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ENG对《呼兰河传》的笔记(4)

MIENG
MIENG (To infinity and beyond.)

读过 呼兰河传

呼兰河传
  • 书名: 呼兰河传
  • 作者: 萧红
  • 副标题: 1947年版本・原版珍藏
  • 页数: 271
  • 出版社: 百花文艺出版社
  • 出版年: 2005-01
  • 总共这泥坑子施给当地居民的福利有两条: 第一条:常常抬车抬马,淹鸡淹鸭,闹得非常热闹,可使居民说长道短,得以消遣。 第二条就是这猪肉的问题了,若没有这泥坑子,可怎么吃瘟猪肉呢?吃是可以吃的, 但是可怎么说法呢?真正说是吃的瘟猪肉,岂不太不讲卫生了吗?有这泥坑子可就好办, 可以使瘟猪变成淹猪,居民们买起肉来,第一经济,第二也不算什么不卫生。
    自欺欺人的事情时刻在发生,而我们自己对此不觉不晓。人就是这样,只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而对于有违自己心意的,就愤怒地辩驳理论。
    还有邻居和家人对于童言的愤怒这一段。大人们明知是事实,碍于世俗的眼光又不得不对孩子横加指责,孩子挨打也是挨得不明不白,怎么能怪孩童哭闹不止。这个时候,真相显得那么不重要,欺骗和愚昧就这样一代代地传了下去。
    2015-12-14 03:03:14 回应
  • 要做人,先做一个脸孔,糊好了,挂在墙上,男的女的,到用的时候,摘下一个来 就用。给一个用秫杆捆好的人架子,穿上衣服,装上一个头就像人了。把一个瘦骨伶仃 的用纸糊好的马架子,上边贴上用纸剪成的白毛,那就是一匹很漂亮的马了。 做这样的活计的,也不过是几个极粗糙极丑陋的人,他们虽懂得怎样打扮一个马童 或是打扮一个车夫,怎样打扮一个妇人女子,但他们对他们自己是毫不加修饰的,长头 发的、毛头发的、歪嘴的、歪眼的、赤足裸膝的,似乎使人不能相信,这么漂亮炫眼耀 目,好像要活了的人似的,是出于他们之手。 他们吃的是粗菜、粗饭,穿的是破烂的衣服,睡觉则睡在车马、人、头之中。 他们这种生活,似乎也很苦的。但是一天一天的,也就糊里糊涂地过去了,也就过 着春夏秋冬,脱下单衣去,穿起棉衣来地过去了。 生、老、病、死,都没有什么表示。生了就任其自然的长去;长大就长大,长不大 也就算了。 老,老了也没有什么关系,眼花了,就不看;耳聋了,就不听;牙掉了,就整吞; 走不动了,就瘫着。这有什么办法,谁老谁活该。 病,人吃五谷杂粮,谁不生病呢? 死,这回可是悲哀的事情了,父亲死了儿子哭;儿子死了母亲哭;哥哥死了一家全 哭;嫂子死了,她的娘家人来哭。 哭了一朝或是三日,就总得到城外去,挖一个坑把这人埋起来。 埋了之后,那活着的仍旧得回家照旧地过着日子。该吃饭,吃饭。该睡觉,睡觉。 外人绝对看不出来是他家已经没有了父亲或是失掉了哥哥,就连他们自己也不是关起门 来,每天哭上一场。他们心中的悲哀,也不过是随着当地的风俗的大流逢年过节的到坟 上去观望一回。二月过清明,家家户户都提着香火去上坟茔,有的坟头上塌了一块土, 有的坟头上陷了几个洞,相观之下,感慨唏嘘,烧香点酒。若有近亲的人如子女父母之 类,往往且哭上一场;那哭的语句,数数落落,无异是在做一篇文章或者是在诵一篇长 诗。歌诵完了之后,站起来拍拍屁股上的土,也就随着上坟的人们回城的大流,回城去 了。 回到城中的家里,又得照旧的过着日子,一年柴米油盐,浆洗缝补。从早晨到晚上 忙了个不休。夜里疲乏之极,躺在炕上就睡了。在夜梦中并梦不到什么悲哀的或是欣喜 的景况,只不过咬着牙、打着哼,一夜一夜地就都这样地过去了。 假若有人问他们,人生是为了什么?他们并不会茫然无所对答的,他们会直截了当 地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人活着是为吃饭穿衣。” 再问他,人死了呢?他们会说:“人死了就完了。” 所以没有人看见过做扎彩匠的活着的时候为他自己糊一座阴宅,大概他不怎么相信 阴间。假如有了阴间,到那时候他再开扎彩铺,怕又要租人家的房子了。
    2015-12-14 11:10:01 1人喜欢 回应
  • 天时、地利、人和,最要紧的还是人和。人和了,天时不好也好了。地利不利也利了。
    2015-12-23 15:57:30 回应
  • 他觉得在这世界上,他一定要生根的。要长得牢牢的。他不管他自己有这份能力没 有,他看看别人也都是这样做的,他觉得他也应该这样做。 于是他照常地活在世界上,他照常地负着他那份责任。 于是他自己动手喂他那刚出生的孩子,他用筷子喂他,他不吃,他用调匙喂他。 喂着小的,带着大的,他该担水,担水,该拉磨,拉磨。 早晨一起来,一开门,看见邻人到井口去打水的时候,他总说一声: “去挑水吗!” 若遇见了卖豆腐的,他也说一声: “豆腐这么早出锅啦!” 他在这世界上他不知道人们都用绝望的眼光来看他,他不知道他已经处在了怎样 的一种艰难的境地。他不知道他自己已经完了。他没有想过。 他虽然也有悲哀,他虽然也常常满满含着眼泪,但是他一看见他的大儿子会拉着 小驴饮水了,他就立刻把那含着眼泪的眼睛笑了起来。
    2015-12-26 03:47:39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