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ENG对《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的笔记(3)

MIENG
MIENG (To infinity and beyond.)

读过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书名: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作者: [日] 村上春树
  • 页数: 450
  • 出版社: 上海译文出版社
  • 出版年: 2002-12
  • 第七章
    信箱里什么邮件也没有,录音电话也没留下口信。看来没有一个人有求于我。也好,我也无求于任何人。我从电冰箱取出冰块,做了一大杯加冰威士忌,又放了少许苏打。然后脱衣上床,靠在床背上一小口一小口地喝起酒来。虽说现在昏昏欲睡,但这一天中最后的美好节目却是省略不得的。我最喜欢的就是上床到入睡前的这短暂时刻。一定要拿饮料上床。听听音乐或看看书。我分外钟爱这一片刻,如同钟爱美丽的黄昏时分的清新空气。
    感觉村上笔下的角色们都非常的独立,可以用自己的意志控制自己的行为,从而悠然超脱地活着。就算是喜怒哀乐,也是经过自己思考得到的,而不是被外界随意左右。真的很向往这样的心态。
    2014-09-27 12:52:57 回应
  • 32
    影子说
    
    你说这镇子上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这固然可钦可佩。若有力气,我也想为之鼓掌。可是,没有争夺没有怨恨没有欲望,无非等于说没有相反的东西,那便是快乐、终极幸福和爱情。正因为有绝望有幻灭有哀怨,才有喜悦可言。没有绝望的幸福是根本不存在的。这也就是我所说的自然。
    2014-12-10 08:39:14 4人喜欢 回应
  • 第33页
    可我又好像觉得,即使能够重新开始自己的人生,恐怕也还是走回老路。因为那——继续失去的人生——便是我自身。我除了成为我自身别无选择。哪怕有更多的人弃我而去,或我弃更多的人而去,哪怕五彩缤纷的感情出类拔萃的素质和对未来的企盼受到限制以至消失,我也只能成为我自身,岂有他哉! 更年轻的时候,我也曾设想过成为自身以外的什么的可能性。甚至以为能够在卡萨布兰卡开一间酒吧同英格丽·褒曼相识,或者现实一点——实际上现实与否另当别论——度过与我自身的自我相适相符的有益人生。为此我也曾进行变革自我的训练,《绿色革命》读了,《轻骑军》也看了3遍,不料还是像弯形艇一样终归驶回原处。这就是我自身。我自身无处可去。我自身呆在这里,总是等待我的归来。 人们难道必须称之为绝望? 我不得而知。或许是绝望。屠格涅夫可能称之为幻灭,陀思妥耶夫斯基大概称为地狱,毛姆恐怕称之为现实。但无论何人如何称呼,那都是我自身。
    2014-12-10 08:41:24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