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爾西走內心戲对《海边理发店》的笔记(5)

海边理发店
  • 书名: 海边理发店
  • 作者: [日]荻原浩
  • 页数: 313
  • 出版社: 南海出版公司
  • 出版年: 2019-3
  • 海边理发店
    对不起,我不该瞎打听的。因为有很多客人会在痛下决心或是决定改变现状的时候,去一趟理发店。干这行的日子久了,我由衷地觉得,在遇到人生转折点的时候剪头发可不是女人的专利。男人也一样。
    引自 海边理发店
    他应该是在检查我的发质和头骨的轮廓,可我总感觉在参加一场考试,他就是检验我有没有资格在这家店理发的考官。
    引自 海边理发店
    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多数人会特意要求理发师剪一个并不适合他们的发型。明明已经不年轻了,却想保持年轻时的发型。明明长得很凶,却想把自己弄成文弱书生的样子。我一个剪头发的,说这话可能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但我觉得,我们理想中的自己和现实生活中的自己往往是不一样的,虽然我们都能透过镜子,看到自己的模样。
    引自 海边理发店
    可是……我想以过来人的身份给您提个醒,这世上没有比温顺老实、沉默寡言的女人更可怕的了。
    引自 海边理发店
    我在给他剪头发,他在理发椅上掉眼泪。那可是一个满脸都是胡子的人啊。我不由得想起了当年的鞋店少东。那次我剪得特别用心,还免费帮他刮了胡子。
    引自 海边理发店
    谁知他对我说,帮我剪成三七开的短发吧。我顿时觉得心头热。我生怕他中途改变主意,连忙先给他咔嚓一刀,然后才问你为什么要剪头发啊?
    引自 海边理发店
    有一位以发型奇特著称的谐星也是我家的常客。可他理发的时候几乎不说一句话,就这么绷着脸,显得很不开心,看着我点一点把那个一上台就能逗乐观众的发型做出来。
    引自 海边理发店
    嗯,我见过各种各样的人。当然,我一直是隔着镜子看的。
    引自 海边理发店
    小时候常去的那家理发店的大叔告诉我,理发店门口的三色灯柱是有含义的。红色代表动脉,蓝色代表静脉,白色代表绷带。很久以前,欧洲的理发师不仅是剃头匠,还是外科医生,要给人放血治病,灯柱代表的是那一段历史一一大叔眼我说这些的时候,语气别提有多骄做了,就像自己当过外科医生似的。
    引自 海边理发店
    2020-03-05 23:17:54 回应
  • 彼时来路
    她说了这么一句话:“男人是不行的,因为他们放不下各种各样的东西。”你错了,妈妈。放不下各种东西的明明是女人。
    引自 彼时来路
    我觉得我没疯。我明知道小眉眉只存在于我的想象中,却还是死死抓着她不放,仿佛在夏末抓着紫薇树干的知了
    引自 彼时来路
    “你是这么告诉我的一一没法把自己的生活收拾好的人就没有画画的资格,更没有活在世上的资格。”
    引自 彼时来路
    我话音刚落,母亲便双手捂嘴,两只眼睛滴溜溜地一转,简直跟小朋友一样。眼前这个人肯定也有过童年,有过这样的表情。
    引自 彼时来路
    2020-03-05 23:19:43 回应
  • 来自远方的信
    气死了。从孝之的单位出发,打个车,买张新干线的车票,不到两个小时就能到这儿。吃晚饭的时候,祥子还等着他按门铃呢,还想象着丈夫准点冲出公司,大汗淋漓地站在门口的模样。
    引自 来自远方的信
    答应孝之的时候,祥子装模作样地说:“那就从朋友做起吧。”可他并不知道她的脑海已经变成了教堂的壁画,放眼望去尽是翩翩起舞的天使。
    引自 来自远方的信
    在东京重逢的约定,最终也没能实现,虽然祥子已经攒够了当天往返的车票钱,也攒够了买圣诞礼物的钱。
    引自 来自远方的信
    写信可以随心所欲,但人生不行。
    引自 来自远方的信
    2020-03-06 15:36:59 回应
  •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她看海,用英语说就是“ She see sea”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 People是谁啊?”“就是住在这附近的那些人。他们总是把小朋友关在家里,满脑子都想着要怎么过日子。”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你不知道该怎么走吗?” 一 句“嗯”险些脱口而出,但她赶紧用下牙咬住上唇,改口说:“路不是问出来的,是走出来的。”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小茜报出她两个月前离开的那个地方的名字。光是说出这个名字,她便觉得心口又烫又酸,仿佛呛了一口热柠檬水。住在那里的时候,小茜也是有爸爸的。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天空也迅速变暗了。这一暗,小茜脑海中的灯就亮了。这盏灯的名字叫“现实”,它毫不留情地照亮了薄雾般的梦想与冒险之旅,把它们统统变回了毫无用处的破烂玩具。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你们也看到了,我过的是这种日子,所以认识好几个市政府福利部门的人。但我打电话过去肯定也没用,所以我把他们的电话号码告诉你。以后要是再碰到不开心的事,就给那边打电话吧。你都十二岁了,打个电话应该还是可以的。听懂了吗?”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小茜握住那只瑟瑟发抖的手,但她不敢用力,生怕抹掉BigMan写在他手心的“福利部门”的电话号码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小茜是那么担心,那么难过,那么生气。可今天的天空依然脸无辜,依然是Sky。大海也依然是荒唐的Blue
    引自 今天的天空依然是sky
    2020-03-06 16:43:47 回应
  • 成人礼
    “哪里痛?撞到这里了。好了好了,噗噗啪啪,痛痛飞一”妻子轻车熟路地念起神奇的咒语。渐渐地,铃音开始边哭边笑,还鹦鹉学舌道: “痛痛飞 “痛痛飞 先笑,再哭,再笑。娃娃脸,六月天。
    引自 成人礼
    近两三年的经验让我深刻体会到“父亲送时髦的礼物给正值青春期的女儿”是多么危险。
    引自 成人礼
    而想象中的我,要比现实中的更善解人意。
    引自 成人礼
    我们花了好几年时间,才慢慢拾起了笑容,拾起了爱好,觉得饭菜好吃了,能喝醉酒了,能正常看电视了。可是一本宣传册又把我们打回了原形 人们常说,时间能抚平心灵的创伤。这话大概没错,可到底需要多少年呢?
    引自 成人礼
    麻烦您帮我染得显年轻一些,干脆染成金色好了。美发师惊呼:“啊!”他大概没想到我会提出这样的要求,浑身的工匠精神都被我点燃了。他快步取来了针对男顾客的发型图册,在我面前推开。
    引自 成人礼
    “您想尝试哪种?” “哪种都行,您有没有办法让我看上去像二十岁的人?他大概以为我在开玩笑呢,笑着回答: “您就别难为我了,三十五可以吗?”
    引自 成人礼
    好多人在铃音的葬礼上掉了眼泪。亲戚就不用说了,铃音的朋友、同学、邻居,还有我和美绘子的朋友们都哭了。 可现在呢?五年过去了,大家都把铃音忘得一干二净,继续过着自己的日子。也难怪啊,外人终究是外人。难以忘怀的,只有我和美绘子。
    引自 成人礼
    她是人世间唯一能与我分担同一种悲伤的人。
    引自 成人礼
    给别人拍照的时候,我一般不会让人家说“ cheese"”,而是问“加一等于几”。年幼的铃音记住了这句话,认为那就是变出笑容的咒语。
    引自 成人礼
    2020-03-06 19:52:08 回应

切爾西走內心戲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25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