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Veritas对《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法律职业的未来》的笔记(16)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读过 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法律职业的未来

  • 第108页
    法官、信息技术、虚拟法院、在线纠纷解决
    每年据说有约100万件民事法律纠纷无法解决,而预期会削减的司法援助预算更让情况雪上加霜。普通人——而不仅仅是富人——是否还能获得正义陷入了重大危机。不仅如此,用成本畸高、火力全开的民事诉讼来解决纠纷,大多时候根本就是杀鸡用牛刀。
    2017-01-01 15:05:26 回应
  • 第118页
    在线纠纷解决技术
    cybersettle:两方提供一个和解区间,有交集就可和解。
    网上调解:ebay(淘宝应该也是),在线追偿
    但传统的正义感之类的能否接受这些新型技术?有待研究。
    2017-01-01 15:20:58 回应
  • 第141页
    持怀疑态度的人可能会觉得我列出的未来法律工作有地儿异想天开,尤其因为他们无法想象今天的律所或公司法务会设立和提供我描述的这些新职位。
    这种想法错在认为那些新工作必须要嫁接于旧有的法律业务之上。事情可能不会这样发展。更有可能的是,很多新的角色会来自于一系列新的雇主。他们会运营各种各样不同的法律业务。执业泛化使其成为可能。由其他的雇主来创设新的职业和岗位则要简单得多。他们能从一张白纸开始设计他们未来的法律服务战略。
    【billing hour制度】
    律所很难推动变革,由客户推动,或者新型律所。
    【e-discovery演进史】
    【MIT school of law】
    为何把整个法律纠纷制度搞得这么复杂呢?能从根本上找到更低成本的纠纷解决方式吗?有时候在想,少了这些rules,世界真的会变得更混乱吗?当然,这大概是所有行业都面临的问题。
    协同工作和外包的问题,conflict of interests,coordination costs
    2017-01-01 16:26:57 回应
  • 第163页
    如果初级律师在干的这些活儿被外包到印度,如何才能磨练他们(初级律师)的专业技能?他们一致答复我说,他们只需要几个小时,而不是几个月,就能学会如何搞定那一叠一叠的文件。说得更露骨一点,我们不应该把训练和剥削混为一谈。让年轻律师做日常法律工作,并说成主要是为了磨练他们的专业技能,这是虚伪的。把活儿转包给年轻律师是支持律所盈利能力金字塔形模式的支柱之一,这种形式直到最近之前几乎不曾被挑战过。【但实践出真知,法律知识系统的创立还是需要你经历大量流程化工作之后才能总结出来】
    无论如何,让优秀的年轻律师花上几个月时间来干基本上是行政工作的活,还说这是他们成为专业律师的必经之路,这怎么说都不是显而易见的。更多证据表明,年轻律师是通过在实践中与法律专家紧密合作并观察他们而习得法律专业技能。
    如果说都被机器替代,那么未来的社会规则本身是否也不应该按照这种方式在社会中运行?比如读美国法的时候,就觉得case law非常繁冗,为何不能采取更精简的规则呢?当然这是立法技术的问题,在本书确实没有讨论。本书只是从律师收费方式的变革视角变更为律师工作方式的变革,但这依然是法律实践的下游。但反过来,我暂时也完全无法想象:这样一个遵循权威的行业,如何才能产生根本性的变革?可能这里还是要分诉讼和非诉。
    2017-01-01 20:52:10 回应
  • 第181页
    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把我们的知识变成对客户有益的价值。而不是为了提供按小时收费的一对一咨询顾问服务。不要把工作的方法和提供的价值混为一谈。
    如果我们能找到创新的方式来使客户运用我们知识和专场,那会怎么样?
    2017-01-01 20:54:39 回应
  • 第184页
    法律服务会从一对一、咨询式、基于印刷的顾问服务,变成一对多、打包分装、基于互联网的信息服务。
    我们需要法律“职业”吗?
    为什么我们要给某些职业群体对某些人类活动享有垄断权?例如会计职业、医生职业、法律职业等,他们被排他性地授权和许可从事相应的法定审计、手术、法庭辩护。仿佛有某些说不清道不明的社会契约,授权某些有技能、有知识的人群来从事普通人自己干起来会无从下手或带来危险的工作。因此,我们有了这些受信任的顾问,他们负责实时更新他们的知识,并以保密、普通人负担得起并能接触到的方式运用这些知识。处于这些人的训练和经验、能力和正直、行为准则,我们信任他们。他们享有那个群体的声誉和威望,他们的经验被其他社会成员所需要和尊重。
    然而,这种模式有一些问题。首先,大多数社会中,我们很难负担得起一对一对话式提供的专业知识和经验。
    对这个模式的第二个挑战,是提供知识和经验的新渠道已经开发出来。这就是互联网。
    对职业的第三个挑战——那些反对变革者的动机。“所有的职业都是对普通人的阴谋”。当一些法律工作也能由非律师提供可靠负责的服务时,你应该为更多人能享受到法律服务而感到高兴。法律的目的并不是要养活律师。律师的存在是为了帮助社会满足对法律的要求。
    2017-01-01 21:05:21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MrVerita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58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