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rVeritas对《非洲国》的笔记(20)

MrVeritas
MrVeritas (到不朽的事业中寻求庇护。)

读过 非洲国

非洲国
  • 书名: 非洲国
  • 作者: 马丁·梅雷迪思
  • 副标题: 五十年独立史
  • 页数: 739
  • 出版社: 世界知识出版社
  • 出版年: 2011-9
  • 第1页
    欧洲列强瓜分非洲大陆时根本不靠哦旅那片土地上既有的非洲社会形态,这些人为划定的新疆界撕裂了非洲的社会群落。因此欧洲人新的殖民领地囊括了数以百计形态各异、互不隶属的群体,彼此之间没有共同的历史、文化、语言或宗教。甚至历史上一些敌对的王国也被并入到了同一殖民地。这些都是未来冲突的根源。
    英国人以为,新的政权制度无非是“一项试验”,一项可以小心翼翼地监控、一旦出现问题又能够延后甚或终止的试验。然而,现实并非如此。一位英国高级官员后来曾谈及黄金海岸的试验,他描述这一过程“就好像赶在一列高速驶来的火车前面铺设铁轨”。
    2016-03-10 19:48:01 回应
  • 第55页
    黑非洲(塞内加尔、科特迪瓦等sub-saharan地区)任何领导人都从未对脱离法国取得独立表示过支持。非洲留在法国体系确实会带来可观的利益。法国政府负担行政开支的大头,组建基础设施。桑戈尔说:“独立根本没有积极意义,并不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好办法。”
    1957年法国政府部长乌弗埃和加纳总理恩克鲁玛打赌:有法国的援助,十年之后,科特迪瓦在经济社会发展方面将超过它的领国。“你们正在见证两项实验的开始,”乌弗埃向自己的同胞们说,“这是在两块国土上进行的一场赌博,一个已经选择了独立,而另一个则宁可走一条艰苦卓绝的建设道路,与法国本土一道,建设一个人人享有平等权利与责任的社会……让我们抱着对我们邻国的实验充分尊重的态度,开始我们自己的实验。十年过后,我们再来比较两者的结果。”
    2016-03-10 21:06:58 回应
  • 第93页
    比属刚果
    比利时人认为既然非洲人受到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培养,有了英明的领导,也有了丰裕的物质利益,他们终其一生都会心甘情愿接受比利时的统治。没有人会就政权体制与任何一个刚果人商议。刚果人在政治上没有任何声音,也没有权利拥有土地或自由旅行。战后几年里,由于经济繁荣,刚果还是出现了一个人数不多的精英阶层。但是,这个精英阶层所关切的只是他们自己能否获得更多的权利,终结他们自己所受到的歧视。没有任何人站出来挑战比利时的统治权威。帕特里斯.卢蒙巴在1956年写道:“刚果精英们的基本愿望,就是作‘比利时人’,就是获得拥有同等自由和同等权利的权利。”
    很大程度上,是卢蒙巴本人将刚果推入充满混乱、恐惧和暴力的局面。从一开始,他所领导的联合政府就摇摇欲坠[但卢蒙巴确实是刚果独立的领导者];他自己的党在议会中所占议席不超过1/4。他没有任何行动或战略计划,习惯于凭一时冲动武断地做出决策,很快疏远了许多刚果国内自己的盟友。伴随着他营造出的狂热气氛,阴谋和仇恨也滋长着,充斥着他周围。
    刚果为独立带来的动荡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在随后许多年里,这个国家变成了一个战场,彼此敌对的各个派系、疯狂抢掠的兵卒、外国军队、海外雇佣军、狂热的革命者,以及外交团、顾问团等,在这里你争我夺,相互厮杀。谋求分离的加丹加又挣扎了两年,直到1963年,在联合国努力下,最终结束了分离主义行动。
    CMT:虽然殖民者给予许多物质帮助,但也许会有个cap?但如果像法国一些被殖民地那样,拥有选票呢?——不过这样其实是有政治权利的,大概从中也能看出政治权利的重要性何在。
    2016-03-11 21:28:20 回应
  • 第109页
    正值非洲民族主义浪潮席卷非洲之际,南部非洲白人少数政权加紧强化自己的控制力,决意阻遏这一浪潮,并将政权和财富都保留在白人手中。……横跨整个非洲,一条新的疆界赫然划出,将黑色北部与白色南部分割开来,使南部非洲俨然成为白人政权坚不可摧的堡垒。
    南非的白人政客构建了有史以来世间最为复杂精致的种族主义体系——种族隔离。这与非洲其它地区普遍存在的歧视行为差别主要体现在细节上而非本质上。白人剥夺了非欧洲裔的投票权,其结果是“毁掉了沟通两个种族之间最重要的桥梁”。
    非国大联手印度裔活动分子和一批激进的白人——大多是转入地下活动的共产党秘密党员,共同起草了一份《自由宪章》,指明了未来走向多民族和睦相处社会的道路。政府利用出台的一系列法律[感觉这些法律都挺arbitrary]逮捕了156名活动分子并起诉,指控他们准备“以暴力革命方式推翻国家,建立所谓人民民主国家”。审判最终以被告被判无罪释放而告终。
    CMT:这段话有意思,所以在那种年代,司法还这么独立?
    维沃尔德的种族隔离政策核心:将黑人居民化整为零。分为八个新家园(族群),所以黑人再也不可能成为人口超过白人的统一群体。
    曼德拉[走向暴力抗争]:
    非洲人希望公平分享整个南非,他们希望在社会上获得一份安全,享有一份利益。首先,我们渴望得到平等的政治权利,因为,倘若没有这些权利,我们将永远处于弱势。我知道,在这个国家里,这些话听起来有些“革”白人“命”的意味,因为大多数选民将是非洲人,故而使得白人视民主为畏途。但是,这是通向种族和谐和人人自由的唯一途径,不能容许白人这种畏惧心态作怪。 我的一生已经献给了这场非洲人的斗争。我曾为反对白人主宰统治而斗争,也曾为反对黑人主宰统治而斗争。我一直怀着这样一个理想:所有人都共同生活在一个民主、自由的社会中,彼此和谐相处,人人享有平等机会。这样一个理想,我渴望能够活着看到它得以实现。但是,如果需要,我也愿意为这样一个理想而死去。
    2016-03-12 15:56:21 回应
  • 第133页
    re非洲社会主义
    恩克鲁玛宣称:“贫穷的怪圈,只有通过有计划地实现大规模工业化才能被打破。”
    在阐明自己的意识形态时,许多国家政府都选择了非洲社会主义,他们相信,经过西方资本家多年剥削之后,社会主义孕育着快速发展的潜力。恩克鲁玛曾对社会主义和殖民资本主义加以比较后说:
    加纳继承了一个殖民主义经济体……我们不可稍有懈怠,要坚持不懈地摧毁这种可悲的体系构造,建立起一幢经济稳定发展的大厦来取而代之,从而为我们自己创造一个丰衣足食、幸福美满的真正的天堂……我们必须一往无前,为有计划的经济发展做好充分的准备,以取代声名狼藉的殖民主义和腐朽没落的帝国主义所留下的贫穷、无知、疾病和文盲……唯有社会主义,才能在最短时间内给人民带来美好的生活。
    恩格鲁吗之所以如此说,有两方面影响:一是苏联的经验似乎证明了社会主义能够迅速实现现代化,二是二战后西欧各国社会党在建立福利国家方面取得成就。
    ---
    人们普遍认为,传统的非洲社会包含着许多自身固有的社会主义因素,诸如土地共有制度、村落生活的平均主义特征、集体决策、广泛的社会服务网络等,都被人们引为例证。非洲社会主义的主要倡导者尼雷尔曾断言,“我们非洲,既无须‘皈依’社会主义,也无须‘学习’民主。两者都深深植根于我们的历史,植根于我们生于斯、长于斯的传统社会”。
    尼雷尔描绘了殖民时代之前田园诗般的社会:“人人都是劳动者……资本家和地主剥削者都闻所未闻……资本主义剥削更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游手好闲则是不可思议的耻辱。[真的吗]”“要摒弃殖民主义带到非洲的资本主义思想,我们就必须同时摒除随之而来的资本主义行为方式。”
    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和理论家们宣传,殖民统治使得非洲严重依赖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将非洲的角色限制在初级农矿产品生产领域,让外国经营者从出口初级产品贸易中获利,从而限制了非洲的能力发展,所以,只有彻底革除一切旧的东西,才能充分释放出非洲的潜力。他们还主张,非洲应该与国际资本主义完全断绝关系,摒弃市场经济,实现“自治”。
    弗朗茨•法农宣称,非洲仅仅实现了“虚假的非殖民化”,真正的权力仍把持在外国人和他们的统治精英“代理人”手中。有必要开展一场暴力革命,推翻整个制度。通过在阿尔及利亚战争中个人经历的描述,他断言,暴力具有“积极的创造性特质”。(见《世间苦命人》)
    ---
    多哥首任总统Sylvanus Olympio:
    殖民主义列强实行一套政策,在经济上将毗邻国家的人民相互隔绝开来,这些国家有时甚至相邻区区数十英里,但资源却直接运输到殖民宗主国本土。人们可以发一封航空信件到巴黎,只需很短的时间,而同样发一封信件到阿克拉,只有132英里的距离,却要花上几天的时间。铁路很少能在国际边界线接联运。从内地到沿海筑起了公路,但在经济贸易中心城市之间,却很少有公路把它们彼此连接起来。多哥出产富饶的中部地区,与达荷美(贝宁)、加纳三地之间的距离,感觉遥远得就好像彼此不在同一个大陆上。
    ---
    外国企业很大程度上拥有货控制着非洲经济,几乎囊括了所有产业。这些产业依然严重依赖外国市场、资本和技术。但是,在外国投资商看来,除采矿业和商业贸易外,非洲国家的经济产业风险高,市场小,基本上没有什么吸引力。比如制造业,虽然人们对这一产业寄予了太多的希望,却在国内生产总值中占据很小一部分,通常不及5%。
    政治制度也是新近植入的。殖民统治的积弊深深植根于非洲社会。许多传统做法,诸如独裁统治、家长作风,以及国家集权等,根深蒂固地存在于新领导人所继承的政体之中。
    非洲新领导人所面临最大的困难,是如何把操不同语言、处于不同政治社会发展阶段的形形色色的部族,融合成为民族国家。当时,非洲的新生国家并未形成“民族国家”,既没有任何种族的、阶层的、或意识形态的纽带能够将这些部族结合在一起,也没有任何共同的历史和社会属性能够作为建设民族国家的坚实基础。在这短暂的时期里,反对殖民主义的事业带来了共同的目标。民族主义领袖们利用广大城乡居民的不满情绪,激发起人们对反殖民事业的支持。但是,一旦独立运动的强大势头开始衰减,各色人等、各种派系便纷纷登场,跃跃欲试。“从我们的前主子那里,我们大家所继承到的不是民族国家,而是政权国家。而在这些政权国家里,各部族间的相互关系纽带极其脆弱。” (eg 我的族人原本不是索利人,直到1937年,地区专员大人告诉说我们是索利人,我们才成了索利人。--非洲殖民者的恣意划分)
    殖民之前的非洲社会是一副马赛克镶嵌图画,包含着许多以血统世系划分的族群、部落、村落、酋长国、王国和帝国,是由时常变化不定的疆域和松散的君臣关系构成,各种属性特征和语言文字逐渐相互融合变化。
    2016-03-13 10:16:55 回应
  • 第152页
    作为开国之父,第一代民族主义领袖们无不享有极高的威望和荣誉。人们将他们视为所领导的国家的化身,这也使他们有条件迅速稳固自己的政权统治。上台伊始,他们中大部分人就极力谋求独揽大权,大搞个人崇拜,并建立起个人统治体系。“总统成了国家化身,如同旧时君主的‘朕即国家’。”为了谋求更大的控制权,一党制是他们普遍青睐的手段。
    尼雷尔
    英美的两党制传统反映了其赖以生存和演进的社会。阶级的存在及各阶级间的斗争导致了这种制度的发育。而在非洲,民族主义运动正在投入一场旨在争取自由的战斗,目的是摆脱外国控制,而不是本国某个统治阶级的控制。一旦外国势力——“另一党派”被驱逐,人民中间不存在任何既有的争执和分歧。民族主义运动必然要建立起新生国家的首届政府。一旦建立起自由的政府,它的崇高任务就摆在了面前,那就是建设国家经济。这一任务,正如同反殖民斗争意义,要取得成功,就要求整个国家最大限度地团结奋斗,不存在任何闹分歧或起争执的余地。 在我们这样的国家里建立起这类(反对)党派,唯一可能的原因就是希望仿效一个迥然不同的社会的政治架构。更为严重的是,希望仿效与国情不相宜的体制,很可能会使我们自己陷入麻烦。试图去把议会反对派的理念引入非洲,很可能会导致暴力——因为反对党派往往会被我们大多数人民视为叛徒;或者,最乐观的可能,会让反对派搞些毫无意义的花招伎俩,花掉所谓的时间,去夸大人为的分歧,制造出某种“维持民主”的虚假表象。而后一种可能,我想强调,是一种过于矫揉造作的消遣游戏,我们非洲无暇沉湎其中。我们的时间太有限,而我们有太多严肃的工作要去做。
    在现实社会中,一党制往往被当权的政客们利用来镇压任何反对自己政权的苗头迹象,来维护他们自己的权力地位。群众性政党,一旦在人民的支持下建立起来,就会失去生机和活力,正如法农所称,只剩下了外壳、名称、党徽和徽章上的箴言,就会成为庇护极少数特权人士的堡垒。
    人们常说,非洲国家大多受到内部矛盾纷争的困扰,因而,只有强势政府才能带来谋求发展繁荣所必需的稳定。然而,实际上,非洲普遍建立了强势政府,无论是个人独裁模式的,还是一党制模式的,但往往既未能在政治上保持稳定,也未能在行政上保证效率。非洲领导人一旦上台,就会殚精竭虑维持自己的权力地位,为此目的伸直无所不用其极。他们大都会借助传统族裔血缘关系来保证身边关键人物对自己的忠诚。
    无论是达荷美政变、中非共和国政变,还是上沃尔特政变,都没有引起世人太多的关注。这几个国家都是一贫如洗,靠着法国的救助金苟延残喘。达荷美简直承载着一切可以想像得到的困难——人口拥挤不堪、财政濒临破产、部族纷争不断、债务累累如山,以及大规模失业、频频发生的罢工、腐败政客无休止的权力斗争等,不一而足。所有三名政变领导人都是法国军队退役军人,他们都耳濡目染过戴高乐和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的传统,亲身经历过以军管取代垂危政权。
    然而,接二连三相继发生的政变并为就此止步。它们就像传染病一样,在整个大陆蔓延传播,不仅重创了那些内部脆弱而极不稳定的政权,甚至打倒了那些非洲的巨人——加纳、尼日利亚,乃至埃塞俄比亚的•塞拉西。
    2016-03-13 20:41:25 回应
  • 第181页
    1960年,尼日利亚赢得独立,迎来了一个充满希望的新起点。可是,这个国家很快陷入了三大政党争夺联邦政府控制权的激烈斗争。谁能控制联邦政府,即意味着谁就掌握了发展资源的分配权。由于每一个地区都建立自己的政党,而这些政党都由本地区主要部族所控制,这场斗争便演变成了部族之争。所有各派政客们都在煽动部族间的恐惧、猜疑和妒忌,来为自己捞取好处,巩固自己的权力地位。于是,部族主义变成了政治意识形态。尼日利亚政治先天带有唯利是图和暴力的特性。在政治辩论中,人们习惯使用侮辱性的尖刻语言,而且总利用人们忠于部族的特点,采取的策略往往是种种形式的打闹折腾。
    尼日利亚的内战持续了两年半时间,夺去了近百万条生命。从内战初始阶段,比夫拉[尼日利亚东南部]的立国前景就打上了问号。不消几个月,它就成了重兵压境下的孤岛。比夫拉的悲惨境地在欧洲和北美引发了强烈反响。一些外国政府也在为各自利益干预这场战争,帮助比夫拉苟延残喘。自始自终,奥朱古一直坚持毫不妥协,决心抗争到底,哪怕这种战争除了苦难之外一无所得,也要将自己作为一个抵抗英雄的象征展示给世人。这场战争的结果是,比夫拉得到世人强烈的同情和怜悯,而后迅速从人们记忆中悄然遁去。
    2016-03-13 21:02:21 回应
  • 第230页
    坦桑尼亚 尼雷尔所取得的成就与他实行的社会主义道路成败无关,而应当归功于他的游说才能,他使外国捐助者相信,他的目标是真诚的。
    [尼雷尔的游说才能前面已摘录;社会主义像极了当年的中国]
    2016-03-13 23:47:30 回应
  • 第229页
    乌干达最贫穷
    埃塞俄比亚推翻了皇帝之后 不过是换了个新皇帝---人们本指望我们搞一场革命来实现公平,可如今,他已经变成新的皇帝。
    2016-03-13 23:49:25 回应
  • 第239页
    塞内加尔-桑戈尔:非洲独立以来第一位自动放弃权力的领导人;桑戈尔改革国家政治制度,许可成立三个政党-左中右;亲法,认为对塞内加尔有利。
    2016-03-14 21:09:47 回应
<前页 1 2 后页>

MrVeritas的其他笔记  · · · · · ·  ( 全部658条 )

欧洲现代史
1
The Partners
1
奥古斯都
1
迦太基必须毁灭
1
坎尼的幽灵
1
罗马史研究入门
4
罗马史
8
莎士比亚悲剧四种
1
罗念生全集:第五卷:荷马史诗《伊利亚特》
1
亲密关系(第6版)
1
荷马史诗中的生与死
1
希腊精神
1
The Landmark Thucydides
1
百年中国经济史笔记
1
硅谷钢铁侠
1
宽客
10
社会动物
1
伯林传
5
法律人的明天会怎样?——法律职业的未来
16
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
15
凯恩斯、拉斯基、哈耶克:改变世界的三个经济学家
13
一个数学家的辩白
4
纯粹法理论
14
法律史解释
9
单向度的人
9
法兰克福学派史
2
法学导论
7
社会学的想像力
10
第二性Ⅰ
4
为权利而斗争
3
叫魂
21
科学究竟是什么
22
国家精英
28
实用主义
34
科学革命的结构
33
Slim's Table
2
回忆维特根斯坦
3
爱这个世界
12
希尔伯特
8
局外人
11
西方法政哲学演讲录
16
规训与惩罚
23
维特根斯坦传
5
疯癫与文明
11
极权主义的起源
4
身份的焦虑
11
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
1
摩托日记
3
月亮和六便士
15
风险社会
7
人应该如何生活
29
无需法律的秩序
17
法律之门
1
韦伯作品集Ⅻ: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精神
1
谈谈方法
6
社会分工论
14
宗教生活的基本形式
36
自杀论
27
不平等的童年
11
乡村江湖
3
全球通史(下)
6
全球通史(上)
16
西方哲学史(下卷)
17
西方哲学史(上卷)
33
批评官员的尺度
4