厨房
1
卢布林的魔术师
1
哲学家们都干了些什么?
1
我读
1
禅的行囊
1
1分钟能做什么
1
How to Live on 24 Hours a Day
1
永远和三秒半
1
香港有个荷里活
1
大山里的人生
1
台湾念真情
1
东京塔
1
空谷幽兰
1
阿勒泰的角落
1
九篇雪
1
让男孩听进去,让女孩说出来
1
一个一个人
1
礼物
1
天平之甍
1
远远的村庄
1
不必读书目
1
伪自由书
1
海伯利安的陨落
1
英雄无泪
1
世说新语译注
1
曾文正公嘉言钞
1
智慧书
1
私人藏书
1
写在人生边上
1
失败之书
1
河岸
1
冷记忆2
1
敬重与惜别
1
飛刀.又見飛刀
1
致D
1
舞!舞!舞!
1
有一天啊,宝宝……
1
神鞭
1
独立,从一个人旅行开始
1
我们仨
1
ABC谋杀案
1
牛棚杂忆
1
真怕你是个乖孩子
1
小国王
1
生命的奮進
1
夹边沟记事
1
城门开
1
上课记2
1
第56号教室的奇迹
1
莱茵河的囚徒
1
此生未完成
1
早晨从中午开始
1
少年迈尔斯的海
1
Charlie and the Chocolate Factory
1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
1
The Diving Bell and the Butterfly
1
Private Peaceful
1
Winnie the Pooh
1
伤心咖啡店之歌
1
风铃中的刀声
1
边城浪子(上下)
1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1
绝版魏晋
1
旁观者
1
夜航船
4
惶然录
1
论语别裁(上下)
1
中国古典诗词感发
1
音乐课
1
富兰克林自传
1
青灯
1
永不止步
1
新千年文学备忘录
1
论证是一门学问
1
夜航
1
眠
1
你不孤单
1
骆驼祥子
1
给青年诗人的信
1
呐喊
1
谁来跟我干杯
1
幽梦影
1
The Alchemist
1
再见,老房子
1
此生
1
上课记
1
爱情是个冷笑话
1
万里无云
1
Charlotte's Web
1
最大的一场大火
1
迷恋记
1
圣诞忆旧集
1
Flipped
1
绿光往事
1
漫步遐想录
1
The Painted Veil
1
Demian
1
为什么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
1
心学大师王阳明大传
1
少年巴比伦
1
追随她的旅程
1
上学记
1
爸爸爱喜禾
1
过于喧嚣的孤独
1
时与光
1
七日谈
1
哈姆莱特 罗密欧与朱丽叶
2
一路两个人
1
时间简史(普及版)
1
人生不设限
1
机场里的小旅行
1
I, Steve
1
The Lover's Dictionary
1
史记(全三册)
1
孟子译注
2
政府论
1
局外人
1
我不是完美小孩
1
荣格的精神
2
近思录(中华思想经典)
1
颜氏家训
1
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1
大唐新语
1
这些人,那些事
1
世界尽头的目标先生
1
爱的地下教育
1
你在天堂里遇见的五个人
1
三体Ⅲ
1
星星都已经到齐了
1
儿子与情人
1
温柔的叹息
1
生活十讲
2
妞妞
1
東坡志林
1
都柏林人
1
我爱问连岳
2
蚁族
1
积极思考的力量
1
小规模荡气回肠
2
圣诞欢歌
1
高效学习
1
裸阳
1
机器人与帝国(上下)
1
谈幸福
1
爱上浪漫
1
伤离别
1
零时
1
太阳马戏团的魔力
1
小王子
1
第八日的蝉
1
我在雨中等你
1
踮脚张望的时光
1
孩子你慢慢来
1
杀人不难
1
窗灯
2
决定要幸福
3
三体Ⅱ
1
三体
1
姐姐的守护者
1
小猫杜威
1
记得
1
杀死一只反舌鸟
1
等待野蛮人
1
毒舌钩
1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1
殡葬人手记
1
嫌疑人X的献身
1
月亮和六便士
1
陆上行舟
1
艺术地生活
1
亲历死亡
1
退步集续编
1
微物之神
1
雨啊,请你到非洲
1
抉择
1
世界在你不知道的地方运转
1
我执
1
岁月的泡沫
1
不许联想
2
现在,只想爱你
1
冰屋
1
比悲伤更悲伤
1
风之影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