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mianRAN对《文学翻译基本问题》的笔记(14)

DemianRAN
DemianRAN (谨言,慎行。)

在读 文学翻译基本问题

文学翻译基本问题
  • 书名: 文学翻译基本问题
  • 作者: 袁筱一/邹东来
  • 页数: 223
  • 出版社: 上海人民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11
  • 第12页
    两个文本在物质材料上的可比性为翻译规定了种种道德标准,尤以忠实为第一要义。但是,“忠实于谁”从来都是一个讨论不清楚的问题。翻译文本针对的是目的语的读者,希望满足的也是目的语读者的审美期待,那么,如果以源文本为忠实的对象,忠实始终有无从衡量的嫌疑。如果说关于翻译的思考基本上没有跳出直译与意译之争,应该说,这争论说到底就是关于忠实的对象的争论。
    2013-08-21 02:42:10 1人喜欢 回应
  • 第25页
    一般来说,对出发语言文化的了解越深,译者所面临的翻译环境就越为有利;反之,译者面临的困难就越大,他“越界”的可能性也就越大。
    2013-08-21 16:38:48 回应
  • 第34页
    本雅明开始便说,“翻译是一种形式,”原作与翻译作品之间存在差异,这一点是不能回避的事实。因为原作(尤其是文学作品)并不为传达和交流而存在。但我们理解当中的译文却具有这样所谓“非本质”的特征。因此,在本雅明看来,将翻译当作形式,去除翻译作品所谓传达和交流的目的是理解翻译本质的前提。
    在这样的一种状况下,不可译或者可译的问题就不是从出发语语言与目的语语言的对等性去理解的。本雅明认为,和我们想象的正相反,不可译其实被包含在原作之中,不是因为译者的无能或是原作超乎寻常的审美价值在目的语中找不到“对应”,而是原作在本质上就不曾呼唤翻译,没有产生翻译的要求。翻译是原作来世的生命,并且,“生命的范围是从历史的视点而非从自然的视点来决定的,更不是由感觉和灵魂这种脆弱的因素所决定的”。和哲学家一样,翻译家的任务也是通过“更具包容性的历史的生命来理解全部自然生命”。
    2013-08-22 00:35:40 回应
  • 第72页
    由于语言自身的规律,话语在成为结果的时候,甚至常常会背叛发话者的意图。
    所谓“作者写进意思,而读者则确定意义。”
    2013-10-12 21:11:49 回应
  • 第84页
    首先,翻译在词语的层面的确具有不可能性。现代语言学的发展告诉我们,词语作为“语言的碎片”,在不进入交流之前的绝对状态时,它不具备可传达性。因为词语的意义在进入交流之前依靠语言系统的差异而存在,它是“纯语言性”的。这种纯语言性的意义在两种不同的语言系统中无法建立对应的关系。因此,尽管翻译的目的是为了语言,并且在语言的范围内进行的,翻译却从来不可能是在翻译语言。
    2013-10-13 00:04:21 回应
  • 第98页
    要论证翻译主体的合理性,首先我们要对译者的位置有所思考。传统的翻译观里,我们倾向于将译者比作中介。这个观念即便到现在也没有得到太大的改变。即便跳出将翻译视作单纯的语言转换行为的窠臼、使之纳入文化交流和对话的大环境里,我们依然认为翻译只是一座“桥梁”。即便桥梁有其自身的建筑美学,并且我们可以根据其不同的建筑样式为它分类,甚或从古到今的桥梁也构成了自身发展的历史,它毕竟与两岸的风光无关。我们自然不希望在异域看到桥梁的倒影。类似的比喻很容易让我们联想到,如果在异域的风光里出现了这座桥梁的倒影,那是一件很煞风景的事情。我们更不会想到要将桥梁的名字镌刻在异域的花园里。
    2014-02-06 13:45:24 回应
  • 第102页

    2014-02-06 21:04:08 回应
  • 第103页
    这里没有一个像转喻一样显而易见的能指替代过程(即以目的语语言的能指去替代出发语语言的能指,所指仍然保持不变的过程),否则翻译的还原便是可能的,并且,它也就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复制①。意义的生成是一个不断地用新的能指——所指关系去打破旧的能指——所指关系、最终让新的能指——所指关系彻底将旧的能指——所指关系驱逐出语言场域的过程。
    ①无论从任何意义上来说,翻译的还原,即将目的语文本再“还原”成出发语文本,都是不可能的事情。这个简单的事实说明了翻译不是能指替代,而所指保持不变。因为能指的变化,其所指必然发生变化。翻译更是一个化学的变化过程。
    2014-02-06 22:16:48 回应
  • 第104页
    在这个层面,我们已经不能忽视这样一个事实,译者作为意义生成的主体,并没有站在两种语言的中间位置。在两次的意义生成过程中,他所带入的视域应该说都是偏向目的语的①。这就是译者在理解中所不得不带有的“偏见”。
    ①需要强调的是,在翻译的明确目的下,我们说译者所带入的视域偏向目的语,但目的语并不必然为译者的母语。在大多数文学翻译中,译者多半会选择母语来作为目的语,其原因正在于这样的过程会减少译者在两次理解的双语环境中的冲突。
    2014-02-06 22:20:39 回应
  • 第107页
    从语言文化的层面来看待翻译主体还提醒我们,目的语语言文本的形成虽然意味着具体的翻译实践行为的结束,但对于语言文化本身的发展而言却远非如此。翻译实践行为往往标志着理解循环的开始,并且,理解活动是在更广、更大的范围内进行的。翻译行为所激发出的意义以及翻译结果所期待和呼唤的新意义的生成,是理解循环中的一个相对完整的阶段。在这个阶段之后,以目的语文本形式存在的翻译结果将与原作并存,并且可能同时迎来下一个理解阶段。只是它们所可能迎接到的理解对象必然是不同的。
    比如说,对外国文学的评介可能成为某种语言发展的外部动因。毫无疑问,一种语言文化发展到一定程度,它必须凭借外来的因素才可能对自己内部的规律与平稳发展提出质疑和破坏,并且在此基础上向前发展。这本身也是一个以差异的方式走向“同一”的过程。
    2014-02-06 22:24:3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