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天桥底 (12) 更多

  • 第159页
    要做出高级感不难,要做出人人受落的高级感才难。
  • 第147页
    什么才是Service? 都是讲道理的人,很多时候,我们其实并不要求“人无我有”,只是不想因为“人有我为何没”而不忿。
  • 第142页
    钱已经不值钱,“有型”才是我们的决胜分 —— 这是我们这种“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人安慰自己的方法,赖以维生的尊严,斗有钱已经没得斗,但“懂行”“熟路”“有性格”还是有得练一练,人不能控制本身资质的高低...
  • 第124页
    挥春有句:年年有余,丰足其实从来都有浪费的隐藏意含,“餐搵餐食餐餐清”固然也算是“足”,但厨房里连一块可供过期扔掉的面包也没有能令你安心吗? 能拥有必需品顶多只是维生,能浪费奢侈品才算得上享受。
  • 第90页
    脱发的男人喜欢戴帽遮掩,不幸的是,很多帽子只适合有头发的人戴,没有了刘海鬓角的前呼后拥里应外合就不好看了。
  • 第78页
    穷有穷扮,没有没扮,有扮的心,总有扮的方法。
  • 第69页
    要是你见过Vera Wang高贵含蓄而minimal的风格,你就知道亦舒小姐为什么情有独钟,因为它们根本就是秉承“白恤衫卡其裤”精神的晚装版。
  • 第53页
    把衣领后的label设计成无论如何不会长得反出来引致穿者尴尬,我觉得这样的服务才称得上有心,而不是在shopping bag上绑多两条丝带或者插多几朵丝花这些无用的扭拧。
  • 第47页
    手套是艺术品,手掌是人体中最峰回路转,拐弯抹角的地方,单靠几块不规则皮革的裁剪与缝合,居然能将它们包裹得贴贴服服,令我每次拿起都看得入神,忍不住研究一番,……
  • 第41页
    张爱玲说成名这回事,早好过迟,对于一些势必要买的东西,我觉得道理一样。
  • 第21页
    “有型”,一直以来都是“靓”的代糖,不错,但有可口的幻觉,而最容易有型的方法,是“反”。
  • 第12页
    所谓“奢侈”,必须穷过才有意义的。

毫无代价唱最幸福的歌 (16) 更多

  • 第192页
    很多许愿的人,大概都不在乎愿望成真,只在乎游戏一场。这个游戏是检阅自己所想及投入习俗的乐趣,还有一种经不起过分认真的浪漫。
  • 第188页
    不知玄学家定义的好运,是不是只管结果不问过程,会不会测到成就事业的代价与收获划不划算这条数。有事业运者,只表示拥有大事业,铁板紫薇不会回答你这是不是你想要的幸福。
  • 第179页
    虽说人死为大,有些人死得如雷声大,有些人去得比雨点小。在这排行榜中,以功能组别分,政界第一,演艺第二,三四五位因人而异,更重要的是死得逢时,死因存疑。
  • 第174页
    笑丧也好,哭丧也罢,都是生人的事,不是死者的事,白事根本都是白折腾 ~175~ 此系身前身后事,我们往往颠倒了身前身后事的前后次序。于事无补的事,却又乐此不疲地带着哀愁去做。
  • 第170页
    那些过滤了的隐私,一是出自炫耀,公告天下集了一枚还不错的邮票;一是按不住修成一时正果的喜悦,渴望越多人知便自觉越幸福,都是出于”我上载故我在“的心态吧。 ~171~没有最诚实的文字记录,尽管有最真实的回忆..
  • 第148页
    是的,单恋能成双,你一定有责任。你一定有贪恋过被单恋的虚荣,觉得自己原来也很重要,被重视的快感一时蒙蔽了热闹与热情之别。 ~150~ 勉强尝试爱上一个人,原来都是伪装,连自己都给骗过了的,就跑去结婚。对方白...
  • 第132页
    两个人在一起生活或独活,根本没有绝对的好处与坏处;只不过对二人世界的歌颂,已到了神圣不可侵犯的地步,才会让人觉得一个人生活,都是被逼的。
  • 第122页
    以政府之名去搞民间该做的事,向来没有好收场。
  • 第97页
    念想随身,莫非真能安享晚年?晚福就在于,有没有很多很多当年可想,有很多很多照片可看?
  • 第47页
    两首歌,要分最爱,已是多余,为什么不可以各有各好,各有各时期的需要;两个人送的东西,如果都珍重,何必逼出最爱与唯一。 当事人为最爱定案,让”最“与”唯一“这个天秤长挂心中,不是为未敢肯定的”最“而迷惘...
  • 第29页
    说白了,置业的动机往往并不单纯为安居,而是怀有边住边投资甚至边投注的念头。……房子不过借个空间你生活,你却为房子而活,这是哪门子的业?
  • 第20页
    与其说有什么人什么物什么事会让我们快乐,不如想一下生活中种种的动力,回想一下有哪些会令人忘形地动起来,才比较重要吧。 ……只要还能找到活得起劲的能源,那些深层次的矛盾便先放下不管也罢。
  • 第17页
    听多了他人疾苦,不是会有原来我非最不幸的收获吗?就像探访过落后地区才发现自己该惜福的滥调,在他人的不幸中建立自己的良好感觉,不是出自同一种心态吗?
  • 第14页
    有趣的是,很多人总要在兴起时凭着一股盲劲才会有所行动,给他们时间把机关算尽衡量得失后,反而觉得一动不如一静,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 第10页
    世上最令人无语的,是你不能怨自己不幸,但暗里按捺不住为自己打抱不平,觉得自己还是不幸的;又正因为那些不幸,比起很多人来说都属奢侈的,连抱怨都不道德,于是越努力数已有的恩典仅存的幸运,便越不开心。
  • 第3页
    雨天可怕在于以雨天为苦,做不到本来想做的事,唯有天晴才会活得有劲,天晴才是绝对的好。可怕的在于把阴晴圆缺划清界限,好坏二元对立,把希望投资在晴天当中。凡事往好处想,不是雨时想着晴天的好,并守候晴天来临...

知情识趣 (9) 更多

  • 第262页
    说白了,去看爱乐及进念的人,不见得就很懂得欣赏这些演出的真昧,有些人对文化消费的选择,也如买coffee table look的心态一样,只是找一个身份的象征,品位的襟章。
  • 第256页
    各有所好,本无关痛痒。令人心痒难耐的是,为什么一个社会的审美角度总是那么狭窄,甚至无所觉无所谓无所知?
  • 第207页
    每件事都可盛可衰,全凭搞事人的雄心,加上看热闹人的配合。
  • 第159页
    而即使是心能流动如水,如果没有天生柔软的身段,每次有事来袭,都要如念咒语般想着要如水如水,原先的烦恼是给丢下了,石头不那么尖锐锥心了,余下更大的烦恼,就是忙于扮水。
  • 第102页
    每逛一次博物馆,便更觉得有时候有些人看博物馆看展览,都带着“看过真迹”的虚荣心而趁那个墟。
  • 第34页
    说到最后,还是一个“很”字出事,“很世故”有事,很有点老狐狸味,“也”懂一点人情世故就没事,也不会变成有病遭人嘲笑的无冕公主与王子。再说到最后的最后,即是逃不出中庸中道,这才是最闷蛋的事。
  • 第19页
    做不成又想做,只不过证明我们想做什么样的人给别人看,与真正想做什么人,过怎样的活,距离不只是理想与现实,而是虚荣的梦想与实惠的现实的距离。
  • 第9页
    心念一动,即如撒种,有时连有了收成也毫不知觉。
  • 第3页
    这样的天,倒不会主动告诉每个人该行怎样的路,还得由自己向大自然学习,顺着自己的性子,渐渐便走出一幅私家地图。

原来你非不快乐 (16) 更多

  • 第193页
    人们都不明白你,那你未免把自己的生老病死怨憎会求不得爱别离种种必然的痛苦看的太传奇了。去你的传奇!
  • 第187页
    有时无情或通透只是一念之别。
  • 第185页
    平时,在社会的巨轮中,已有自动机制奖励坚强、淘汰软弱,在生活上,遇上没有上司监察评价的时候,何妨做一条软弱的小草,……
  • 第177页
    与其在这场无回报保证的搏斗中尽力保持所谓乐观,不如及早选择达观的心态。
  • 第167页
    恃着知交之名,在心中知道有个人永远在你背后,那份安全感让大家失去危机意识,友谊无疑接近万岁,当年情却面临老化,老是窝心的,化,是寒心的。
  • 第165页
    两个人的相交,不可能永远是一条平衡线,总是在时近时远的弧度中,有某段时期相濡以沫,有时两忘于江湖。
  • 第159页
    谁不曾有过长长短短的苦闷期?看起来好像是无事强说愁的两个字,却又是最无解,最难应付的。 P161 说到底,苦闷真是越看越惊心动魄,因为有生活而想到生存的意义,在苦闷时越想探求越易走火入魔,不如先平心静气,..
  • 第154页
    最吊诡的是,时间并不会放过任何人,也可以放过任何人。多少提心吊胆的脸孔,经不起久别重逢的考验,好看不好看,荡气依样回肠的少,惊讶当年何故痴情若此的多,一时的悲剧,回头看来遂成为余生都嘲笑自己鼠目寸光的...
  • 第144页
    没错,用时间如劫匪般抢知识,一定可以拿来吓倒所谓不够上进的人。但,知识易得,智慧难求。
  • 第113页
    但为快乐勉强做好人,不过是个快乐精算师。
  • 第105页
    先把自己看得轻一点,更重的伤害便得以卸力。
  • 第87页
    ……乐过,并不是太多人有足够能力去面对失乐时的苦。所谓要拥有先懂得失去怎接受。
  • 第82页
    ……,任何大道理都必然难以消化,任何简化后的道理,都很易得到还用你说的反应。
  • 第66页
    …… 有否因背着别人起的名,而失去了平常心,走不爱走不该走的路。
  • 第13页
    总是在快乐过后,红尘落定,才得到安乐,安乐的时候,才有机会在山脚,看见高处实在如何胜寒,想起一步一生的惊心动魄,照见安乐平和比快乐更快乐。
  • 自语
    要灭苦,先破执,不固执于追求,不以坚强为手段拥有为目标,心才能没有牵挂,没有负担故无重,才能自由自在。

俗 (7) 更多

  • 第175页
    …… 比如说,我爱亦舒是因为里面具有一种看透世情而产生的大智慧,有时轻轻一笔,甚至与故事主线无关的一句题外话,总是令人心神一振,余味无穷,……;也有些时候只是作者的文笔与遣词用字上一种纯粹出于文学本身..
  • 第57页
    孩子只肯受教于爱他们的人,很多大人成为了大人之后,通常都忘了这一点。
  • 第54页
    这个世界何曾有事是问过我们ready没才发生的?大家不都是硬顶上迎接生命中一个个的突如其来,见步行步,边做边学吗?不幸的是,我们通常只记得边做,忘了边学,……
  • 第28页
    年纪变大了点,一元变小了点,在花到最后一个铜板打电话时,那种最后一次机会的感觉,也有点无端端的荡气回肠,至少,那个时代,讲句话与听句话都比较有人珍惜。
  • 第27页
    如果一定要将我们的电影史分成两个时期,我的分法,将不会是默片/有声或者黑白/彩色,而是无手机/有手机。
  • 第16页
    真的去到知识的尽头,反而懒,「无量大数」搞定,有种费时同你讲,「总之好多啦」的晦气。
  • 第9页
    但输了,有人为你不值,也是一种赢,Miranda起码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