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英座M76对《回憶的餘燼》的笔记(6)

仙英座M76
仙英座M76 (掉入睡眠黑洞,从梦的白洞爬出)

读过 回憶的餘燼

回憶的餘燼
  • 书名: 回憶的餘燼
  • 作者: 朱利安•拔恩斯
  • 副标题: The Sense of An Ending
  • 页数: 208
  • 出版社: 天下文化
  • 出版年: 2012-8
  • 第12页
    還有什麼能比一根秒針更可靠?然而,只需最微小的快樂與痛苦,便足以讓我們明白時間具有很大的可塑性。有些情緒可讓時間加快,另一些情緒則可讓時間減慢。
    時間的膨脹與壓縮因人而異,我們擁有公眾的時間(上班、學習、通勤等)-如秒針可靠殷實;也有各自意識內界定的時間,它有時讓人感覺一分鐘是如此地遙不可及、望眼欲穿,而有時感覺則是輕鬆泰然的。時間組成日子,日子堆積記憶,記憶終究會停留在時光長河中以構成所謂的人生經歷。我們的主觀感覺從時間這個細小分子開始主宰日後的回憶印象,我們總是一步錯,步步錯。有誰能夠對過去作正確的評析?恐怕沒有。
    2013-02-26 23:24:41 回应
  • 第24页
    「事實上,尋找責任歸屬這件事不就是種逃避嗎?我們想歸咎於某個個人,好讓其他所有人都能得到開釋。要不我們就是歸咎於歷史過程,讓個人可以得到開釋。把一切說成事出偶然也有同樣的效果。我相信,任何事情會發生,背後都有一條責任的鍊子,這條鍊子是必然的,但又不會長到讓人可將責任歸咎於每個人。」
    2013-02-26 23:25:08 回应
  • 第30页
    「歷史必然產生在記憶的不完美和文件的不充分之交接處。」
    2013-02-26 23:24:58 回应
  • 第87页
    主述者東尼:「但我對待當代歷史的態度從不像對待古希臘和古羅馬史,又或是大英帝國和俄國革命的歷史,換言之,就是從未太相信它。這也許是因為,多少取得共識的歷史讓我更有安全感。又或許是因為(再一次的)這個吊詭:發生在我們眼皮底下的歷史應該是最清楚的,但它偏偏又是最容易溶解的。我們生活在時間裡;時間羈限並定義我們,又被認定是衡量歷史的單位,不是嗎?但如果我們不了解時間,無法掌握其步伐與進程的神秘,那我們又有多少機會可能了解歷史?」
    2013-02-26 23:25:31 回应
  • 第123页
    東尼收到舊己的日記殘片:『「假如當初東尼」這話在某個意義下是自我圓足的。假如當初東尼....而它們全部指向同一個假設語句:假如當初東尼不是東尼。』
    何以圓足呢?從東尼得知艾卓安遺贈自己這份私人文件伊始,便緊緊糾纏薇若妮卡,日記內容卻止於「假如當初東尼...」這個令人無限聯想的斷句,暗示東尼該將人生時間撥慢整理那段與薇若妮卡的交惡,還有艾卓安預言式的對話。畢竟,執著地探尋未來有時並未能有所獲得,每人都有一段為時長短不一的個人小史,能夠就己取材的資料庫。在人生每個階段,我們往往無法站在未來之上設想以後會如何,但我們卻常常自以為地以前瞻角度去看未來發展;待你活到未來之時,你有限的海馬體與不可抹滅的實體旁證為你帶來深切的悔恨,同時證明你主觀的偏狹是如何扭曲事物,失與得也就於此浮現。
    2013-02-26 23:59:36 回应
  • 第145页
    「當我們的舊我死去,會有一個新我誕生嗎?但即便答案是肯定的,我們又真有什麼值得高興嗎?因為就像所有政治與社會變遷遲早都會讓人失望一樣,我們的成年階段也是如此。我們的整個人生也是如此,有時我會覺得,人生的目的是要透過磨損自己,來讓我們逐漸適應最終的滅亡,要向我們證明,就算活得再久,人生都不會像它曾被吹噓的那樣美好。」
    2013-02-26 23:25:42 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