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时光·终场 (1)

  • 第99页
    我微笑着想,原来这就是聪明、独立、坚强的结果,没有人觉得需要问你的感受,也没有人觉得需要为你操心,因为你很聪明,很独立很坚强。似乎亦舒说过一句话,男人爱一个女人时会觉得她又小又笨又可怜,需要事事操...

棚屋 (1)

  • 第一章 殊途同归
    他说,他曾靠指出他人的过失并报以羞辱来威驰自己虚假的强势,以获得支配他人的快乐。这可不怎么招人喜欢。

最初的爱情 最后的仪式 (1)

  • 立体几何
    “其实你什么也不曾有过,”我对她说,“你成事不足。过去是个乖孩子,老天没赐给你一个不幸的童年。你那慈悲的佛经、过气的玄学、焚香疗法、普罗星相,没有一样是你自己的,你不过是在无病呻吟。你沉湎其中,沉...

厨房 (1)

  • 第1页
    不知何时,谁都会变成尘埃,消失在时间的冥冥之中。 真正的想成为一个独立的人,最好是养一个什么,孩子也行花草也行。这样才能了解自己能力的极限,生存从这里开始啊。 不过人生的成长过程之中,要是不彻底的绝...

薄荷心 (6) 更多

  • 第148页
    弗里达绝不愿意和其他女人一样,丈夫事业失意就忍气吞声,只因为自己曾要求他能出人头地。如果他因为害怕失败就像受伤的土狼一样躲回窝里,那是他胆小,与她无关。
  • 第143页
    “您可以不信基督教的上帝,您有您的权利。如果您像我一样熟悉第五大道的牧师的话,您大概会对我说您这样做是很有道理的。但是,您不能否认死神是存在的。她就在那里,在每一个拐角之后,沉默的等待着与我们相遇...
  • 第130页
    经过了底特律和墨西哥的坎坷之后,她专心致志地做回她女人的本分,在各方面都是,比如永远完美得招人妒羡,反正,真心诚意的钦羡是不存在的,女人们呀,只会有咬牙切齿的妒恨
  • 第49页
    但是,恐惧总叫她无法平静,正如她向姐姐马蒂尔德坦承的那样,那不是对死亡的恐惧,而是害怕当她回到家时大家待她会好像她真的已经死了一样。弗里达不得不承认:“我渐渐开始习惯痛苦了。”
  • 第46页
    我们墨西哥人对死亡是嬉笑相对的。要跳舞玩闹,什么借口都是好的,出生和死亡是我们生命中最重要的时刻。死亡是哀悼,也是欢喜;是悲剧,也是玩乐。要迎接这最后的时刻,我们备上小小的骨头状糖面包;圆圆的,就...
  • 第5页
    我叫你来是想让你带个口信给我的教母。我想改改我们亡灵节那天的约会。今年不会有供品了。我希望她明天来。告诉她,我希望这一路能愉快,这一次我不想回来了。
<前页 1 2 后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