苔衣对《刹那》的笔记(16)

苔衣
苔衣 (读不厌精)

读过 刹那

刹那
  • 书名: 刹那
  • 作者: 周梦蝶
  • 页数: 143
  • 出版社: 海豚出版社
  • 出版年: 2010-11-1
  • 第3页
    让软香轻红嫁与春水, 让蝴蝶死吻夏日最后一瓣玫瑰 , 让秋菊之冷艳与轻愁 酌满诗人咄咄之空杯; 让风云归我, 孤寂归我 如果我必须冥灭,或发光—— 我宁为圣坛一蕊烛花 或摇夜盈盈一闪星泪。
    2013-07-06 12:43:01 回应
  • 第8页
    生命—— 所有的,都在觅寻自己 觅寻已失落,或掘发点醒更多的自己……
    2013-07-06 12:43:57 回应
  • 第10页
    过去伫足不去,未来不来 我是“现在”的臣仆,也是帝皇。
    2013-07-06 12:44:40 回应
  • 第12页
    我用泪铸成我的笑 又将笑洒在路旁的荆刺上 会不会奇迹地孕结出兰瓣一两蕊? 迢遥的地平线沉睡著 这条路是一串 永远数不完的又甜又涩的念珠
    2013-07-06 12:45:24 回应
  • 第17页
    当我一闪地震栗于 我是在爱着什么时, 我觉得我的心 如垂天的鹏翼 在向外猛力地扩张又扩张…… 永恒—— 刹那间凝驻于“现在”的一点; 地球小如鸽卵,我轻轻地将它拾起 纳入胸怀
    2013-07-06 12:47:04 回应
  • 第40页
    行到水穷处 不见穷,不见水── 却有一片幽香 冷冷在目,在耳,在衣。 你是源泉, 我是泉上的涟漪, 我们在冷冷之初,冷冷之终 相遇。像风与风眼之 乍醒。惊喜相窥 看你在我,我在你; 看你在上,在后在前在左右: 回眸一笑便足成千古。 你心里有花开, 开自第一瓣犹未涌起时; 谁是那第一瓣? 那初冷,那不凋的涟漪? 行到水穷处 不见穷,不见水── 却有一片幽香 冷冷在目,在耳,在衣。
    我最喜欢的一篇,最美的禅境。
    2013-07-06 12:50:31 9人喜欢 回应
  • 第50页
    以木槿花瓣,在雪地上 砌你的名字。忆念是遥远 忆念是病蜗牛的触角,忐忑地 探向不可知的距离外的距离。 幽幽地,你去了 一如你幽幽地来 仍远山遮覆着远水 仍运命是一重重揭不开的面纱...... 谁教我是这样的我 谁教你是这样的你 我们在一冊石头里相顧错愕 一如但丁与琵特麗絲的初识。 你说,你底心病着 你需要一帖海鸥与浪花的药---- 是的,我已久久不再梦想着飞了 在萧萧之上,我照见我的翅膀是蓝色。
    这首《无题》中的每一句渗入心扉,都能勾连起很多,很多。
    2013-07-06 12:53:04 1人喜欢 回应
  • 第55页
    我不喜欢被打扰,被贴近 被焚 哪怕是最最温馨的焚。
    路是行行复行行,被鞋底的无奈磨平了的! 面对遗蜕似的 若相识若不相识的昨日 在转头时。真不知该怎么好 捧吻,以且残且喜的泪? 抑或悠悠,如涉过一面镜子?
    伤痛得很婉约,很广漠而深至: 隔着一重更行更远的山景 曾经被焚过。曾经 我是风 被焚于一片旋转的霜叶
    2013-07-06 12:54:50 回应
  • 第72页
    即使早知道又如何? 那心情,是哪吒的心情 花雨漫天,香寒而稠且湿 拂不去又载不动的 那心情,是哪吒的心情 向佛影的北北北处潜行 几度由冥入冥 何不都还给父,将骨; 而肉都还给母? 那时——再回头时 将只剩这袭荷衣,只剩 手之胼与足之胝 乾坤圈和风火轮了 难就难在“我”最丢难掉 一如藕有藕丝,莲盅盛着莲子 那无论打在叶上,梗上 那一记愁似一记 没来由,也没次第的秋雨 ——一九八一年九月三十日
    看《化城再来人》时,听到念这首诗,感伤万千。
    2013-07-06 13:00:25 回应
  • 第76页
    一只萤火虫,将世界 从黑海里捞起—— 只要眼前有萤火虫半只,我你 就没有痛哭和自缢的权利
    2013-07-06 13:03:35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