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Veritas对《伯林传》的笔记(5)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读过 伯林传

伯林传
  • 书名: 伯林传
  • 作者: [加] 伊格纳季耶夫
  • 页数: 409
  • 出版社: 译林出版社
  • 出版年: 2001-9
  • 第113页
    逻辑实证主义的核心主张:一切有意义的陈述要么是理论演绎,要么是经验事实。
    2017-02-11 10:51:47 回应
  • 第165页
    华盛顿让他明白了:即使是伟大的政治人物也很少能够理解他本人试图按照自己的计划来加以改造的历史,而政治也总是具有一种产生悲剧的潜在可能性,因为它试图掌握的那些力量永远也不可能完全被人力所控制。
    2017-02-11 14:19:59 回应
  • 第268页

    《二十世纪的政治观念》

    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和战后西方的社会民主主义都同样是二十世纪理性主义幻觉的牺牲品,那就是只要加以足够的社会管理,人类的罪恶就能够被消灭,不同的个人就可以幸福地融汇成一个亲密无间的社会统一体。诚然,苏联的马克思主义在其对民主和人权的蔑视方面更为冷酷无情;但是西方自由主义者们也不能自鸣得意。去除“选择”这一负担的人类愿望可能会导致西方将公共生活与个人生活的困境交给专家、政治家、心理治疗医生以及其他的“人类灵魂工程师”来解决。以赛亚期待着丹尼尔•贝尔所谓的“意识形态的终结”的出现,他评论说,有关政治和道德的终极目标的基本争论已经被一种关于手段和方法的技术性争论代替了。这种专家治国的政治模式只不过是转移了道德上的争论,而并没有解决它。实际上,在一种乏味的管理上的一致性掩盖下,激烈对立的各种原则仍然处于斗争当中。在由于乏味的管理上的一致性而谴责了现代社会之后,伯林又批评了现代社会中过度的两极分化。“喜爱个人生活”而不喜欢有组织的政治运动的“自由主义者们”受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激烈的意识形态斗争当中所有严阵以待的党派的蔑视”。在这些斗争中,他属于自由主义左派的一员,但是他警告自己阵营里的人说,他们各自的目标也是相互冲突的。社会正义每赢得一次假定的胜利,自由就可能受到一次相应的损失。这种不同目标的冲突注定没法找到顺利的管理方法来加以解决。最好的可能就是达到某种“逻辑混乱的、可变通的、甚至模棱两可的妥协”。以赛亚下结论说,时代所要求的“并不是(如同别人常常告诉我们的那样)更多的信仰,更有力的领导,或更科学的组织。毋宁说是与这些相反的东西——少一些救世主式的热情,更开明的怀疑主义,对不同特性的更大忍耐。”与不义作斗争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人“并不仅仅是依靠与邪恶作斗争而活着”。他们是依靠选择自己的目标而活着——几乎永远无法预见的各种形形色色的目标,并且有时候是不可调和的。选择善或者恶是个人的自由,必须加以捍卫的是这种自由,而不是某种人类道德的终极形式。因为没有什么控制是永远正确的,没有什么控制是决定性的。他最后说,他的政治座右铭是:“surtout pas trop de zele.”(“尤其不要有过多的热忱。”)

    2017-04-04 18:25:11 1人喜欢 回应
  • 第380页

    无论如何,他从来没有相信过哲学的安慰。他始终是一个休谟主义者,即使到了晚年,他也仍然坚持对形而上学以及终极探索所持的怀疑论观点。就像巴特勒主教说过的那样,万物都是其自身而非他物,那么我们为什么还要自欺欺人呢?如果说历史没有脚本的话,为什么一个普通人的生活就应当有呢?他既受不了那些埋怨老年的人,也受不了那些武断地认为智慧随着年龄的增长而增长的装模作样的人。当记者们向他写信询问关于“生活的意义”之类的问题时,他会极其轻快地回答:“我不相信生活具有任何意义。我根本就不会去问生活的意义是什么,不过我怀疑它根本就没有意义,这给我带来一种巨大的安慰。我们按照自己的方式来理解生活。相信我,那些寻求某种深刻的包含了整个宇宙的……脚本或是上帝的人是犯了个可怜的错误。”

    2017-04-04 20:53:55 1人推荐 回应
  • 第408页

    以赛亚八十五岁那年,我曾经问过他,生活中什么事情最让他感到吃惊。“在这么多的恐怖当中,我居然如此平静而快乐地活过来了,这一点是最让我吃惊的。”

    在一个黑暗的世纪里,他向我们展示了一个有才智的人的生活应该是什么样子:充满怀疑精神与讽刺意味,不偏不倚,并且无拘无束。

    2017-05-07 13:20:49 1人喜欢 回应

MrVerita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57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