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心咖啡馆之歌 (1)

  • 伤心咖啡馆之歌 1
    在一间名副其实的咖啡馆里,即便最富有、最贪婪的老流氓,也会变得规规矩矩,不会侮辱任何人。穷人则满心感激地环顾四周,就算抓一把盐,也会表现得优雅又谦虚。因为一间名副其实的咖啡馆势必具备如下特性:友谊...

公园生活 (2)

  • 【Flowers】
    只见幸之介咕咚一声躺到床上,口里嘟囔着:“喂,一个人孤零零的死去,和只有你个人活下来,哪种比较恐怖呀?”那是我高中毕业的那年,幸之介大概二十二岁。 有一次我们前往新大久保的居酒屋途中,在配送的卡车上...
  • 【公园生活】
    只要在公园长椅上发果的时间一久,就会发现风景这种东西其实要有意识才看得到。泛着涟漪的池子、长着青苔的石通、树木、花朵、航迹云,这一切虽然尽收眼底,其实等于视而不见,只有在意识到其中一样事物,例如意...

河童 (5)

  • 湖南的扇子/138
    沅江丸号从长沙出发的时候,大约是在七点或七点半。我吃过饭,在船室里昏暗的灯光下,开始计算这几天的停留所花掉的费用。眼前不足两尺长的一张小桌上放着一把扇子,粉红色的流苏垂在桌边。这把扇子,是在我来之...
  • 南京的基督/115
    ——说来就在今年春天,一个到上海观看赛马,同时顺便探访中国南方风光的年轻的日本旅行家,曾在金花的房间里度过了一个寻乐的夜晚。那时他正衔着雪茄烟,把身材小巧的金花轻轻抱在西裤的膝头,突然,他看到墙上...
  • 尾生之信/111
    从那时又过了几千年之后,那个灵魂历经了无数的流转,又需要寻找一个人来托生了。那便是栖宿在我身上的灵魂。因此,虽然我生于现代,却又一事无成,只有不分昼夜地度过恍然如梦的人生,唯独为了等待那必来的不可...
  • 掉头的故事/91
    何小二的眼中涌出止不住的泪水,他用满是泪水的双眼回顾自己迄今为止的人生,发现其中充满了荒谬。他想对所有的人道歉,也想宽恕每一个人。 “如果这次我能够得救的话,我愿意为补偿自己的过去,去做任何事情。”
  • 河童/1
    “绝不做这样的事?可是如果按你所讲的,其实你们也做着和我们同样的事情。你说说,为什么你们会有贵族公子爱上女仆,小姐爱上司机的事情?那些都是在有意识地扑灭恶性遗传因子。至少,比起你此前所讲到的你们人...

一个人的好天气 (5)

  • 迎接春天
    就这样,我不断地更换认识的人,也不断地使自己进入不认识的人们之中去。我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只是每天早上睁开眼晴迎接新的一天,一个人努力过下去。 虽然不会有结果,虽然结局明摆着,但是不管怎么说,开始总...
  • 冬天
    我觉得自己水远也过不上正常的生活。得到了的东西又扔掉或被扔掉,想拐掉的东西总也扔不干净,我的人生全是由这些组成的。 我变得越来越不可爱了。 每次在公司的厕所里照镜子,都会苦恼地想:“我怎么变成这样了...
  • 秋天
    我和藤田去了高尾山。还不到红叶的季节,人不怎么多。我们爬上山,呼吸了新鲜空气后,在站前的面馆吃了山药汁荞麦面。爬山的时候,我几乎只能看见藤田的后跟,他一言不发爬得飞快,我拼命地追赶他 看演出时,我一...
  • 夏天
    走到大街上,没有人亲切地抚摸我,身体仿佛被净化了。在人群中闭上眼睛,仿佛只有自己变成了透明体,人们不停地从我身体中穿过去。手指、头发都是只为自己才洗干净的。街上的绿色更鲜亮,空气更充足了,人们的穿...
  • 春天
    “你这孩子也太天真了。”见我没反驳什么,妈妈像是占了上风似的咔嘣咬了一口巧克力。我不以为然地挠起了耳朵后头。 这活儿两小时八千日元。在宴会上给大叔斟斟酒、盛盛沙拉什么的。我想多挣点钱。到了来年春天,...

终止 (6) 更多

  • 冰平线
    村里的少年,在十五岁时就要选择以后的人生道路一或是初中毕业就去当渔民,或是到招不满学生的偏僻高中继续上学。高中毕业后,如果能在渔协或村公所谋得一职,就要给亲戚朋友们送去酒和红豆糯米饭,以表庆贺。对...
  • 水之棺
    良子听说了他从小是个举目无亲的孤儿后,自然也就能理解他了。一个人如果记忆中从来没有得到过满足的话,那么他对欲望的追求就不会休止。 “小费”这个词又在良子的脑里打转。她把它和炸猪排三明治一起嚼碎了,咽...
  • 回归大海
    圭介想说:“没开门不是因为下雪,而是因为缺乏开店的热情。”但欲言又止,只是默默地在搅拌杯里搅拌乳液。 看见黑痣时,圭介麻利迅速的动作忽然停了一下。“绝不能直盯在顾客的身体上。” 师傅曾经这样教过呀。...
  • 夏天的山脊线
    酒满月光的公路延伸向风平浪静的大海。从副驾驶位的方向望去,太平洋正悠闲地横躺在前方。每次用力地踩下油门,记忆就会逐渐剥落。京子想努力回想一遍,然后尽可能把这些记忆抛到远方。外面的湿气钻进车里。挡风...
  • 雾茧
    千代野经常笑着说道:“每个徒弟来拜师的当天,都会不约而同地说:我想把缝制和服当作饭碗。”倒是只有真纪没说过这句话。” 幸亏有“孩子”这么个单纯的理由,让大家都觉得离婚是“迫不得已的事”。离婚闹剧很快...
  • 雪虫
    在天空和大地之间,像蚂蚁一样过着卑微琐屑的生活。日子久了,连心情都会被大自然逐渐压垮的。就和那收割下来的牧草一样一一发酵,增加养分,最终变成堆肥。身心一起腐烂,化为土壤。那样也不错。对于达郎来说,...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