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Veritas对《疯癫与文明》的笔记(11)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读过 疯癫与文明

疯癫与文明
  • 书名: 疯癫与文明
  • 作者: 米歇尔・福柯
  • 副标题: 理性时代的疯癫史
  • 页数: 274
  • 出版社: 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
  • 出版年: 2003-01
  • 第13页
    疯癫主题取代死亡主题并不标志着一种断裂,而是标志着忧郁的内在转向。受到质疑的依然是生存的虚无,但是这种虚无不再认为是一种外在的终点,及威胁和结局。它是从内心体验到的持续不变的永恒方式。过去,人们一度因疯癫而看不到死期将至,因此必须用死亡景象来恢复他们的理智。现在,理智就表现为时时处处地谴责疯癫,教导人们懂得,他们不过是已死之人。如果末日降临,那不过是程度问题,已经无所不在的疯癫和死亡本身别无二致。这就是德尚(Eustache Deschamps)所预言的: 
    我们胆怯而软弱,
    贪婪、衰老、出言不逊。
    我环视左右,皆是愚人。
    末日即将来临,
    一切皆显病态。
    2012-11-20 07:55:10 回应
  • 第49页
    古典时期以一种含混的态度来使用紧闭,使其具有双重作用。一方面,它被用于吸收失业,至少消除最明显的社会后果。另一方面,在成本可能变得太高时,它被用于控制成本。
    2012-11-20 08:32:17 回应
  • 第53页
    如果说,施古典时期的疯癫中有什么指涉着另外的地方,另外的东西,那么其原因不在于疯人是来自那个非理性的世界,带有非理性的烙印,而在于他自愿地越出资产阶级秩序的雷池,置身于其神圣的伦理界限之外。
    2012-11-20 08:38:57 回应
  • 第67页
    对于古典主义来说,最彻底的疯癫乃是人与自己的兽性的直接关系,毫不涉及其他,也无药可救。
    从进化的远景来看,表现为疯癫的兽性总有一天会被视为疾病的征状、甚至疾病的本质。但是在古典时期,它所表现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即疯人不是病人。实际上,兽性使疯人免于人身上脆弱、不稳定、不健康因素的伤害。疯癫时的那种顽强的兽性,以及从鲁莽的野兽界借来的愚钝,使疯人能够忍受饥饿、高温、寒冷和疼痛。直至18世纪末,一般人都认为,疯子能够承受生活中不可想像的苦难。他们不需要保护,不需要保暖御寒。
    2012-11-20 08:59:48 回应
  • 第88页
    在混乱而明显的谵妄下面有一种秘密谵妄的秩序。第二种谵妄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纯粹理性。而这种理性偏偏产生出痴呆的外表。
    2012-11-20 22:57:50 回应
  • 第209页
    随着这个世纪的进展,反对禁闭的抗议呼声愈益强烈。疯癫渐渐地变成囚徒所恐惧的幽灵,他们蒙受屈辱的象征,他们的理性被消灭、被压制的形象。
    2012-11-20 22:59:47 回应
  • 第235页
    这样,对于那种狂暴的表现,人们曾经必须将其解释为对神灵的亵渎,而今后则必须视之为对“父亲”的不断进攻。因此,在现代世界,过去那种理性与非理性的无可补救的重大冲突就变成了本能对牢固的家庭制度及其古老象征的隐秘攻击。
    2012-11-20 23:01:37 回应
  • 第236页
    精神病院被这些虚构的价值笼罩着,因此不受历史发展和社会演变的影响。在图克的思想中,问题是如何建造一种能够模仿最古老、最纯净,最自然的共同生活方式的环境,即那种与社会环境相差最大的,最有人情味的环境。实际上,他分离出资产阶级家庭的社会结构,在精神病院里象征性地重建了这种结构,并让它在历史中随波逐流。精神病院总是追求那些不合时宜的结构和象征,因此可能会完全不适应时代,落后于时代。而且恰恰是在兽性显示了某种超历史的存在、某种永恒的回归的地方,将会慢慢地重新出现无法追忆的家庭宿怨留下的古老创伤,已被遗忘的乱伦和惩罚的痕迹。
    2012-11-20 23:02:45 回应
  • 第257页
    自18世纪末起,非理性的存在除了在个别情况下已不再表露出来,这种个别情况就是那些如划破夜空的闪电般的作品,如荷尔德林、奈瓦尔、尼采及阿尔托的作品。这些作品绝不可能被归结为那种可以治疗的精神错乱。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抗拒这巨大的道德枷锁。我们习惯于把这种枷锁称作皮内尔和图克对疯人的解放。这无疑是句反话。
    偶然看到的评论:在柏拉图那著名的寓言中,太阳是理性和智慧的象征,洞穴中的世人背对渗入的阳光观看壁上的阴影是世俗生活的写照,非理性是那人类本性中的洞穴深处的无边的无法驱散的黑暗。那么疯狂呢?疯狂并非洞穴深处的黑暗,而是桃李这只是太阳的昏眩,是无法适应强光的失明。对于疯人来说,这种失明可以是暂时的,也可能是永久的。将疯狂认作人深处的本性,尤其不尽然之处。
    2012-11-20 23:06:12 回应
  • 第269页
    疯癫的策略及其获得的新胜利就在于,世界试图通过心理学来评估疯癫和辨明它的合理性,但是他必须首先在疯癫面前证明自身的合理性,因为充满斗争和痛苦的世界是根据像尼采、梵高、阿尔托这样的人的作品大量涌现这一事实来评估自身的。而世界本身的任何东西,尤其是它对疯癫的认识,不能使世界确信它可以用这类疯癫的作品来证明自身的合理性。
    
    2012-11-20 23:07:01 回应
1人推荐
<前页 1 2 后页>

MrVerita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58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