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chaton对《The Libertines Bound Together: The Story of Peter Doherty and Carl Barat》的笔记(8)

The Libertines Bound Together: The Story of Peter Doherty and Carl Barat
  • 书名: The Libertines Bound Together: The Story of Peter Doherty and Carl Barat
  • 作者: Anthony Thornton/Roger Sargent
  • 副标题: The Story of Peter Doherty and Carl Barat
  • 页数: 288
  • 出版社: Time Warner Books
  • 出版年: February 23, 2006
  • 第173页

    【渣意译】 Carl把自己锁在卫生间里,盯着镜子,深深蔑视着自己。Wilde的小说《道连格雷的画像》中那些描绘着阴险和凶恶的警句,此时正像是清楚为Carl的自我厌恶而作。他开始用自己的脸有意的,狠狠地砸起水槽的边缘。带着极大的决心,Carl不断地用自己的左面的面颊撞击着原本干净无污的瓷质水槽的边缘,面孔在他的随着他的动作变的渐渐模糊了起来。一下又一下的捶打过后他终于心满意足了。将他可怕的使命完成以后,Carl就去上床睡觉了。 面对同样的情况和问题时,Carl和Peter的反应往往截然不同:Peter毫无顾忌的将自己的观点倾泻而出,完全不顾后果,目标只在于能够更快,更多的教他人去遭受痛苦。当一个或几个小时火气过去后,他把所有自己说过的话都抛之脑后,甚至还希望别人也一样去这样做。在一开始这些还处在可控范围之内,然而,现在Peter最热爱的用来发泄情绪的媒介变成了网络。那些一时的"气话",无论peter喜欢与否,都成为了永久的证据。那些对John和Gary不过是session-man的讥讽仍然大量在虚拟空间上存在,仍然在通过电波在不断流传,好让贪婪的人们得以反复咀嚼。Carl,与此相反,网络从来不是他宣泄的场所,对于他来说,在公众场合的应对智慧和自我控制才是正道。不止一次,在诱惑和烦扰的双重夹击下,Carlos也曾向毒品屈服过,但从没有一次他会把个人情绪掺杂在录音当中。他不知疲倦的不断请求着他的朋友能够再次回到乐队,祈祷着他能改邪归正。他总是沉着,冷静,把一切不安都深深地压在自己的内心深处。当那些被暂时压制住的狂暴迟早也需要一个出口,这种自我厌恶发展到了顶点后,它们最终差点毁掉了的东西,恰恰是peter曾经认为Carl所拥有的对他最大的威胁——Carl的一副好相貌。 当Carl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的床单上铺满了血迹。他的样子糟糕透了,可能是因为头天晚上的撞击太过严重,而不是因为残存的,还在血管里奔流灼烧着的大量威士忌,他看起来晕晕乎乎,好像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当Alan McGee看见他时,Carl感觉自己已经不能说话了。Alan气的要命,他觉得是Peter干的。Peter的想法更离谱,当他消化了眼前这惨烈的一幕后,他认准这一定是Alan McGee干的。Carl自己伤害了自己,这是他们都难以接受的事实。

    2011-07-04 15:17:54 7人喜欢 5回应
  • 第284页

    【渣意译】 在01年,Britpop已经衰落,英式音乐正处在它自摇滚乐诞生以来最低落的时期。在这时,Libertines,做出了一种处处散发着文学和电影的气息的音乐,在其中,有着影响着他们音乐道路的偶像们的影子,还有着专属于大不列颠的骄傲感,而这些正是只为那些急着冲到排行榜前三名的乐队所没有的。 音乐又一次成为了值得信仰的东西,音乐又一次变成了危险品。在我们的时代,媒体早已经厌倦了摇滚乐,摇滚乐渐渐地沦为了诸多艺术形式——电影、电玩,背后小小的附属品。The Libertines在音乐中划出了一个属于自己的新时代,这在近十五年来还是头一次。 在英国音乐历史上,在没有一个时刻比02年,Pete和Carl在Rough Trade的办公室里面用钢笔签下合约的那一秒更重要了。 他们没有乘着Albion去到Acradia,但是他们让这个念头重新鲜活了起来,他们的梦想乘着波浪,仍在向着正确的方向航行着。他们的先驱者精神:那些在公寓里面的小型演出,他们对时尚的影响,在网络上和歌迷的接触,把乐队的创作过程放到网站上,这些都是独一无二的。他们的成就之一,像大多数艺术家一样,是当人们回想起来,是他们做过的那些那么显而易见,但在之前却从没有人真正做到过的东西。在The Libertines解散后,他们的余浪仍冲击着英国的音乐,时尚和文化,曾经受过他们影响的人成了新一批的音乐人,作家和艺术家。我们还不知道Pete 和Carl个人的乐队还能不能再达到The Libertines的高度,当然,这两支乐队已经无法再重现曾经Pete和Carl的化学反应,他们本人对这比谁都清楚。 尽管Carl和Pete都在向不同的方向发展,他们仍然是如此的难解难分。Peter在05年的Reading Festival后的周一给Carl打电话,想问问他要不要见个面,弹弹吉他,一起唱唱歌。Peter在那个旅馆外面,他以为Carl也会在那,Carl 刚刚在两个小时前退房离开了。 这两个坏蛋,脑袋晕晕乎乎,充斥着各种各样的想法,音乐,文学作品,他们走到了一起就是为了要统治世界。他们在对方中看见了一些能帮助他们从现实的条条框框中脱离的东西;对“楼梯上的死神”的恐惧——正午时分垂下的窗帘,罐子里的烤豆子和模糊不清的电视机频道 ——不再有了。避开那些“注定的命运”,他们向前迈着共同的步伐,一起,反抗着整个世界。那些一路陪伴着他们,让这一切成真的人们,Paul,John,Banny,Gary,Anthony,Patrick,Drew,Adam和Didz,都值得为此戴上一顶桂冠。

    2011-07-04 15:17:54 5人喜欢 5回应
  • 第30页

    【渣意译】 Banny:Peter,说真的,他快步和Carl上了楼。Peter拿着一个空吉他箱,然后开始用吉他箱去一把一把的和贝斯比好看哪把贝斯能装进去。 找到合适的了以后,Peter转身对Carl说:好,我现在到街上去,我在楼下站着的时候,你把贝斯扔出来我们顺走。 Carl回他说:干嘛我要在里面给你扔?为什么不能是我在外面你扔给我? 他们就像一对儿年轻版的Lavender Hill Mob(英国上世纪50年代喜剧演员),不过发型要更好看些。Pete和Carl开始争论谁在外面会比较有优势,谁都认为自己最好还是在外面当那个跑的人,而不是那个往外扔的人。 BANNY:我知道他们要干嘛,所以我把那把贝斯买下来了。

    2011-07-04 15:17:54 4人喜欢 1回应
  • 第28页

    【小段子】 与此同时,排演进行的很顺利,The Libertines知道他们要开始认真对待了,但是他们还是抽空会调戏Banny一下。有一次他们在Shepherd's bush的一个录音棚里面排练,Banny走进去发现黑板上写着他们正排演的曲目,上面有两个大字"新歌"当他们演完了,她说:这些歌太垃圾了。 Pete和Carl开始像孩子一样眨眼,咯咯的笑,但是Gary看起来很不好受。 Banny后来发现那些"新歌"其实都是the velvet underground的歌。

    2011-07-04 15:17:54 3回应
  • 第31页

    【渣翻译】 这时候乐队还缺一个贝司手。 Banny给乐队的钱鼓手Paul Dufour打电话,她问他知不知道什么好的贝司手,他答到:你什么意思?这只有一个贝司手John Hassall,Libertines要有贝司手,就只能是John CARL:好吧,我嗯啊了半天但事实摆在那,John弹的很棒,人还帅的不行但是就到此为止了。我们不能在做白日梦和瞎费功夫了。乐队已经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先前的老样子了,我们要向前看。 JOHN: 大多数电话都是Carl打来的说让我回乐队去,说他们打算再试一把。那会儿我正在一个书店工作,Peter来到我家给我弹了些那会他正在写的歌。我真的很伤心,我爱死那些旋律了,一直爱着。但是我已经做出了决定,我觉得我们的乐队前途很渺茫。几个月后,Carl又给我打了一通电话,“我们要签约了,我们要和 Rough Trade签约了”那会The Strokes刚刚火起来,我就想,那好吧,我就回乐队去吧。然后我就夹着我的尾巴回去了。 自我离队以后乐队变化很大。经纪人Banny跟我说我们很高兴你回来了但是你既不能写歌也不能去接受采访。她又说基本上乐队会是Pete和Carl两个人的事。你知道的,我当时也没什么资格去跟她较劲。 John现在回想起来,很乐观的表示道:我不知道这是Banny的主意或者是Pete和Carl的。实际上我想...我想我当时是很不开心,但是一边又哄着自己说我没问题。实际上当乐队真正运转起来的时候,我发现这种角色挺适合我的。 John回到了Albion之船上。

    2011-07-04 15:17:54 1人喜欢 3回应
  • 第285页

    【渣意译】 在1977年,Neil Young写了Hey Hey My My,这首歌除了讲述了一个咆哮的愤青,推翻嬉皮士运动的先锋战士,性手枪主唱——Johnny Rotten的故事之外,还有着一句——也许是最简洁的描写,也是最能唤起摇滚乐本质的那句歌词:与其悄然消逝,不如从容燃烧(It's better to burn away than fade away)。 The Libertines确实燃烧,烧尽了,避开了“长寿”的陷阱。确实,毒品和误解加速了他们的解体,永远的终结了这对二十年来最好的音乐拍档,然而这是无法避免的,只是使它来的快了一些而已。他们可能会再出一张唱片,让前两张唱片都黯然失色,但是在最后他们还是会分手,或者不得不面临起创造力的减退。 Pete和Carl之间的关系,时而狂暴,时而富有创造力。最后,他们都深深伤了对方的心,但是到今天,钟爱音乐的人的心,仍然为了他们,好像第一次那样的跳动。 他们的感情曾经,并且依然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但是凭着他们生性所为,却注定永远分离。

    2011-07-04 15:17:54 3人喜欢 2回应
  • 第156页

    【渣意译】 Q:监狱里面都是些什么样的人? Peter:和我同住一间的人是因为武装抢劫进去的。他说:"Carl就是个混球,我为你要把他捆成一团放在你的后备箱里,peter" 我说:“你怎么对他的就要怎么对我” Carl:我听到他们说话了然后我说如果你要这样对他的话你就得对我再来这么一次 Q:在这四周内 你们想过和对方面对面时要说些什么吗? Peter:(毫不迟疑)我爱你..不管你喜不喜欢我都爱你 Carl:在上周的NME上我就这么说了,我本来不想这么高调的但是那些讨厌鬼已经把它发表出来了。他们趁我不备时这么做的...

    2017-08-02 11:51:43 2人喜欢 2回应
  • 第148页

    【渣意译】 Carl ——尽管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还是没能够去探望一次Peter。Peter是会走出大门,向他竖起大拇指,给他一个拥抱,或者最糟糕的情况出现,他会径直从Carl身边走过去——像在The Third man的高潮部分发生的那样——头抬得高高的,有意的回避着眼神的接触,对他无意的背叛或者什么事情统统报复以冷漠?然后Peter就会走掉,继续为所欲为。这将意味着所有他们共有的视界将不复存在,而那些他们曾经为之奋斗的东西已经彻底失陷在了这几个月当中。 但是Peter看到他,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的声音有点波动。Pete只是简单的说道:是Biggles 相互间的疑惑就此消融。维系着他们情感纽带的力量又一次胜出了。灵魂相通的Albion两兄弟抛开了疑惑,恐惧,和所有的问题,拥抱在了一起。 “我不会再进去了,我保证”Peter发誓说 所有残存的问题都消失了。这一天的主旋律是谅解,是兄弟情谊。 “好吧,别急着再进去”Carl做出了一次不祥的回答。 依着英国人的风尚,他们决定去喝得酩汀大醉。然后Peter要去Kent的一个地方做一次演出。

    2011-07-04 15:17:54 3人喜欢 1回应
2人推荐

eschaton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10条 )

2666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