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葉知秋可烹茶对《明朝的皇帝》的笔记(13)

落葉知秋可烹茶
落葉知秋可烹茶 (素衣微凉)

读过 明朝的皇帝

明朝的皇帝
  • 书名: 明朝的皇帝
  • 作者: 高阳
  • 页数: 460
  • 出版社: 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 出版年: 2006-1
  • 第31页
    大致一个皇朝在统一四海、与民休息之际,能出一个好皇帝,就必有一段太平盛世出现;而此皇朝,亦就靠此造成太平盛世的深仁厚泽站住脚,享国至数百年之久。
    2013-11-25 12:55:45 1回应
  • 第51页
    沈德符《野获编》记:“本朝以火器御虏,为古今第一战具,然其器之轻妙,实于文皇帝平交趾始得之,即用其伪相国越国大王黎澄为工部官,专司督造,尽得其传。”
    永乐威武!
    2013-11-25 12:56:17 1回应
  • 第57页
    王直是主张迎复最力的一个,此时以吏部尚书的资格,代表群臣发言:"上皇蒙尘,理应迎复,乞必遣使;勿使他日悔。"话中的意思其实很婉转,但就表面听来似乎很率直,景帝颇为不悦。 他说:"我非贪此位,而卿等强树焉!今何复作纷纭?"群臣不知所对,因为景帝得失之心太重,不知不觉地又误会王直等人的意思,以为迎上皇归来,是在复位。这时于谦从容陈奏:"大位已定,孰敢他议?答使者,冀以舒边患,得为备耳!"景帝是最信任于谦的,有此保证,意始释然,连声答道:"从汝,从汝!" 其时景帝面前最获信任的太监,名叫兴安。兴安不知是受了景帝的指示,还是自己有所见,别生枝节,在文华门外厉声质问:"公等欲报使,孰可者?孰为文天祥、富弼?"王直大怒,厉声答道:"是何言?臣等唯皇上使;谁敢勿行者?"兴安语塞。
    明朝也就那年头六部牛了下。明朝大臣的敢说敢做也当是后朝官员远不能及的。
    2013-11-25 13:20:36 4回应
  • 第58页
    我国家与可汗自祖宗和好往来,意甚厚。往年奸臣减使臣赏,遂失大义,遮留朕兄。今各边奏报,可汗尚留塞上,杀掠人民,朕欲命将出师,念彼此人民,上天赤子,可汗杀朕人,朕亦杀可汗人,与自杀何异?朕不敢恃中国之大、人民之众,轻于战斗,恐逆天也!近得阿剌使奏言,已将各路军马约束回营,是有畏天之意,深合朕心,特遣使賫书币达可汗,其益体朕意,副天心。
    确定这是要人不是战书,景帝这是坑哥的节奏啊。
    2013-11-25 13:33:14 回应
  • 第58页
    实等见上皇泣,上皇亦泣。上皇曰:"朕非为游畋而出,所以陷此者王振也!"因问太后、皇上、皇后俱无恙。又问二三大臣。上皇曰:"曾将有衣服否?"实等对曰:"往使者,皆不得见天颜,故此行,但拟通问,未将有也!"实等乃私以所有糗饵常服献。上皇曰:"此亦细故,但与我图大事。也先欲归我,卿归报朝廷善图之后,倘得归,愿为黔首,守祖宗陵墓足矣!"言已俱泣下。实等因问上居此,亦思旧所享锦衣玉食否?又问何以宠王振至此,致亡国?上皇曰:"朕不能烛奸,然振未败时,群臣无肯言者,今日皆归罪于我!"
    真是欺负洪武不在了。
    2013-11-25 13:49:49 1回应
  • 第61页
    善曰:"非削也,太师马岁增,价难继而不忍拒,故微损之,太师自度价比前孰多也?帛剪裂者,通事为之,事露,诛矣。即太师贡马有劣弱,貂或敝,亦岂太师意耶?且使者多至三四千人,有为盗或犯他法,归恐得罪,故自亡耳,留若奚为?贡使受宴赐,上名或浮其人数,朝廷核实而予之,所减乃虚数;有其人者固不减也。"也先屡称善。善复曰:"太师再攻我,屠戮数十万,太师部曲死伤亦不少矣。上天好生,太师好杀,故数有雷警。今还上皇,和好如故,中国金币日至,两国俱乐,不亦美乎?"也先曰:"敕书何以无奉迎语?"善曰:"此欲成太师令名,使自为之,若载之敕书,是太师迫于朝命,非太师诚信也,"
    节操这两个字早就消失了。
    2013-11-25 14:08:19 回应
  • 第73页
    “鞠”就是球,起于汉武帝时,至唐朝演变为马球,为神武门禁军的军技,也是一种很高贵的运动,王公勋戚,无不好此,仿佛如今的高尔夫球,非此不足以显身份。五代以后,马匹稀少,所以到了宋朝,变为蹴鞠,由马球化为小型足球,同时普及民间,里巷中皆有球社。鞠之亡亡于明初据此则知景泰间犹存遗风。
    唐朝的公子勋戚打马球的情景时常能梦见。
    2013-11-25 21:58:57 回应
  • 第107页
    曹、石之乱并未酿成大祸,平心而论,锦衣卫侦伺刺探之功不可没,但亦因此将锦衣卫破坏司法制度的弊政,愈益深刻化。成祖的重用太监,启宦官干政之失;英宗的重用锦衣卫,又启暴力压制之渐。厂卫如能相制,祸犹不烈,末世厂卫相结,狼狈为奸,排击正人,天怒人怨,终于亡明。因此,英宗朝锦衣卫官员权力的扩张,亦为研究明史所必不可忽视的一大关目。
    2013-11-25 22:04:14 回应
  • 第166页
    明朝的士风,在宣德以前,醇谨自守。宣宗开讲学之风,于是而有世称“薛夫子”的薛瑄,为上接两宋、下开阳明的一代儒宗。士风之坏,坏于成化后期,不痛不痒、不冷不热、不咸不淡的政局,正人去位,奸佞塞路,读书人建言则不听、求用则不可,士风就会流于夸诞尖刻。当时吴中的狂士,恶礼法,纵酒,不事生产,如祝枝山、唐寅、张灵之流,就是在此时代背景下,有激而然。士风到此地步,离乱世已经不远,而矫正之道,只有当政者返求于己,任贤远佞,扫开乌烟瘴气,现出清明气象,让夸诞尖刻之辈,不忍作何苛责;即作苛责,亦不能令人发出共鸣作用,则自然销声匿迹。
    2013-11-25 22:13:02 回应
  • 第178页
    刘瑾此人与魏忠贤不同,魏不识字,刘则“颇通古今”。有其主必有其仆,反言之,有其仆必有其主,蹩脚皇帝用的险恶小人亦是蹩脚货,魏忠贤如在正德年间,一定不能那样子权势熏天。
    到底是黑武宗还是在夸他- -
    2017-02-09 15:20:38 1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落葉知秋可烹茶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575条 )

印加帝国的末日
3
龙廷洋大臣
1
大门口的陌生人
2
珍妃之井
1
纵乐的困惑
3
南宋盐榷
6
荣禄与晚清政局
3
最后的蒙古女王
1
乾隆皇帝的荷包
4
反思法国大革命
1
忽必烈的挑战
1
伊莎贝拉
7
战争和革命时期的俄国粮食市场
3
中古中国门阀大族的消亡
5
中国早期工业化
6
小斯当东回忆录
1
君主与大臣
2
南明史:1644—1662
5
忠贞不贰?
2
技术与性别
2
永乐帝
1
美法革命比较
1
华北的暴力和恐慌
3
蒙古帝国的兴亡(上下)
7
紫禁城的荣光
4
真田太平记(七)
1
内闱
6
危险的边疆
13
十八世纪中国社会
1
黑旗
1
权力关系
2
毁灭的种子
3
山东叛乱
1
饥饿的盛世
4
中国转向内在
7
东亚海域一千年
9
俄中商贸关系史述
10
无国界的世界
2
拥抱战败
1
淮军志
1
秋风宝剑孤臣泪
1
你一定爱读的极简欧洲史
2
纸与铁
4
作为方法的中国
1
千古大变局
1
东南亚的贸易时代 1450-1680年 (第一卷)
2
甜与权力
3
通产省与日本奇迹
2
当世界年轻的时候
1
早期中华帝国的贵族家庭
2
大国海盗
1
李鸿章传
2
中亚通史(四卷本)
2
茶叶之路
3
美洲三书
4
雍正传
3
被误解的中国
5
专业主义
2
日本论
2
银线
3
近代中国商业的发展
2
当论语遇上算盘
2
古代东方史
8
日俄战争
2
希腊帝国主义
3
明代粮长制度
5
明治大帝
1
项羽与刘邦 第二部
1
项羽与刘邦 第一部
1
大明王朝1566
1
被遗忘的盛世
1
德国的浩劫
5
天平
2
父辈的旗帜
3
罗马与中国
3
天裂
9
匈奴通史
4
古希腊的交流
3
德川宗教
9
坂本龙马 第四部
8
坂本龙马 第三部
5
天衡
17
李鸿章全传(套装共3册)
11
树大根深
2
孤城闭
1
柔福帝姬
1
坂本龙马 第二部
8
中国食物
15
近代中国史纲
27
坂本龙马 第一部
10
大国通史-日本通史
28
吾国与吾民
1
天璋院笃姬
1
为什么是欧洲?
14
宅兹中国
11
中国的亚洲内陆边疆
14
边镇粮饷
5
那不勒斯王国史
4
皇粮国税
1
湘军(上)
2
五百年来谁著史(第三版)
11
黎东方讲史:细说明朝
2
上学记
3
中国的城市生活
5
东亚世界与近代中国
3
先民的智慧
1
容闳自传
7
战前中国经济的增长
6
走近“西洋”和“东洋”
10
刺桐梦华录
1
黎东方讲史:细说元朝
1
闺塾师
7
晚清官督商办研究
3
看得见的城市
1
苏格兰女王的悲剧
3
汉代贸易与扩张
7
黎东方讲史之续·细说宋朝
15
东晋门阀政治
12
看不透的英国
2
万历传
7
论语今读
9
大明宫词
1
不朽
2
父亲的战场
6
庚子勤王与晚清政局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